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建彬:数字经济“就业再定义“与新就业4大观点

来源:    分类: 小企业   时间: 2017-07-24 15:32   阅读:2935次



文 |郝建彬  阿里研究院就业研究总负责人、北京交通大学兼职教授


7月16日, 由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阿里研究院、美国罗格斯大学管理与劳动关系学院和人大¬—罗格斯全球劳动与雇佣问题研究中心4家单位共同举办的第二届“中国新就业论坛”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


阿里研究院郝建彬发表主题演讲“网络创业就业引领全球风向标”,系统刻画了中国的互联网和新经济就业的生态系统,及阿里巴巴电商创造的新就业情况。




美国劳资关系委员会前主席Wilma Liebman、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院长赖德胜,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高度评价。

 

关于网络创业就业4大观点


观点1:中国就业一方面来自于存量增加,另外一方面来自数字经济创造的增量。伴随“互联网+”、共享经济、数字经济的发展,国家就业正从工业领域转向服务领域,新就业形态不断涌现,将成为“十三五”就业的“增长极”。


观点2:就业需要再定义,找到新的“参照系”。如果沿用“工业时代”就业概念、标准,来衡量数字经济时代的新就业,必然会带来“失灵与误解”。


观点3:做好数字经济下“新就业”形态顶层设计。加强数据化人才培养、探索建立大数据下的信用贷款体系、移动互联网技术创新人社服务体系。


观点4:创新“新就业”的界定与统计标准体系。就业观念:从“雇佣”到“交易型服务”、“合同”到“协议”,从“就业”到“工作”。统计方式创新:从以企业为单位的统计到“平台+个人”,实现“个人账户方式下的统计”。统计手段创新:云(云计算)、端(app)、数(大数据)的统计。


嘉宾点评

 

美国劳资关系委员会前主席Wilma Liebman:互联网在中国变化,中国对于手机的依赖程度比美国更高。亚马逊在美国,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也使得大家赖以生存的收入有了增加,使得很多职业的满意度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


但是,同时存在着所谓的数字鸿沟,比如说受教育程度,收入等等,我们要看大家是不是在做这些新工作的时候,是否能够使得他们的生活状况得到提高,是否引起了更多的不公平和紧张的关系。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院长赖德胜:阿里巴巴在数字经济这方面确实引领中国经济。中国如何来引领就业全球,我个人觉得是在教育资本人力方面应该发挥资本。就业本身是创新的前提、要素。这种新的就业生态、就业方式、就业结构也许是未来进一步创新的前提,值得研究。


网络这个技术,对于我们就业的影响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影响?互联网实现了亚当斯密所讲的分工细化,亚当斯密讲到效率来自于分工,分工来自于市场的半径,这种电商或者网络互联网,不断的变化就是使得我们的市场半径无限的扩大,我们以前是很小的落后的市场,现在是全球市场。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 中国服务业成了就业的主战场。一是2012年以后服务业成了主战场,电子商务是数字经济表象的东西,突然有爆发式增长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第二是我们的服务上网,服务半径增大了,服务结构性短缺问题解决了,带来了新的就业,这一部分是我们原来没有关注到的,我们的服务业一直处于结构性短缺状态。


比如说家庭服务,交通出行,原来一直属于结构性短缺状态,现在有了互联网以后,整个服务业结构短缺问题得到解决,不但带来生活便利,更多是带来了就业的增加。        


第三点技术进步,到底对整个社会整体就业未来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一是就业形态发生变化,就业的定义都要发生变化,在技术进步情况下,不但是就业量的问题,就业的定义,就业结构各种各样的模式都要深入研究。


发言实录摘要


尊敬的小建会长,尊敬的各位领导,下面我想给大家汇报的是网络创业就业引领全球的风向标。

 

《2017年世界竞争力报告》显示,中国从全球第25位上升到第18位及同时在就业这个风向指标,实际上在63个主要的经济体里面位列第一。


我们中国的就业这几年在中国GDP速度放缓的情况下,但是GDP还在增长,因为现在这个盘子大了即便是6或者是6.5我们经济总量增加也是很大的,所以就业一直在增长。


  • 新增就业来自何处?

 


中国的经济从工业型经济向服务型经济转型,就业也在转型。2010-2016年中国GDP增从两位数那么下降到了一位数,从12%点多下降到6.5%左右。


从2011年以后其实就是在金融危机之后,其实中国的网络零售的这个增速每年基本都是50%以上,我国经济的新动能正在转换。每年城镇新增就业人口基本上是保持在1300万左右。

 


新经济,数字经济,共享经济,服务型经济来带来就业增量。第一个是工业经济我理解的话是A,存量就业,这几年B在增加就是增量,中国这种就业总量,包括失业规模失业率没有太大变化,为什么就业好?


第一个存量增加,第二增量增加,所谓的增量来自于现在这种新经济,数字经济,共享经济,服务型经济来带动的就业。


就业体系,众所周知中国在建国后走入了工业化道路,包括统计法,包括劳动就业统计的标志,包括合同法,都是基于工业经济的体系去建立的,基于生产线,或者基于工厂。


拿这个标准区衡量原来农业化的就业更多是分散型就业,或衡量现在这种网店或者电商或者新经济就业。一定程度上会失灵,其原因是刻度尺不一样,这套制度适合于工业经济,衡量指标是不是八个小时的工作,是不是有劳动合同,是不是有雇主,实际上现在这种统计体系正在失灵。

 


  • 中国数字经济应用引领全球


数字经济近五年来,对大家改变是非常巨大的。中国目前网民有7.3亿,7亿的手机网民。


接近4.7亿手机网购的用户,同时每天的快递单量接近一个亿左右,无论你是在购物也好,或者你是在各种各样享受的服务也好,到家的比如说送餐也好,通过你的手机端都可以实现。


每天上网时长每个人接近4小时,每天每人打开手机频次大概是106次,也就意味着6-7分钟大家就会看一次手机。


原来我们传统的商业基础设施不够发达,但是这几年的话实际上数字经济的发展,让我们每一个人无论是正常人或者残疾人都可以去享受这种数字经济红利,让每个人足不出户的话连接整个全球的网络。


就业因为分享变得分散和多元。


在共享经济、电子商务领域这几年的CIER指数都超过了十以上,也就是意味着每个人有十个岗位等着他,像传统的落后产能,像钢铁、煤炭、水泥这些行业,每个人都有零点几个岗位,岗位差距大概40倍以上。


  • “数据量”将成为“数字经济”的重要衡量指标


历次技术进步,包括十七世纪,十八世纪我们的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那时候我们的电力,能源革命,蒸汽机革命带来工厂的诞生,那时候工厂缺了工人,核心的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圈地运动,圈地运动让我们农民进入到了工厂里面。那时候来讲,其实圈地运动是把农民的从业替代成为工业的就业


到了十九世纪,我们开了公司技术又发生大的进步,有了电力,其实我们现在衡量工业,我们早晨在看衡量工业很重要的指标就是现在用电量,其实衡量数字经济的话我们更多的在看未来这种数据量,因为未来数据量意味着你有什么样的需求,会体现在数据指标上。

 


BCG《迈向2035:4亿数字经济就业的未来》报告,从知识的技能、就业的边界、就业的灵活多样三个维度,数字经济会带来这种体能门槛的下降,我们为什么要发明机器?一匹马的力量是赶不过汽车的。


从产业升级来看就业边界会不断扩大,其实我们从就业的根本来看,一个是有新的需求会创造需求,另一个有新的分工会创造就业,还有你这种要素的打散会创造就业,原来的话要有资本,劳动力,技术,这几个要素才有同一个时间点,大家同时都在公司里面才能就业,才能运转起来,如果这个要素是分散的话这个工厂是开不起来的。

 

  • 网络新职业开辟了就业的新天地


小建会长在2012年提出,网络创业是中国这种就业的一支新军,创造出来新的职业和新的岗位。


工业时代,我们的行业是非常有限的“我们常常讲360行”,随着个性化产品、服务需求被满足,数字经济创造的行业可能三万六千行都不止,随之带来工作职业的极大丰富,让更多人的兴趣与工作更好的进行结合。

 


阿里巴巴会带动3300万个就业就会,为中国赢得降速转型的空间。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阿里巴巴零售电商平台就业吸纳与带动能力研究》综合测算。开网店的人群,他们带动了很多就业,包括这种支撑型服务,包括很多衍生型服务,现在新的职业,网红,还有淘女郎,各种各样网店的服务,APP服务,对上下游产业带动了相关的产业。


现在很多网店的店主他一方面在经营着线下的批发门脸,一方面在线上做淘宝店主,这样的人群交易规模有30-40%都是通过网上来实现的,线上这块消费增量没有的话,就业就会极大减少。


中国的电商发展得益于两个因素一个是制造业繁荣,2008年之后其实中国的消费,更多的是转型内需型消费,由于这个经济危机给淘宝这种电商带来了新机遇我们会去对接国内这种大市场。


另外就是我们这种快递人员,我们中国电商的发展得益于中国这种人口红利,得益于快递人员从一产二产转型到三产,很多建筑工人,军人,他们转业之后去做了快递人员。

 


大部分的传统零售店工作时间不超过10小时,覆盖的半径大概就是十公里,网络零售工作时长延长至24小时,覆盖半径扩大到几千公里,把整个服务链极大延伸,从而带来就业容量的扩大。

 


  • 互联网让全球范围大规模社会化协同成为可能


互联网带来众包合作、网络协同、共享经济的繁荣,对原有工业经济里企业边界,生产组织的方式,劳动方式带来冲击,原来的方式要按照新经济的方式,按照新就业者他的这种可以接受的方式去进行相应的调整,这样打破公司的界限,扩大就业的边界。

 


构建适应未来数字经济就业体系。BCG预测,2035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将会达到16万亿美元,未来经济的半壁江山就业的绝大部分都会运行在数字经济体系下。


未来我们经济的数字体系一定要重新构造,核心未来创业主体还是人,人离不开教育,现在这种大学,学校更多培养的是原来工业化。


因为学校就是工业化产生出来的结果,现在到了数字经济很多个性化小众的需求会产生出来,未来教育体系一定会适应我们的就业变化。


最核心的一个是创业扶持政策,一个是平台生态体系,一个是社保税收体系,这套体系到了数字经济,一定要去调整,否则的话跟很多双创没有办法接轨,同时对人来讲是提升人的数字化能力,未来我们讲被替代掉的那些人群一定是不具备数字化能力的人,不在于你学历的高低,也不在年龄大小。谢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