硅谷最年轻华人顶级工程师何昌华:试下挑战极限?我想这里能给我答案

来源:    分类: 云计算与大数据   时间: 2018-10-18 18:10   阅读:2372次



“现在,是我需要祖国”


何昌华是降薪来到蚂蚁金服的,之后他成了“萧河”(花名)。


何昌华曾在谷歌工作七年。作为核心技术负责人之一,和团队一起开发了谷歌新一代咖啡因搜索引擎,并获得公司最高技术奖项。之后,他在Airbnb工作了两年,负责后台系统的应用架构。


一直以来他专注于大规模的分布式系统及大数据架构与应用。从美国圣何塞德思科,到山景城的谷歌,再到旧金山的爱彼迎,12年的时间,斯坦福博士毕业的何昌华在硅谷打造出一份在很多人看来几乎完美的职业履历。


在硅谷生活的时候,何昌华基本上每周都会去打几次网球,然后晚上回家有时候带女儿沿着小区跑步,周末的时候就会去各个公园爬山,冬天的时候经常去滑雪。


“从这个层面上来讲,那种生活肯定是你更希望的,只不过很多时候你必须要有一个取舍。”


何昌华回忆说,“有很多人都问过我为什么回国加入蚂蚁金服。在硅谷工作的确是一种比较平稳安逸的状态,但是缺少了真正看到自己的天花板在哪、能够做成什么样的事业的机会。”


“以前可能是说祖国需要我,现在更多的事实上是说,我需要祖国了。”在2017年12月接受央视采访时,萧河曾对这句话做了诠释。


蚂蚁金服副总裁、阿里巴巴最年轻的合伙人阿玺说动了他。2016年10月,何昌华进入了阿玺的视线。


蚂蚁金服承载着巨大的用户量,支付宝等产品已经深入的影响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已经成为社会的基础设施,影响深远。相比在硅谷,在蚂蚁金服从事的工作对于人们的生活来说更重要,也更有想象力。


“每个人都想试一下你的极限在哪儿,我觉得在这里才真正能够尝试能不能够做到一个极限。”在和阿玺沟通后,何昌华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后来回想起这段旅途的开始,何昌华还给出了另一个重要原因:“从我个人的角度,我是比较相信中国未来二十年的崛起,所以我觉得如果你能够在一个这样的过程中参与在其中,有一些贡献的话,这个对你人生会有一个很大提升。”


2017年5月,需要祖国的何昌华来到了蚂蚁金服,担任计算存储首席架构师。


萧河团队的目标:用技术实现80%人群的金融普惠


萧河加盟不到一年,就做了三件事:


带领团队研发并上线了蚂蚁实时智能决策系统,对金融诈骗和洗钱等行为实现了实时判断;用图计算和图数据库技术打造了中国首个金融级的分布式图数据库Geabase;以及,更重要的是,他领导计算存储基础技术团队,研发新一代数据技术架构以及金融级核心计算引擎,为蚂蚁金服的所有业务提供计算存储支撑“底盘”。


在金融领域,如何针对风险控制和精准营销做决策,比如准确判断用户是不是在欺诈、洗钱之类,以及商户如何运营最佳,一直是一个难题和痛点。


而实时智能决策平台技术和图数据与图计算相结合,则能够产生更为强大的能力。目前在这个领域萧河带领的团队已经可以执行“百亿节点千亿边”规模的图数据处理,实现毫秒级别的访问和实时计算。


蚂蚁金服GeaBase从几个人的小团队起步,最终做出了中国第一个自主研发的分布式金融级图数据库,造就了一个传奇故事。随着萧河的加入,Geabase团队的能力得到了极大的增强。


“GeaBase最大的一个优势就是可扩展性,GeaBase整个系统是完完全全为海量数据而建的。” 萧何说。


伴随着金融行业越来越复杂的融合场景和海量数据,对新一代数据技术架构以及金融计算核心引擎的需要也变得愈加急迫,而这也正是萧河所带领的团队目前正在从事的工作。


“就像实时智能决策平台那样,下一代金融计算核心引擎的实时计算延时要足够低,计算速度要足够快,数据即时流入即时反馈结果。” 萧河在谈及下一代金融计算核心引擎和数据技术架构时说。


即便在今天,金融服务的普惠在各国仍是难题。萧河对下一代金融计算核心引擎的要求与蚂蚁金服一致,那就是普惠80%人群,这涉及到海量数据的处理,需要足够强的计算能力,足够低的单位计算成本才可以实现,并且这也会成为未来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数据智能:蚂蚁金服对未来的洞见


蚂蚁金服在去年10月11日ATEC大会上首次公布了“BASIC”战略,即Blockchain (区块链)、Artificial intelligence(金融智能)、Security(安全风控)、 IoT(物联网)和 Computing(计算)五大领域。这是蚂蚁金服面向未来的技术布局,也是金融科技开放的五大方向。


在萧河看来,C就是新计算,而计算的能力是一个底盘。


“把数据跟算法串在一起,在海量的数据中能够提取出一些有用的知识,能够对你上层的业务、应用有一些真正的智能指引,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数据智能。”


前者是海量数据,后者是算法创新,这两个东西缺一不可。而蚂蚁金服提出的概念“数据智能”则是合并了这两点,以算法为介,在海量数据中智能地挖掘洞察与指引。


谈及金融科技领域未来将面临两个趋势,萧河认为:一来,数据本身将呈爆炸式增长,今后所有的线下交易都将以数字化的形式体现,数据量的增长必然伴随计算存储能力的增长;二来,在大数据时代,每个人做的个人的决定、商业的决策,一定会极大地依赖数据,这就是所谓的数据驱动。


关于普鲁斯特问卷,斯坦福博士如是说


留美时,萧河曾是斯坦福博士。当被问到当下年轻人的浮躁和焦虑时,萧河直言“我们周围现在有太多的宣传或者是电视或者各种各样的,好像就觉得有人暴富,有人很轻易地取得成功,事实上有很多东西我不否认是幸运,但如果你仅仅是凭幸运得到的,也未必是好事。”


他对当下的年轻人建议说,要放眼长远,在远大的“小目标”的驱动下,我们会少走一些弯路;心要笃定,失败了很多次,往往是成功的预兆,朝着自己的小目标一路成长,我们会成长得最快;天道酬勤,没有谁会随随便便成功,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在采访结束时,萧河回答了著名的普斯特问卷中的一些问题:


 “在您看来,什么是完美的快乐?”

——“最完美的快乐,是处于满足的状态,对身边拥有的一切感到知足,孝顺父母和亲人,锻炼好自己的身体。”


“什么会让您感到恐惧?”

——“看着关心的人遭遇不测,我却无力改变。”


“您最后悔的事情是?”

——“时间在流走,而我总是抽不出时间陪陪家人。”


“还在世的人中,您最钦佩的人是谁?”

——“埃隆·马斯克。”


“您最讨厌什么特质?”

——“吹牛,尤其是带撒谎的吹牛。”


“您对自己外表的哪一点不满意?”

——“也许可以再壮一些”


“您最喜欢男性身上拥有什么样的品质?”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是清华的校训: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在回答这些问题时,萧河常常陷入沉思,静到可以让人清晰地听见窗外的车笛声。

0

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