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宇:三十年后的中国经济将是什么样

来源:    分类: 宏观经济   时间: 2018-03-06 14:49   阅读:23242次



2018年1月16日,由阿里研究院和中国远见智库论潭联合主办的第三届新经济智库大会在北京召开,论坛以“新时代 新引擎 新担当”为主题,聚焦数字经济,国内外60余位专家学者就数字鸿沟、未来城市、技术创新等热点话题展开讨论。


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陈玉宇发表了《世界经济的新转折》的演讲。




我今天想要分享的内容是三十年后的中国经济走向。虽然我的演讲PPT的题目叫“世界经济的新转折”,但是我想重点谈谈中国。三十年后的中国经济将是什么样呢?大家只能猜测。猜测分两种:一种叫猜测,一种叫参加了今天2018新经济智库峰会以后的猜测。


技术进步驱动过去200年发达国家的发展


技术是个好东西,但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将来,技术创造了赢家和输家;自由贸易也是个好东西,但是在历史上自由贸易创造了赢家和输家;人类文化的变化、收入的增长会带来需求结构的变化,需求结构的巨大变化也将创造赢家和输家。你在到达最终的时候说技术将造福于人类、自由贸易将造福于人类没有错,但到达那儿之前你要管理好赢家和输家。如果你管理不好,你可以回首二十世纪上半叶;如果你管理不好,技术的研究者们虽然可以把它研究出来,这些技术不能在技术上得到广泛的普及和应用,也不能造福于大家。



我们先看看今天的世界,横轴是人均GDP,我们把它用当前的美元购买力,实际是国际元购买力,考虑了通货膨胀,考虑了购买价的利率;纵轴是健康、预期寿命。财富是你所欲,健康也是你所欲,世界今天在人均收入和健康上的分布就是这样,最富的十个国家和最穷的的十个国家人均GDP差异是108倍,富裕国家和穷的国家的寿命差30岁,所以我们要想三十年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们要思考一下今天的世界怎么走到这儿来的。这些上面的点代表每个国家,圈的大小代表国家人口的多少,所以你知道你的国家是哪个,中国是最大的红圈。向右走代表他的人均收入在增长,向上走代表着他的健康在改进。


200年来这段时期被称作大分流时期,看看时代背景,看看世界形势,看看你的祖国。1800年前的世界差异很小,都是农业社会,会种地的和不会种地的差异不大,随后西欧国家就在刚才的技术简史所描述的技术力量和发明的推动下造成了今天的差异。在过去的200年,有两件巨大的事情:一件事情是西欧和北美为代表的工业革命,以及由此后150年所创造的巨大的物质文明和技术进步第二件和这件具有等量齐观的重要性事件,就是在过去三四十年和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国和印度经济的崛起和发展。


接着看一下,我们可以看到:1978年的时候中国人均GDP是那时候美国的3%;1950年美国其实已经进入了后工业时代,我们现在欢呼我们进入了数字经济时代,中国还没有开始进入工业化;1900年的世界酝酿着剧变和动荡,来自于前100年巨大的技术进步和巨大的经济发展。之后迎来了两次世界大战,直至1900年中国还是传统社会的平均水平,还没有开始它的现代经济增长;1850年,工业革命第一个50年,最富国家和最穷国家的差距是四五倍左右,不是现在的一百倍。1850年英国有22%的人从事农业劳动,我们去年有25%的人从事农业劳动,1850年英国伦敦有200多万人口,英国有3/4的人工作和生活在城市地区;1870年美国修建了15万公里铁路,1850年德国修建了2万公里铁路,1914年美国修建了40万公里铁路、德国修建了6万公里铁路;1898年北京大学成立那年,英国开始运营他的地铁,1898年伦敦是一个600万人口的工业时代最伟大的都市。


驱动过去200年的经济发展,来自于发达国家的经验就是技术进步,可以总结为两点:第一点,我们发现传统时代突然有人摔了跤、砸了苹果、解决了技术问题,工业时代是今天企业政府有组织地投入、有目的地进行技术的研发和创新第二点,智力探索的自主和自由。当然中国这点还稍微差点,但是我们可以先从西方多学点,但是终将有一天我们需要有更加自由、更加自主智力探索的自由才能开辟我们的未来。


普惠和包容是必须的选择

 

过去40年,对于整个世界和中国都是独特的40年,虽然200年看完了,过去40年我们从美国人均GDP 3%-4%上升到今天20%。全球化时代结束了,什么叫全球化呢?三个事情:国与国之间做自由贸易;国与国之间做自由投资;国与国之间的技术交流、人员交流、文化的互相影响日益深入,这就叫全球化


全球化时代表现为贸易增长速度快于全球GDP增长速度,在过去四十年;表现为资本全球的自由流动表现为中国可以迅速地从西方学到很多的技术。横轴是代表性的样本代表着从穷到富,5代表着穷,55代表着处在中间的,95代表富人;纵轴代表推进最快的20年不同收入组别的真实增长速度,去掉通货膨胀之后的增长速度,可以看到全球范围内的中产者们。凭心而论,中国是最大受益者之一。所以全球化创造了赢家和输家。


最后我再花几分钟给你看一下产业结构变化将会创造出来的赢家和输家。产业结构为什么变化?因为技术的颠覆、因为人们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需求结构会变化,市场经济是为了需求结果服务的,原来的生产结构不能满足新的需求结构的需要就必须变化。中国三大产业变化是这样子,农业从百分之二十几、三十几的份额下跌到今天8-9%,服务从从20%上升到了50%多。


发达国家过去200年的农业、工业和服务就随着人均GDP的上升,它在GDP当中所占份额也在变化。你告诉我这种份额的变化所需要的调整?无论是社会的、劳动市场的、经济、政治上的特征将会多么巨大,创造了多少赢家和输家。如何管理好这些赢家和输家?如果管理不好,就像世界领袖级经济体今天正在发生的事情一样。


这是中国每个年龄组出生的人,看看自己属于哪个年龄组。中国现在有一件事情做得能够应对刚才所说的巨大变化,哪件事情呢?上大学的比例。1970年出生的人如果能够上大学叫百里挑二,1980年出生的人叫百里挑五,1990年一百个人有二十五个上大学,2000年的小朋友将会有50%的人上大学,2015年的小朋友按照中国大学招生每年增长2%,他们将会有70%的人上大学,所以30年后我站在这里讲的时候会告诉你,如果还没有变得特别老龄化之前,中国40岁以下的劳动力,90后的劳动力有4亿,其中有2.2亿受过大学教育。


面对刚才技术简史描述的新的技术,这个技术充满了不确定性,我们的大学教育给下一代人提供了极大的、宽口径的适应能力,这就是我对中国未来有信心的地方。数字经济提供了可能性,造就普惠共享的经济。


普惠和包容是必须的选择。如果你不能管控好技术进步带来的赢家和输家、需求结构变化带来的赢家和输家、全球化所带来的赢家和输家,你就想一想二十世纪上半叶是什么样子的。所以中国未来会在哪儿?如果按照人均GDP 8%的增长速度,到2045年中国将会是12万美元的国家;如果按照5%增长速度,中国会变成5000万美元的国家,大约那时候会是美国GDP的50%;如果不增长那将还是今天的万二八千美元。所以,今天我给中国的预测:中国2045年人均GDP将处于8000美元到12万美元之间。所以未来如何取决于今天来听演讲的你们的创造和智慧。


——以上内容整编自陈玉宇所长在阿里研究院和中国远见智库论潭联合主办的2018年新经济智库大会上的主题发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