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红冰:从中美共享单车差异,看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

来源:    分类: 宏观经济   时间: 2017-06-27 10:02   阅读:2865次


2017年6月25日,2017中国信息经济+金融科技发展大会在北京举行。第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李蒙、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原工信部部长李毅中、国务院监事会主席季晓南、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党组成员、机关党委书记、副理事长王忠民出席并发言。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受邀并发表主题演讲。


高红冰认为,数字经济创新主要由技术和应用驱动,市场环境开放、竞争。而金融领域创新难度大,金融机构自身创新动力不足。应促进数字经济创新向金融领域传导,产生更多金融创新。


中美是数字经济的双子星:美国是数字经济强国,中国是数字经济应用大国。通过对比中美两国共享单车的不同发展模式,可以看到,基本的经济制度决定创新的制度。


他呼吁,对于互联网这种新事物,应该更多地包容,而不是限制或者强化监管。面向未来、面向全球,中国要成为领头羊,需要更加开放,多方协作,共创互联网更好的明天。

2016年,世界发生了两件现象级大事。


(一)

新技术革命:机器智能终将超越人类


在技术领域,AlphaGo在围棋人机大战中,以4:1战胜了世界最强者之一的李世石。最近,Master又在乌镇3:0战胜了人类围棋等级分排名第一的柯洁。


这两场人工智能的胜利有什么不同?去年的AlphaGo1.0是使用蒙特卡洛树搜索+监督学习+深度学习。今年的AlphaGo2.0以1.0为老师+强化学习。


人工智能模拟两个棋手下棋,从几千万盘棋对战的数据中,形成新的棋谱。人工智能已经不再是向人类学习,而是向自己学习。

在这场大战前,我就预判人类棋手是没有机会的,这场战争战局已定,只是人类不甘心而已。库兹韦尔曾经预测,2060年机器智慧将超过人类智慧,后来又把这个时间点提前至2045年。


(二)

新商业革命:阿里零售平台GMV突破3万亿


在商业领域,阿里零售平台财年GMV突破3万亿,相当于全球第27大国或者四川省的GDP。


3万亿是怎样发生的?


首先,中国有7亿网民,其中6亿是通过手机上网的。其次,中国是“世界工厂”,有着全球最强大的制造能力。


次贷危机之后,海外需求骤减,海量产品面临出清压力。海量的互联网用户和生产制造能力碰撞,产生了全新的消费方式——网购。中国这个高度碎片化的市场,首次出现了全国统一大市场。


工业经济的代表沃尔玛,将IT、产业链使用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达到3万亿的销售额,用了53年。数字经济的代表淘宝,只用了13年。


沃尔玛的销售已经出现了负增长,其它昔日的线下零售巨头,在互联网的冲击下疲态尽显。


中美是数字经济的双子星


我们来看一组很有趣的对比——1995-2016年15大互联网科技公司的发展。首先,全球前15大互联网科技公司的市值,20年增长180倍。


其次,在15大互联网科技公司中,美国10家,中国5家,没有欧洲和日本的公司。中国公司的市值约占30%。


中美是数字经济的双子星,但发展各具特色。


美国是技术、产业驱动方式。微软、英特尔都是将技术标准、产品输出到全球。中国以内容、应用驱动。阿里、腾讯分别形成了电商和社交的成功应用。


对比中美,可以发现美国是数字经济强国,中国是数字经济应用大国。


未来五年,全球数字经济发展将呈现三个层次。


首先,硅谷仍将引领核心技术创新,以色列会在个别领域紧跟美国。


第二,中国、印度会是技术创新大规模应用的市场。这里需要强调一点,应用驱动不代表没有核心技术创新。淘宝海量的交易催生了对新型计算存储的需求,阿里云应运而生,现已成长为全球第三大云服务提供商。


第三,新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应用需要硬件设备的支持,日、韩、中国台湾和华南地区将起到重要作用。


中国的数字经济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美、法、德等发达经济体。


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测算,2010年中国的互联网经济只占GDP的3.3%,落后于大多数发达国家;2013年中国的iGDP指数升至4.4%,已经达到全球领先水平。


根据BCG的测算,2016年中美互联网经济占GDP的比重分别为6.9%和5.4%。


互联网商业创新产生巨大外部溢出效应


互联网企业的商业创新,产生了巨大的外部溢出效应。阿里巴巴建立了一整套创新的商业体系和“新的商业基础平台”,包括:电商交易、支付、快递、云计算、大数据、网络信用,更在于唤醒了属于年轻人的创业梦想,不断激活商业和社会创新的大量涌现。


淘宝成立的时候,银行不愿意为这种小额高频的支付提供服务,支付宝担负起了这一责任,与上百家银行建立合作,最终建立了一套全新的信任体系。


淘宝平台每天产生6000万只包裹,1.2亿交易对手,完全是陌生人之间的资金、货物收付,其基石就是这一套信任体系。另一方面,数字经济实际上推动了银行开放接口,促进了金融创新。


当然,这个系统中也存在假货、炒信等负面问题。但淘宝每年超过3万亿的交易规模,说明这套商业制度是有生命力的。更为重要的是,如果没有支付宝,也就不会有滴滴、美团、格瓦拉、饿了吗等创新服务。


在支付宝出现之前,互联网只是信息交流平台和信息传播体系。支付宝及其信任体系,使得信息流进一步转化成商品流、资金流,形成了一个商业体系,互联网金融体系也在涌现之中。


基本经济制度决定创新模式


两周前,我应邀在纽约参加了中美高端智库经贸对话,这是习主席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对话的后续活动。我在普林斯顿大学参观,这所全球顶尖的大学仅有8000名学生。


一个月前,她的校友——亚马逊CEO贝索斯刚刚回学校演讲;上个世纪,伟大的物理学家爱因斯坦长期在这里工作;校园里随处可见“INSIGHT”的标牌,有强烈的创新氛围。


校园里的共享单车很有趣:自行车的后部安装着一个不小的刷卡器,学校花费了大量投资建设停车桩,自行车停放整齐有序,车辆都是比较高级的变速车。

纽约看到的共享单车也非常相似——固定停车桩、高级的变速车。车的刷卡器是安装在停车桩上的,车身上印有花旗银行的广告。

单车的使用费用也不低,每半小时2美元,押金是200美元,而且必须把车送回停车桩。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基本的经济制度决定创新的制度


美国是信用卡的国家,共享单车的创新也基于信用卡。较高的投资、加上使用不便,决定了美国不能像中国这样火速普及。


为了降低用户的使用成本,还需要通过广告补贴。更为重要的是,信用卡+刷卡机的传统体系,无法像移动支付一样,形成开放的共享经济体系。


再来看中国,我们本来就是自行车大国,不需要用户培养。我们基于二维码的移动互联网技术简单便捷,现已投入几千万辆自行车,注册用户过亿。

根据BCG的测算,2013年由互联网支付和移动支付(主要指基于软件的,不需要较高硬件改造成本的移动支付)带来的第三方支付行业的成本节省达到500亿元。如果以同样的方法推算至2020年,则累计的成本节省有可能达到1万亿元。


我们来看一个科技金融创新的例子——310贷款。3代表3分钟在线填写申请表,1代表1秒钟审核、放款,0代表全程无人工干预。贷款完全不需要抵押,而是依靠大数据为小企业提供信用评级和贷款服务。


310贷款已经服务了400万小企业,累计放款7000亿,而户均贷款余额仅有3万元。这些小微的贷款需求是传统金融机构无法满足的。


由于有了大数据及相应的风控技术、安全技术,互联网金融的风险管理能够比传统金融机构做的更好。蚂蚁金服就推出了0.88元保100万元的账户损失。


治理创新:互联网的未来


每一次大的技术浪潮都有两个阶段。每一阶段都将经历20-30年。第一阶段的主题是建立基础设施;第二阶段主题是激发和收获全部的经济和社会潜力。


这里我们要探讨一个问题:每次技术革命之后的红利在哪里发生?


我们先来看汽车的例子。为了防止安装了蒸汽引擎的机动车“危及公共安全 ”,英国议会专门通过了一项《机动车法案》,规定凡是在公路上行驶的机动车必须配备一名专职“旗手”,步行于车辆前方55米的地方,手持一面红旗以警告周围的行人和马车——车来啦!


因此,这部法案又被称为“红旗法案”


这项专门针对特定技术(机械动力车辆)的限制性法令,大大遏制了英国汽车工业的发展。直到1896年,“红旗法案”才渐渐通过例外规定的方式被废弃。


汽车这项技术革命的红利落在了德国和美国。当时在英国推动这项立法的是代表马车夫的利益团体。


我们再来看交流电的例子。当看到“交流电”的出现却直接威胁了爱迪生所经营“直流电”的生意,因此以安全为由大力阻止交流电的普及。爱迪生用交流电电死了一头大象,让公众对交流电安全性产生了质疑。



但这仅仅延缓了交流电的普及,在交流电的强大攻势下,爱迪生的公司很快陷入困境,最后被另一公司收购。


对于互联网的监管,社会上存在两种声音。第一,互联网蓬勃发展的原因是政府干预少。


第二,互联网已经关系国际民生,要严管。对于该不该管的问题,答案是应该管,但是不能用19世纪的观念去管。


对于互联网这种新事物,应该更多地包容,而不是限制或者强化监管。面向未来、面向全球,中国要成为领头羊,需要更加开放、多方协作,共创互联网更好的明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