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 北大教授邱泽奇:农村电商,为什么是菏泽?

来源:    分类: 涉农   时间: 2017-12-14 11:36   阅读:11933次


2017年12月6日-8日,第五届中国淘宝村高峰论坛在山东菏泽举行,本届峰会的主题是“能,无限可能”,探讨如何利用互联网新技术,赋能新乡村,激活村民创业活力,实现新旧动能转换,发掘电子商务在支持创业、带动就业、减贫脱贫、乡村振兴等方面的重要价值。


北京大学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邱泽奇教授出席,并发布《菏泽电商:3+3》报告。他从“为什么选择菏泽?菏泽为什么会可能?菏泽的发展到底能告诉我们哪些东西?”三方面分享了在菏泽调研的经历。


>>>点击下载报告全文

他认为,在外地习得了电商技能的年轻人回到菏泽开展电商创业,让电商的种子在菏泽生根发芽,在有产业基础的地区,迅速推动了产业的转型升级,在没有产业基础的地区,促进了新兴产业的发展。


电商销售虽然是农户自发的经营活动,如果不组织起来,没有政策倡导、扶持与推动,便是野生的禾苗,难以形成带动地区发展的种群与生态。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邱泽奇。


以下为邱泽奇演讲全文:


各位乡亲、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


非常荣幸今天有机会分享我们在菏泽调研的经历。


我们把菏泽的电商发展模式归纳为“菏泽电商:3+3”。


大家看到“3+3”这两个阿拉伯数字或许会有一些迷惑,3说的是什么?为什么还要加一个3?


下面,我分三个部分来解释:第一,为什么是菏泽?第二,菏泽怎么可能?第三,菏泽的发展到底能告诉我们哪些东西?

1

为什么是菏泽?


我先呈现一组数据。2013年菏泽有两个淘宝村。那时候,我在浙江丽水参加第一届淘宝村高峰论坛。听说菏泽有淘宝村的时候,我是有疑惑的。当我到了菏泽,在菏泽调研了一圈之后,疑惑解除了。


今天,在菏泽的各个区县都可以找到淘宝村;在没有淘宝村的地方,也都可以找到电商的影子、电商的影响。电商在菏泽的发展,让我们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电商在菏泽咋这么受欢迎呢?

 

以曹县为例。曹县淘宝村的数量是以指数曲线的方式上升的,覆盖的人口也是同样的趋势。我们再看曹县的一个村子。丁楼村的电商发展,在过去的几年里,也几乎是呈指数曲线的增长。


这些电商到底是怎么来的?为什么电商在菏泽的发展呈现出这样的格局?


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我想请问,各位从外地来的朋友,你们来菏泽容易吗?


我来菏泽不容易。从北京到这儿,坐了近8个小时的火车。


在高速公路、高速铁路高速发展的今天,到菏泽的交通其实并不方便。从菏泽到青岛,坐火车也要10个小时。我们知道,菏泽是内陆地区,青岛是中国外贸的重要港口之一,菏泽的东西如果想要卖出去,青岛是绕不开的港口,可从菏泽到青岛并不容易。


在这样一个交通不方便,人口众多的地级市,为什么电商会有这样的发展呢? 

2

菏泽怎么可能?


3+3的秘密,从这里开始了。


第一个“+”:两地+两代,从菏泽流出去的劳动力回到菏泽创业,形成“外地+本地”的“两地”。以菏泽市曹县为例,安才楼镇曾经是乡镇企业发达的地区,生产销售过影楼用品,包括影楼的布景、服饰和周边用品。因为生产的产品独特,还有小小的辉煌时期。年龄大一些的人、经历过乡镇企业年代人或许还记得,在那个年代,影楼用品的销售是通过走村串户的方式卖到各地去的。


可是,一个人只有两条腿,体力有限,远不如自行车行得远;一个人只有两肩,能扛的重量有限,远不如汽车装得多。传统的销售方式让乡镇企业产品的销售范围非常有限。加上产业化和新技术的冲击,安才楼镇传统影楼产品的生产与销售衰落了。

在菏泽,类似于安才楼镇的乡镇还有很多。


从乡村工业中剩余出来的劳动力便不得不寻求外出打工的机会。


返乡年轻人把电商种子带到菏泽


菏泽市有1千万户籍人口,可常住人口却只有850万左右。常年在外面打工的人口超过150万。



有一天,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回来了。这幅照片中的小伙子,是最早回来的人之一。2008年费敬回到了曹县安才楼镇的安许楼村。他在上海打工期间学会了淘宝。回到菏泽,2009年,他开了菏泽市的第一家淘宝店,卖影楼服饰。


可村民们只观察到他蹲在家里,盯着电脑。议论着:好好地在上海有钱不赚,没出息!同时,从费敬家出出进进的影楼服饰也让村民们疑惑。没见他们家有人外出,咋出出进进的,这么火爆呢?


经过一年,人们才发现,费敬盯着电脑,并不是在玩游戏,而是在淘宝上卖影楼服饰,进出的货量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


2009年年末,曹县的大集镇也有了第一家电商。右边是这位女士,她叫葛秀丽。到部队探亲的时候,她遇到了丈夫战友的夫人,一位湖南人,在网上卖女性用品。这位热心的湖南人对葛秀丽说,“我教你做电商吧。”


就这样,在探亲的时间里,葛秀丽对电商有了初步的了解。2009年回到大集镇丁楼村,她就开了淘宝店。这就是丁楼村的电商种子。各位从开场小电影中应该看到了周爱华。周爱华与葛秀丽是好朋友,开淘宝店也是从葛秀丽那里学的。


就是这些返乡的年轻人,把电商的种子,淘宝的种子,带到了菏泽大地。


乡土文化是菏泽电商发展的土壤


在中国乡村,外出打工是一个普遍现象;外打工一段时间以后,回乡创业的现象也不只出现在菏泽;这意味着电商的种子可以被带到任何的乡村,可为什么带到菏泽的种子就生根发芽了呢?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菏泽电商发展的社会土壤,那就是菏泽的乡土文化。


大家知道菏泽紧邻孔孟之乡,有着非常深厚的礼仪传统。年轻人外打工一段时间,子女到了受教育的年龄,父母亲也老了,到了要赡养的年龄。回到家乡创业,既可以为子女接受教育营造一个稳定的家庭环境,也有机会照顾年迈的双亲。


运用电商创业的年轻人其实面对众多的困境,其中之一就是创业成本。要想做好电商,就需要有独到的产品,更要有周到的服务。无论是进行产品生产还是做好电商服务,都需要劳动力。


如果父母甩手接受子女的赡养,子女就得雇人。雇人,就意味着增加创业成本,也意味着增加创业失败的风险。为了帮助子女创业,父母主动加入到产品生产和电商服务之中,形成了一家人都参与的格局。


让电商在菏泽生根发芽的社会土壤正是两代人之间呈现的乡土文化。父母积极参与到子女的创业之中,不仅降低了子女的创业成本,更是在家庭内部形成新兴的代际分工。


传统的代际分工是父母向子女传授经验、形成劳动力的数量增量;新的代际分工则是子女提供机会让父母充分施展能力,形成两代人之间能力的互补,这就是我们说的“两代”。


从外地带回的电商种子,落到了菏泽深厚的传统文化土壤,生根发芽,形成了如今蓬勃发展的格局。这是“两地+两代”的精髓!


我们来看几幅照片。


左边是大集镇的表演服饰生产,几代人共同参与;第二幅照片是老头也要上网;第三幅是老年人参与到机械产品的加工中(郓城的钢珠加工从乡镇企业年代延续至今,已经扩展到轴承加工,照片中的老人正在分拣轴承)。“两地+两代”不仅出现在家庭层次,也出现在村庄层次。第四幅照片是在村庄的扶贫车间里面,身体障碍的人士、老年人都加入到电商产品的加工中。


我们再来看这幅刷在墙上的标语:“留守员、中老年,一天能挣上百元”。通过电商,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如果中老年人也能挣到上百元,又如何不是生产能力的最大释放?


2013年以来,菏泽市的返乡创业人员有7.5万,带动就业有21.5万,电商村和非电商村的收入差距非常明显,可是,“两地+两代”如何促进了菏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呢?


这就是我们观察到的第二个“+”:“销售+生产”


曹县形成了销售+生产的大生态


请各位看大屏上的第一幅照片,大家看到不要以为这是发生在北京或广州,而是发生在菏泽市的某个村里,是一个销售团队给自己打气的标语,非常的现代。这就是年轻人带回来的电商文化。

 

再请看中间的这幅图,大家不要以为是在外地,这是在菏泽,是准备发运出去的包裹。


这些事儿都与一根网线密切关联在一起。


右边的图,大家看到,在曹县,光纤入户的数量是急剧上升的。在菏泽的很多地方,我们都可以看到,光纤入户的数量是在急剧上升的。


电商是销售活动,可成功的销售绝对离不开生产。销售,只有带动生产,才会让“两地+两代”有持久的动力,才会带动地方经济社会的发展。


销售怎么带动生产呢?菏泽有几种不同的方式。


第一种方式是销售促进新兴的生产。以曹县为例。安才楼镇是做影楼产品的,看起来是一个小市场。的确,过去,靠肩挑背扛,影楼产品是一个小市场,因为两条腿能到达的地方终究有限,影楼的数量也终究有限。


如何把小市场做大?电商市场传来明确的信息。市场对表演服饰的需求远远大于影楼服饰。不曾做过影楼产品的大集镇从市场获得了对表演服饰的需求信息,从安才楼镇做影楼服饰的经验中学习做表演服饰,很快就形成了一个新兴产业的成长,这就是由销售推动的表演服饰生产的产业化。


如今的大集镇,产业化和生态化在同时演进,远在南方的辅料市场、布匹市场都有企业在大集镇开设了专营店。在过去,这是很难想象的。曹县的表演服饰正在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和大生态。销售不仅推动了产业化,也推动了产业生态的构建。


传统产业在电商激励之下升级转型


在乡镇企业蓬勃的年代,菏泽也曾经尝试过,也有很好的地方企业、乡镇企业传统。有些企业经历了大浪淘沙,沉淀下来了。这些企业如何加入电商的大潮,借助互联网+,获得进一步发展呢?


我们看到了“销售+生产”的第二个模式,把电商引入到传统企业中。曹县的庄寨镇是传统的桐木生产之地。过去,桐木制品主要用来出口。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外贸市场萎缩了,接下来怎么办呢?


电商给他们创造了机会。庄寨人把曾经的桐木板材变成桐木加工产品,通过电商销售。很快,传统的板材加工变成了制成品加工,传统的出口变成了内销,传统的批发变成了零售,一个濒临死亡的产业转型了。


在菏泽,类似于庄寨镇的例子,几乎每一个区县都有。它不同于在销售刺激之下新发展出来的产业,而是通过对传统产品的升级转型,卷入到“销售+生产”之中,进而促进了传统产业的升级转型!


在电商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类型中,有一个特别类型,就是跨境电商的发展。


我们知道菏泽的一些区县有外贸企业,譬如鄄城县的人发制品。与其他地区的外贸发展类似,鄄城的人发制品生产曾经也是由外贸企业推动的。曹广才曾经在青岛的某人发制品企业打工,了解到人发制品通过青岛外贸出口。回到鄄城,他自己开办了一家企业,从事人发制品生产,产品也通过青岛外贸出口。


电商在菏泽的发展给了他启发,他想直接出口。为此,他把自己的儿子从济南拉了回来,尝试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亚马逊等电商平台,直接销售。


在菏泽,除了人发制品,尝试跨境电商的还有家居、户外家居,发展势头方兴未艾。


如果说“两地+两代”让电商的种子在菏泽生根发展了,那么,“销售+生产”则为电商在菏泽的成长提供了丰富的营养。


可是,电商是一个涉及众多的商业活动,要生产就需要有产品的创新,要经营,就需要有制度的保障。


这就是我们观察到的第三个“+”:“农户+政府”


草根创新是电商发展的不竭源泉


在网上卖东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真不容易。在众多的产品中,如何能让消费者喜欢自己的产品,还真不是那么简单事儿。在我们的调查中,我们观察到了众多菏泽百姓的草根创新,不管是在生产中,还是在设计中。正是这些草根创新使得菏泽的电商产品独具特色,正是草根创新支持了菏泽电商的持续发展。


我们来看几个例子。


在大集镇,我们随机走进一家裁剪店,看到了一个小姑娘做的裁剪笔记,整整齐齐。小姑娘的文化水平不高,为了裁剪好每一单,她不仅要熟悉面料的特征、裁剪设备的特性,还要尽可能地节省布料,把裁剪设备的特性发挥到最佳状态。为此,她自己裁剪中的小心得一点一点地记录下来。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实践创新”。


我们再看一个例子,倪冬玲。曾经是一位小学教师,为还债,回家种地,给大企业做藤编家居制品的代工。可是她并不甘心于只做代工,她想做自己的产品。为了钻研一个完整的产品,她会把自己关在阁楼上,用自己家的床单反复裁剪、试制,然后,把满意的设计、裁剪记在一个笔记本上。如今,这个笔记本上记满了她的“小心得”。


身体残障的人士也在不甘落后,从熟悉电脑开始,学习电脑软件、学习电商操作,把自己的生活经历融入到电商经营中,有人卖大蒜,咱就卖蒜米;别人坐转椅,咱就坐轮椅;别人坐着,咱坐不下来,站着也可以做电商;旺旺响了,咱不吃饭,也得先把客户的事儿办了。


不仅是经营,生产也一样。孩子在一边玩耍,咱就缝制表演服饰;需要适合产品的包装?行,咱自己设计;没有生产场地?乡镇企业的旧厂房也可以重新利用,也可以拿来生产电商产品。石油不适合做电商,你看看我们做的咋样?大型企业照样做电商,而且一出手,就是自主研发。


事实上,在菏泽的任何一家电商,我们都能听到动人的创业和创新故事。正是草根创新铸就了菏泽电商发展的活力。让我们为菏泽百姓创业创新的勃勃生机鼓掌!


把老百姓的创造变成政府政策


我真的非常感动,不仅是因为菏泽草根创新的力量,更因为菏泽的百姓知道,背后如果没有组织的力量,千家万户的草根创新就是一盘散沙。而让草根创新形成了菏泽发展的,正是政府的努力。


为了鼓励电商的发展,菏泽市各级政府制定了诸多的政策,更重要的是树立百姓身边的榜样。我们知道农村社会是一个熟人社会,最容易学到的是邻居的技巧,同学的能力。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政府用榜样激发了熟人社会共同创造的氛围,让电商的知识与技能在熟人中迅速传播。


政府官员们也非常理解农村的创业不易、创新不易、生产不易。为了鼓励生产,鼓励在外地习得了生产和销售技能的年轻人回到家乡,县长走到火车站、汽车站迎接那些年轻人们。


除了发政策、榜样、诚意,最重要的还是赋能,让有意愿从事电商经营和产品生产的人有能力实践。如此,培训就成为了电商发展的重要一环,也是菏泽市电商发展的重要措施。


在农村,教人不易;可是不教,就会更难。农民没有生计能力,就没钱;不会生产经营就要饿肚子,政府就要去支持他。为给欠缺发展技能的人群赋能,政府直接引导电商培训。在没有电商基础的郓城,政府做了大量的工作,不仅促进培训,在培训之后还要步步跟进,一直到愿意做电商的会做电商为止。


我们绝对想不到,他们居然能把一个完全不懂电脑培养为电商达人,各位在明后天的参访中会了解到,这是非常艰难的过程。


除了培训,菏泽市还大力促进产业园建设。在曹县,我们看到了产业发展对城镇化、产业化的迫切需要。菏泽市政府感受到了这样的需要,促进产业的发展、升级,促进产业的转型。


简要地归纳一下,政府在菏泽市电商的快速发展中扮演了三个重要角色。


第一,推动引领者。在有电商的地方鼓励、推动,在没有电商的地方,引导。


第二,服务提供者。不管有没有电商,只要是有需要的地方、有电商发展需求的地方,政府都全力提供服务,不仅是提供基础设施的服务,做前期的投入、做后期的跟进,比如说曹县,电商发展到了一定的阶段,要做工商注册,政府说你会,我找人带你,你不会,把相关的信息给我,我帮你。


第三,连接整合者。每一个商户与平台之间很难直接对话,政府说,我来!菏泽市政府跟阿里巴巴、跟京东、跟腾讯签订了一系列的协议,把菏泽电商的需求提供给平台,为商户争取最好的机会,从销售到生产,从培训到升级,让每一个商户连接到适宜的平台、接入到更大的市场。


在菏泽,农户的创业创新与政府的推动、引领、服务、连接有机地整合到一起,为电商的发展,既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也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和保障。


这就是菏泽电商发展的第三个“+”:“农户+政府”

3

到底得到了什么样的启示?


阿里巴巴是一家平台企业,是企业就要按照市场规则办事。菏泽发展电商,也形成了一个市场,商户们也要按照市场规则办事。在菏泽,电商发展首先是市场的事儿。市场有市场的规律,有市场的规则,有市场的秩序,有市场的目标。市场的目标,就是利益最大化。在菏泽,那就是促进经济的发展。


菏泽在经济上是一个正在发展的地区,更是中国社会的一部分。紧邻孔孟之乡,菏泽社会有深厚的儒家文化传统,有自己社会的规则,也有自己社会的目标。社会的目标繁荣昌盛。在菏泽,那就是由每一个发家致富的家庭小目标构成了地区性社会的目标,促进经济与社会的共同发展。


通过发展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更是政府的责任。


如此,市场、社会、政府,在地区发展中有了一个共同目标,让市场秩序、社会秩序、政治秩序有了共同的准则,在菏泽,这三者相互支持、相互支撑,变成了菏泽新发展、新动能的风火轮。


到这里,我们要为菏泽父老乡亲和政府鼓掌,没有老百姓,没有政府,我们就不可能看到菏泽这样的大格局。


同时,我们还需要注意到,在菏泽市的电商发展中,呈现出清晰的阶段性、多样性、成长性。各位在参访中一定会看到,在菏泽,有的电商非常初级,甚至还在尝试之中,有的电商非常专业,有几个天猫店的商家非常常见;不仅在销售上表现出阶段性,在产销关系上也表现出阶段性,有的产销一体,生产和销售深度融合,有的则依然处在“拿货”阶段,或处在传统产业向电商产销的转变之中。


同样,各位也会看到电商销售的多样性,有淘宝、京东、微商、直播、跨境等,各种各样的都有。在销售与生产的关系上也呈现出多样性,有专业生产的,也有专业销售的,更有产销一体的,有传统产业转型非常成功,也有传统产业与电商联合的。


正是阶段性和多样性的混杂,让菏泽电商具有极好的成长性。先进的可以为后进提供经验,擅长产品和可以和擅长经营的强强联合,国内市场也可以和国外市场融会贯通。

 

纵观菏泽电商发展的过程,我认为,它为贫困地区脱贫攻坚闯出了一条新路子,提供了一个新思路。同时也为吸引人才、振兴乡村提供了一个新抓手,让传统产业发展转型面对新的机遇、有了新的方法。最重要的是,在促进城乡融合,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提供了新基础。


最后给大家分享一幅照片。广场舞曾经是城市大妈们的专利,今天在菏泽的乡野也能看到了。与城市里车水马龙中的广场舞不同,乡野的广场舞多了一份悠闲与恬静,老汉可以蹬着三轮悠然而过。这种幸福时光,难道不是我们每一个人乐于看到么?


非常感谢大家,我的分享到这里,谢谢!


>>>点击下载报告全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