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茉楠:中美贸易之争背后的逻辑与新一轮全球化的核心

来源:    分类: 宏观经济   时间: 2018-07-02 19:16   阅读:3979次


文 | 张茉楠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战略研究部研究员

阿里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


当前,全球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无论是对于阿里来讲,还是对于中国产业界和知识界来讲,我们可以印证一句话:思想即权利,思想力在未来竞争、全球秩序的重塑和再造中非常关键。


中美贸易摩擦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从中美贸易摩擦角度来讲,从最开始的倾销上补贴到后来所谓的贸易不平衡,再到知识产权问题,再到现在的美国阻止中国企业投资,再到下一步有可能针对互联网废除网络中立的秩序。我们认为在中美问题上出现了很大的战略误判,一开始我们认为是贸易战,后来我们认为是产业战,再到后来我们认为是国家实力的竞争,我们现在越来越发现,中美的竞争可能是制度的竞争,甚至是未来国家模式的竞争。


现在特朗普团队,以及美国共和党和美国业界形成一种共识,他们认为中国以国家资本主义为代表的发展的模式,或者发展的道路,对西方原来所谓的二战之后构建起来的全球化的秩序和全球化规则造成了严重的挑战。


很多西方学者也在直指中国,所谓国家层面的,包括知识产权保护,包括一些国家补贴和一系列的非市场导向的规则。这个层面上,不能把中美贸易冲突作为一个外部的干扰因素。


如何定义新的全球化?


我认为其实从未来大的格局来讲,全球进入一个后全球化时代,就是我们怎么来定义一个新的全球化?是我们在二战之后以国家为主导或者西方为主导的自由资本主义、垄断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还是说基于现在大的技术变革,或者是技术新的范式所形成的代表人类更加公平、平等、普惠的一种新的全球化发展观、新的全球化利益观、新的全球化治理观和新的全球化的权力观?


这样来讲,我觉得对互联网公司,一方面可能是跟我们商业界确立商业模式、商业规则。另一方面在互联网世界、信息世界、数字世界通样应该形成一种新的全球化规则。


学术机构应该担当怎样的责任和使命?


我认为阿里研究院或者阿里研究院学术委员会,所担当或者所形成的平台,不仅仅是形成知识平台,其实更多的是一种责任的共同体。就是我们人类面对新的群体、新的全球化挑战、规则挑战、秩序挑战以及新的技术革命所带来的一系列的挑战,事实上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怎么来解决。


这些恰恰是包括阿里在内的很多中国公司或者中国NGO应该发挥的作用,我们不应该再以国家主导,去推动资源配置,发挥规则影响力和秩序的影响力,而真正形成这样一个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命运共同体。互联网世界带来的是一种时空压缩,是一种边界的模糊,是一种超越国家主权范围内的全球治理,不仅仅是商业主体、政府主体和学者,其实更多的可以形成一种新的基于责任或者是基于规则的知识的联盟,或者是以知识和信息相关、与数字相关的一个平台。它是作为一个数字经济体的底座,形成一种新的有序和新的价值文明,它更多地是基于数字文明而不同于工业时代的文明所构筑起来的文明体系。


未来,全球化再造的核心,是数字经济全球化发展规则如何制定?近期,美国一系列“退群”举动,不是不要全球化,而是想再打造新的全球化,是要再造现代全球化的体系,这种完全是美国利益独大或者美国优先的全球化,是不是符合未来全球化的发展。包括我们关注的数字贸易,和数字治理规则或者是一些安全的规则,法律规则等等,这些规则怎么更多的处理新型全球化的含义,而不是由原来更多的是由政府或者是传统制订的规则。这是基于规则的新型全球化的研究。


技术革命或者新的全球化范式肯定是技术推动的。但是,政府部门真正的在国际谈判的专家是不多的,所以在机制设计方面,未来中国肯定中美谈判也好,包括对欧洲和其他国家这种谈判肯定会越来越多,我们能不能更多的主动的或者是可以多方参与的建立起这样一种谈判机制,或者是参与机制。因为我们现在知道美国有三驾马车,但是中国现在走在前沿的就是商务部,连工信部都很少参与,更不用说这些专家了,打贸易战一定是短兵相接,这个过程中,我们很多规则制定过程中是出于被动状态。未来机制设计上,学术委员会能不能更多地支持到政府在前沿领域的谈判,包括法律专家、技术专家包括一些业务专家,我们真正能形成一个应对美国或者未来新的挑战的架构。


(注:本文根据张茉楠在阿里研究院第三届学术委员会上的讲话整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