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红冰:治理创新是共享单车成功的关键

来源:    分类: 网规和立法   时间: 2017-07-07 11:07   阅读:4726次


共享经济如火如荼: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一切与创新毫不沾边的旧物件,搭上“共享”二字之后,忽然间就焕发了生机,一切欣欣向荣起来。


共享经济是否有边界?是不是任何产品的分时租赁都可以冠以“共享”名义就可以枯木逢春?模式创新的背后除去拼补贴、拼价格、拼资本、拼干爹,是否还有其他的竞争战略?


7月1日,2017中国竞争战略峰会在北京举行。与会的800余名代表,深入探讨了共享单车在大竞争时代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如何在残酷商战中赢得竞争。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受邀并发表主题演讲。

 

高红冰指出:


1. 共享经济的核心是共享了资源的盈余。当可以把盈余提供给更多人使用时,这种资产或价值就变成共享的方式。利用私人资源盈余、开发公共资源盈余、输出准公共资源盈余都可以叫做共享经济。


2. 以Email、BBS为代表的工具,以web为代表的渠道,以交易、支付、物流为代表的基础设施,正在崛起的人工智能、人机共存、大数据、云计算、IOT,四层基础设施叠加,构成了今天的互联网+。它会沉到经济社会商业底层,深刻变革整个社会经济图景。


3.  共享单车是在线的自行车网络,依靠扫码、移动支付、定位技术等,实现人车分布式、网状匹配。


4. 美国基于信用卡的共享单车创新,使用便利性差、投资成本和使用费用高,注定无法像中国基于二维码扫码、移动支付的共享单车大范围推广。


5. 共享单车目前的种种乱象,应该以平台化的治理方式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参与治理,因为价值创造是全部人享受的,责任承担也应该是全部人承担的。解决问题应该以商业手段为主。共享单车商业模式必须将创新治理纳入其中。



以下是演讲实录   


2016年改变世界的两大奇点事件


2016年3月,世界出现了两个奇点事件。所谓奇点事件,是跟一般事件不一样的事件,当它发生时,世界被彻底转变了。


第一个事件是阿尔法狗对战李世石,它告诉人们计算+数据+算法可以让机器智能战胜人类智慧。最近,Master又在乌镇3:0战胜了人类围棋等级分排名第一的柯洁。


去年李世石跟阿尔法狗之战,可能是数据之争,到了今年阿尔法狗2.0和柯洁的战斗就不一样了。阿尔法狗2.0在去年1.0所有棋谱基础上自我学习——不是跟人学习下棋,而是用自己的棋谱下棋,用新的棋谱、新的策略把柯洁打败了。


当机器可以向外界学习时,人必须和机器共存于同一个世界,这是和我们过去的思考很不一样的地方。关于机器智慧会不会超越人的问题,多年以前奇点理论创始人库兹韦尔已经提出, 2045年人类总体智能会被机器超越。



第二个事件是阿里巴巴平台交易体系突破3万亿。同时,沃尔玛的交易额退居世界第二,出现负增长。


沃尔玛建立在工业经济的基础之上,用了53年的时间,达到了3万亿的销售额,但同时触及到了它的天花板。阿里巴巴建立在DT基础之上,用了13年的时间,达到3万亿的销售额,而且销售仍保持高速增长,3万亿仅仅是它的地板。


互联网武装起来碎片化的零售商,超越了沃尔玛,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奇点。迈过这个奇点,商业全面进入了新零售时代。数据驱动、全渠道、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泛零售,改写了商业的本质。

 

利用互联网,一套新的商业基础设施破茧而出。阿里零售平台每天产生6000万的包裹是6000万份信任——陌生人之间的订单交易与支付、陌生人之间的货物收付。


这样信用体系怎么建立起来?不是付款的问题,是全社会信任体系,在信任体系中发生着奇妙的化学反应,从某种意义上讲,支付宝孕育了滴滴打车、摩拜、ofo等一系列创新商业模式。


因为没有这样一套新的支付体系,这些所谓的分享经济没法形成可以支撑的商业模式。借助已经形成的商业技术、商业基础设施,可以创造更多新的商业模式。

 

共享经济的核心和本质是什么?


共享经济的核心是共享了资源的盈余。车的拥有者可能只用10%的时间需要使用它, 90%的时间是闲置的,就可以通过互联网把盈余分享给别人使用。当可以把盈余提供给更多人使用时,这种资产或价值就变成共享的方式。


利用私人资源盈余、开发公共资源盈余、输出准公共资源盈余都可以叫做共享经济。闲鱼、Airbnb是私人盈余资源共享的商业模式。


乡村和城市资源之间交换、全球公共资源交换,可以产生公共资源的共享模式。新的信息基础设施,物流基础设施,电商基础设施,能源基础设施等准公共资源也可以共享,并创造新的商业模式。


我们来回顾一下互联网基础设施发展过程中的几个关键节点。1969年出现ARPA网,1973年形成TCP/IP协议,1992年出现万维网,建设一个网站,用超链接链接所有人的网站。


那时BBS、ISP是互联网的基础设施。中国出现了新浪、搜狐、网易等内容门户网站,构建了信息共享的基础设施,对促进信息传播流动和使用方面起到了巨大的应用。


之后,淘宝的海量交易,带来支付、物流的发展,互联网变成商业的渠道,或者说变成商业基础设施。


在这样商业基础设施背后,任何商品可以通过开放的体系进行全社会的配置,形成统一的大市场。支付体系,跟每一个商户、购买者连接,构成了新的基础设施。


现在,我们进入了新的人工智能的时代,以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为代表的基础设施体系,推动新的商业模式不断涌现。



把这四层基础设施叠加在一起,就构成了今天的互联网+。不管你接受与否,这套基础设施都会沉到经济社会商业底层。在此之上重新构建新的商业模式,叫互联网化经济社会。


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共享单车收获了上亿的用户,这绝不是一个传统的商业模式互联网化的结果,它是全新的模式——生长在全新的底层基础设施之上的,用平台、账户、网络连接、数据驱动构建的商业体系。


而以传统企业为基础架构的商业模式,在互联网面前无法进一步创新。


单车:中国式共享运动


在中国,这辆车发生了什么变化?有人说它就是一场商业运动、社会运动,脱离了简单的商业模式。


2016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2016年以前,这辆车是满足通勤需求的,是自购的,但不在线、不联网。


现在,这辆车满足灵活的出行需求,是接力公共交通,末公里的代步工具,共享自行车的盈余资源创造新价值。它是众多单车形成的网络,与过去不在线的车完全不同。


外观上看,这两辆车是完全一样的,但被互联网武装起来的自行车商业价值完全不同,所以才会有互联网单车这样的商业模式。


共享单车和汽车租赁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商业模式。共享单车借助互联网,实现了分布式的人和车之间的大范围匹配。


它使用定位技术,实现人车之间的动态就近匹配;使用二维码扫码付款;收费以使用次数或者分钟数计算。而租车则需要在固定地点取还车,信用卡付款,租赁时间至少半天起。


我估计,共享单车很有可能会像网约车一样,一统江湖。自行车数量越大,带来的效率越高。尤其在资本驱动下,规模变成价值创造的最大亮点。


我们可以拭目以待,共享单车这种商业模式,要么破产,要么一统江湖。


美国共享单车为何不如中国火?


对比中国和美国的共享单车,我们有一些很有趣的发现。


几周前,我到访普林斯顿大学。这是所全球顶尖的大学,宿舍里竖立着insight的标牌,这栋楼是爱因斯坦上班的地方。普林斯顿大学只有8000个学生,校友贝索斯——亚马逊CEO,一个月前刚刚回校演讲。


自行车都是非常好的变速车,整齐地排列在停车桩上。在车的后座,安装了一个POS机,通过信用卡刷卡取车、计费。

 

纽约麦哈顿和普林斯顿大学的情况很相似。通过通过信用卡付费,POS机安装在停车桩上。停车桩非常结实,估计坦克也撞不倒,制造安装成本应该不低。


纽约自行车使用的流量上百万,固定桩一定是一笔不菲的投资。车身上印有花旗银行的广告,广告收入应该能补贴一部分运营投入;同时,纽约市政府也提供一定的补贴,推动公共自行车的推广。



美国的共享单车起步并不晚。普林斯顿大学的共享单车已经做了12年。


但为什么共享单车在美国,没有像中国一样遍地开花?原因是商业基础设施是不同的。


美国共享单车是基于信用卡+POS机+传统体系建立的,固定停车桩停放,车很高级。收费是24小时12美元,半小时之内归还无限次使用,如果超时每15分钟加4美元,如果车辆损毁或丢失,赔偿1200美元。


于中国基于二维码扫码、移动支付的技术体系相比,使用便捷性、投资成本、使用价格都处于劣势。

    

使用商业手段解决共享单车乱象


在共享单车如火如荼发展的背后,我们也看到一些问题和隐患。比如,百万自行车围城、沿街停放挤占机动车道等。


这背后隐含的问题是,共享单车商业模式不单单要考虑企业的经济成本,还要考量外部的社会成本。共享单车已经是一个现象级的互联网应用,是有上亿用户的平台。


我们之前提到的种种混乱,必须让参与共享经济平台的所有人,经过市场的博弈和迭代,形成新的制度体系。新制度的建设必须要纳入公司的财务预算考量,写入财务报表中去。

 

规则形成的过程中,对用户的教育非常重要。例如,对未将自行车归位的用户进行惩罚,对归位的用户进行奖励,对自愿将未归位自行车归位的用户进行奖励。


应该逐渐以平台化的治理方式,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参与治理,因为价值创造是全部人享受的,责任承担也应该是全部人承担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