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流于美好的愿望:从工业经济扶贫走向数字经济创富

来源:    分类: 其他   时间: 2017-12-02 21:14   阅读:742次


文 | 郝建彬 阿里研究院高级专家/北京交通大学兼职教授


“贫困”问题是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我国是发展中国家,“贫困”问题也是党中央、国务院高度关注的重大问题,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到2020年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7年12月1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脱贫基金启动发布会明确指出,未来5年阿里将投入100亿元探索“互联网+扶贫”新模式。



近年来,阿里巴巴将农村战略作为三大战略之一,在全国范围推进农村电商业务。目前,已在全国29省700余县、落地农村淘宝网点3万余个,组建6万名乡村基层服务体系。全国淘宝村数量超2100个,在西部六个省市自治区,淘宝村实现了零的突破,吸引大量青年返乡创业就业,村民们忙碌起来,富裕起来,家家户户其乐融融。


“空巢家庭”、“空心村庄”引发的一系列问题迎刃而解,淘宝村成为乡村振兴的先行者。


一、从“工业经济扶贫”向“数字经济扶贫”思路转变


“治贫先治愚”是一以贯之的扶贫理念,只有从意识上“脱贫”,才可能从行动上“创富”。这其中需要政府、企业、个人思考如何从工业时代“授之以鱼”靠政府救济,向数字经济“授之以渔”靠本事创造财富,最终营造“共创渔场”建生态系统扩大财富实现利益均沾,而电子商务正是通往“创富”彼岸的康庄大道,实现“平等分享”、“普惠富裕”,无论贫富共享改革发展和技术进步的红利。


传统的工业经济,强调大规模、标准化、集中化管理,经济中心聚集在东部、沿海地区和主要的原材料、消费地;工业经济在产业分工上,呈现金字塔或链式的、垄断垂直的分工体系,即发达地区控制产业链的设计、组装、精密制造、品牌、市场营销等高端环节;落后、贫苦地区提供原材料、低端劳动力等附加值环节


在产业转移中,贫困地区虽然也从“扩散效应”中受益,但这种受益是相对的,并且完全是梯度式、跟随性质的。由此带来的后果是:在一轮轮的产业转移过程中,西部地区始终处于产业链的低端。工业化的自上而下、垄断垂直分工体系,固化了落后地区的角色定位,加剧其边缘化趋势。


互联网为基础的数字经济,其底层架构就是分布式、网状的结构,在产业分工上日趋表现为分布式、大规模社会化协同的价值网络。贫困地区的人口、企业有机会接入到这一协同价值网络,就有可能成为有价值的“节点”,摆脱封闭状态、并与发达地区的“节点”保持相对平等的关系。


而且落后地区还具有很多文化、生态优势,有可能获取更大的价值。例如,青川、沙集、遂昌通过互联网接入到全国统一大市场中,成为不可或缺的“节点”。安徽绩溪“聚土地”项目的火热认购,不仅仅是产品绿色环保,还有当地的青山绿水、人文历史更具有吸引力。


二、通过“赋能”让贫困人群具备“创富”意愿和能力


通过从青川到沙集,再到遂昌的电子商务实践,阿里巴巴形成了农村贫困地区电商赋能、创富的工作脉络,积累了信息经济赋能的经验。


从技术赋能入手,帮助当地建立和完善健康的电商发展生态,实现当地农土特产“走出去”对接全国市场,卖个“好价钱”,实现“增收”;赋予其网络消费能力,购买到价廉物美可追溯质量的农资产品以及日用消费品,实现“节支”;通过培训,帮助农户实现电子商务创业,并具有可持续性、可复制性,摆脱“救济”。 


在阿里巴巴更多的用“赋能”和“创富”,就是赋予贫困者发家致富的能力,激发其创造财富的意愿,只有具备了这种能力和意愿,才能有可能真正实现脱贫致富,同时,充分发挥社会大众力量,让更多人参与其中,发挥才智,贡献力量。


阿里巴巴作为一家电子商务平台企业,对于贫困者所赋之“能”,就是通过平台经济下“小前端、大平台、富生态”这样的企业-产业复合体的新结构,为贫困人群提供了低成本、高效率、多方式脱贫致富的机会。未来,将依托“淘宝村”、农村淘宝,建立生态系统,解决信息沟通、商品交易等问题,让市场供需得到更好匹配,实现优质优价。


三、实现数字经济创富的建议


一是加强贫困地区基础设施建设,逐步缩小数字鸿沟。持续加大对公路、电力、网络接入、上网设备的投入和建设力度,让贫困区域人群“用得上、用得起”互联网,缩小地区之间、城乡之间的数字鸿沟,共享改革开放、技术进步红利。


二是通过电子商务实现从“扶贫”到“创富”。为通过电子商务等信息化手段帮助贫困地区寻求致富机会,进一步挖掘农村及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潜力,支持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加强贫困村的电子商务培训和帮扶。支持各地发展农产品原产地网上直销模式,打造更多农产品品牌,探索农产品预售模式,多途径激活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潜力,实现从“扶贫”到“创富”的根本性转变。


三是逐步完善农村金融信用体系,通过扶贫小额贷款等多种方式建立金融扶贫长效机制、造血功能。建议逐步建立农村金融信用体系,探索提供无抵押信用担保的扶贫小额贷款等多种金融服务,解决贫困人群首贷难问题,建立金融扶贫机制,发挥金融杠杆在扶贫工作中的作用。


四是不断改善市场监管环境,进一步削减行业准入的事前审批事项。目前,市场经营主体准入和退出依然沿用传统的管理模式,针对传统企业设定的准入、退出条件与规定,与互联网环境下草根创业者进出市场的速度、频度、经营跨度不相适应。建议在扶贫工作中加大简政放权力度,适度降低贫困人群经营准入门槛,减少审批环节,压缩证照审批时间。


五是制定更加优惠的税收政策,激励贫困地区创业致富。转变救济扶贫思想和观念,倡导贫困地区的草根通过创业、就业实现脱贫致富,加大对电商脱贫致富典型和先进的宣传力度,给予贫困人群创业给予税收优惠、减免,实行“放水养鱼”,激发贫困地区人群在电子商务平台上创业的热情和激情。


借用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扶贫行动创新研究会创始人暨董事会主席迪恩·卡尔兰所著《不流于美好的愿望:新经济学如何帮助解决全球贫困问题》作为结尾:要想真正解决问题,我们不能只流于美好愿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