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永花:从数据共享开放看DT时代的政府治理创新

来源:    分类: 云计算与大数据   时间: 2017-06-07 17:10   阅读:2666次


算法+数据+计算,是人工智能可以崛起的三大要素。

有了云计算,这样公用的计算基础设施,使数据激发新的生产力,数据融合共享、开放、流动都成为现实。 
政府的数据共享开放,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因为数据共享开放,意味着数据流动起来,数据才能够成为活数据。




潘永花 阿里数据经济研究中心秘书长


关于DT概念,我们认为背后的技术逻辑与20年前已经截然不同,20年前IBM深蓝计算机战胜世界象棋冠军,与今天AlphaGo战胜围棋大师以及经截然不同,今天依靠的是深度学习算法+数据+计算能力支撑的人工智能,是DT时代到来的标志。算法+数据+计算,是人工智能今天可以崛起的三大要素。

从阿里巴巴的角度来说,2016年在阿里巴巴平台上交易额超过3.7万亿,整个交易规模已经超过了沃尔玛。阿里巴巴从淘宝网成立花了13年的时间,沃尔玛花了53年。因为沃尔玛在IT时代,已经比较好用了技术的属性。但是还是用信息化的手段去做。在DT时代,阿里巴巴用了云计算和大数据支撑,才可以实现13年的超越。这两个事件也让大家阐释一下,IT到DT时代已经来临。

在IT到DT的时代变迁过程中。我们发现,数据本身在发生非常大的变化。数据从IT最早的集中化,集中在主机端,到伴随着PC机出现数据的分散,到互联网时代到来数据的开始流动,到了今天的DT时代,有了云计算这样公用的计算基础设施,使数据激发新的生产力,数据的融合共享、开放、流动都成为了现实。


因此,我们认为政府的数据共享开放,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因为数据共享开放,就意味着数据流动起来,数据才能够成为活数据。从企业角度来说,政府数据开放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从政府的角度来说,通过这种数据的双向流动,和企业之间进行数据共享,政府更好地盘活他的数据资产。以前政府部门用数据更多就是查询个结果,看一下报表,而数据的双向流动使数据的底座可以活起来。

    第二在政府监管、公众服务方面 以及科学决策方面都可以基于流动的数据产生创新的价值。对于我们企业来说,政府数据开放共享,可以大大激活社会和个体的活力。对于阿里巴巴这样的互联网平台来说,也可以降低我们的治理成本。大家都知道,对于我们来说,现在治理假货的成本非常高。2015年底,集团就专门成立了平台的治理部,有2000多人来做这个事情。在我们和政府共享数据的过程中,政府有一些许可的数据和黑名单与我们共享,使我们的治理成本降低,同时,我们也把平台上发现的违规商品信息,反馈给相关政府部门,也为政府治理创新,提供更高质量的数据。这样才会有越来越多好的商品,在我们的平台上卖给消费者,可以促进我们的平台创新。

     阿里巴巴在与政府机构在数据共享方面有一些实践,比如阿里巴巴集团和国家认监委的合作,阿里巴巴成为首批导入“云桥”认证认可信息共享平台的电商企业。通过实时读取强制性认证(CCC认证)信息数据库,实现自动校验和标注,消费者可在电商平台上查对货品的CCC认证标志并查询详细认证信息,从而避免无证或假冒认证产品。电商平台及在线销售商也可以通过采集认证信息,加强供应链的全过程管理。

    “云剑行动”是已经连续两年,在和浙江省双打办合作的项目。在全国“双打办”的指导下,浙江省“双打办”牵头与阿里巴巴联合发起“云剑行动”,根据大数据绘制出的《全国线下可疑售假团伙分布图》利用阿里的大数据抓捕线下的作案团伙,破获不少制假大案。今年在阿里巴巴倡导下成立大数据打假联盟,大家一起溯源,通过我们平台的大数据,对假货进行源头的打击。

    还有在芝麻信用与高法之间进行的合作。该合作从15年7月份开始。通过将老赖数据通过专线对接到芝麻信用,进行信用惩戒,倒逼老赖们及时还款,携手共同建设信用社会。最新数据显示,芝麻信用已经协助高法惩戒73万人,近5万名老赖因此还清债务。在去年的时候,我们曾经做了一个关于老赖画像的大数据报告,我们发现被惩戒的老赖中75%是男性,25%是女士。这是芝麻信用和政府部门共同推进整个社会信用体系的例子。

最后,从企业的角度来说,给出几点关于政府数据开放之路的建议,首先是注重顶层设计,第二是要以云计算平台作为基础平台,同时需要注重移动为先,基于政府数据开放的创新应用鼓励移动应用方向。第三是有限开放和完全开放相结合,有些数据适合有限开放,有些是用许可证的方式,可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另外,还有大量的不涉及到个人隐私的公众服务的数据,比如环保、交通、气象等数据适合全面开放。第四是逐步开放的原则,数据开放很难一步到位。最后,建议政府也有配套的基于开放数据的创新政策出来,鼓励整个社会形成合力,共同把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加美好。

(注:本文摘自在2017年贵阳数博会“数据开放共享与政府管理创新”论坛的发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