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参事汤敏:如何让电商在贫困地区蝶变

来源:    分类: 涉农   时间: 2017-05-17 13:26   阅读:5261次


2017年5月5日,第二届中国农产品电子商务峰会在云南红河州弥勒市举行,本届峰会以“共享 绿色 蝶变”为主题,国务院参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副理事长汤敏出席,并发表题为《赋能——让电商在贫困地区蝶变》的主题演讲。


汤敏认为,电商是国家解决脱贫问题的强劲抓手,它不但能推动农村的发展,而且可以精准扶贫。至于如何利用电商,更加精准有效的扶贫,他提出三种方法:“师傅带徒弟”式的培训、消费扶贫和教育扶贫。


国务院参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副理事长汤敏


以下是汤敏演讲实录:


今天非常高兴,也非常荣幸能参加第二届中国农产品电子商务峰会,我主要想谈一谈电商如何扶贫的问题。


电商能扶贫吗?其实这个问题应该是不言而喻的。习近平总书记对电商扶贫有特别重要的指示。 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抓精准扶贫的工作。 如何让电商工作能够更好地配合党中央的扶贫部署,是我们推动电商发展的所有人的重要任务。 



电商扶贫的三大难题


电商扶贫说起来简单,做起来有不少困难。


现在各地电商发展很快, 规模也不小。 但电商业务中有很大的比例是工业品下行,即通过电商把工业品卖给农民。 而真正能够把农产品大量的送到城市来卖的还不多。这样的电商很难起到帮助农民致富的作用。 


现在的电商更难帮助到精准扶贫户。 为什么?因为电商扶贫有三大难:


一是扶贫户能力差,在贫困县的贫困村的精准扶贫户本身没有很多产品能销售出去。


二是物流成本高,贫困县、贫困乡、贫困村、贫困家庭往往都住在深山老林里,运输成本、物流成本都非常高。


三是贫困户产品的竞争力还比较差,跟中等收入地区和富裕农户比起来,精准扶贫户的产品竞争不过他们。 也就是说, 在一场竞争异常激烈的电商平台上,扶贫户的产品很难胜出。


怎么办?近年来我们友成基金会与合作伙伴一道,采取了各种办法来加大扶贫的作用。 我先讲两个小故事。



电商扶贫让65岁老人逆袭人生



这是河北省涞水县一个65岁的贫困户,他不但年纪大,而且眼睛重度近视,还有听力障碍,平时都需要戴上助推器。他老两口没有别的工作能力,天天在村里打扫卫生,每个月只能赚到三百块钱。 


他从中央电视台看到电商也可以扶贫的信息,觉得应该试一试。 他到电商扶贫报名,但因年纪太大,一开始被拒绝了。


但他非常执着,一直在说服招生人员他能行。我们觉得可以试一试,没想到在电商扶贫培训班里,他最积极、最认真。每天骑一个多小时的自行车到县里参加培训,上课特别积极,很快就掌握了怎么上淘宝、怎么做微店的方式。现在他每个月的收入达到1000多元,一年有一万多的收入,这样他们家就脱贫了。



电商让她行走在互联网的世界


再看一个例子,四川省青川县的董丽琼是一个残疾人,一直坐着轮椅。她的丈夫早年车祸去世, 家庭生活很困难。 她带着孩子也参加了电商培训。


她不但自己通过电商发展起来,同时把村子里周围六七个残疾人都组织起来,一起做电商。很快不但大家都脱了贫,而且还把周边的农民都带动起来了。


这些例子都说明,像这样贫困户,如果我们能给予特殊的帮助,电商不但有可能推动农村的发展,而且有可能精准扶贫。目前各级政府非常关注脱贫问题。 按中央的部署,全国还有三年多的时间彻底解决脱贫问题,这就要有一些非常强劲的抓手。



有效的电商培训方式:师傅带徒弟


友成基金会跟很多当地的电商合作伙伴合作,去年在沃尔玛基金会的支持下,在全国5个省、54个县、156个乡进行了电商培训。 我们培训了一万多名村里来的,62%的创业率,成功率非常高,其中相当一部分是贫困县与精准贫困户。


我们采取的培训模式称之为O2O的方式。 首先通过五天面对面的培训,让被培训者掌握基本电商技能能开店了。 然后我们还有半年时间的跟踪培训,通过互联网不断给他们发出各种各样的培训课程。


我们还请在一线成功做电商的当师傅,采取师傅带徒弟的方式,每天由师傅录一段他是如果处理电商的各项事务的, 将之放在网上,那些刚刚入网的徒弟们可以每天跟着师傅学习,还可以在网上请教。


针对很多电商不会如何帮助贫困户的问题, 我们现在正在开发一套案例课。 请那些在扶贫中做的好的电商把他们的故事拍下来,成为一个个的案例,包括他们在村子里是怎么帮助到精准扶贫户的,具体的做法、碰到什么困难、怎么解决的等等。


我们准备拍几十个、上百个这样的案例放到网上。 其它的电商看了这些案例,可能会有启发,可以多为贫困户多做一些事情。



消费扶贫:不做扶贫的旁观者


最后,我们提出了一个叫消费扶贫志愿者的概念。现在的扶贫基本上都是政府在扶贫、企业在扶贫,但老百姓还没有真正的发动起来。很多的城市居民都愿意为扶贫做点贡献,但是没有抓手,不知道应该干什么,如何干。


我们提出消费扶贫志愿者的概念。他们在平时消费时多消费一些贫困县里的产品,精准扶贫户的产品。大家都献一点爱心,贫困户的产品很快就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


所以,去年开始我们推动了一个“扶贫不做旁观者”,号召每一个人都为扶贫做一点贡献,多买一些贫困县、贫困户的产品。我们友成基金会联合很多企业一起推动消费扶贫志愿者的概念。 国务院扶贫办非常支持。


我们非常愿意跟包括阿里村淘在内的各位一起合作,加强村淘的扶贫效果。 对从贫困户来的或者说从招了贫困户的合作社来的产品,我们给它另外标识。 然后,去跟城市的超市、城市的消费者合作社合作, 同时动员城市的扶贫志愿者,让他们多买有这些标示的产品。这样贫困户的产品就可以很快的销售出去。在电商扶贫上可以迈一个大台阶。



教育扶贫:阻止贫困代际传递


除了增加贫困户的收入之外,扶贫另一条腿是阻止贫困的代际传递。也就是不让贫困家庭的孩子长大后还贫困。 阻断贫困的代际相传的根本办法是提高贫困地区的教育质量。 



四年前为解决教育公平问题,友成基金会与人大附中刘彭芝校长一起开始了一个称之为“双师教学”的实验。


所谓“双师”,就是一个贫困地区学校课堂的教学由两个老师来完成,一位是远端城市中的优秀教师,如人大附中教师,一位是当地乡村学校的现场教师。 每天录制人大附中老师讲课并放到网上。当天晚上乡村老师对人大附中课中超出乡村学校需要掌握的部分进行必要的剪裁。第二天在乡村课堂上播放录像。 当视频中人大附中老师提问人大附中学生时,现场乡村老师把视频停下来,让当地学生来回答人大附中老师的问题。如果学生都答对了,就继续放视频。 如果没答对,现场老师就会用几分钟把这个概念讲一遍。


到2016年春季,这一试验已在中西部十八个省的130多个贫困地区乡村学校中进行。根据中央财经大学一国际团队对这一项目三年的追踪评估,初中进校时实验班和控制对比班的考试成绩几乎完全一样,三年后的中考成绩试验班比控制班平均整整高出了二十分。不但学习成绩大大提高,学生的学习态度,学习兴趣,精神面貌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更有趣的是,在实践中我们发现,双师教学受益的不仅是学生,其实受益最大的是参加试验的乡村教师。他们每天都在听全国最优秀老师讲课。人大附中的老师与全国的参与试点的乡村老师还经常在QQ群中一起备课、答疑,乡村教师们自己也在群中一起讨论。 


几年下来, 实验班的老师们很多都成了当地的优秀教师。 一些老师说:“我参加过多次国培计划、省培计划,但“双师教学”模式是我参加过的最好、受益最大的培训。” 目前,在广西南宁、桂林、重庆彭水、贵州威宁、湖北咸宁、广东东莞等地都开始用双师教学的模式,把本省、本市、本县最好的优秀教师的课拍下来、送下去。


现在我们又开始了新的创新。既然学生可以通过视频上课,为什么不能做的更活跃一些?于是我们跟清华大学等投资的爱学堂公司合作。他们把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三年级的所有的课,语文、物理、化学等全部做成卡通化的课件,寓教于乐。 上个学期开始在全国将近20个县进行试验。 一旦成功以后,下个学期我们会在更多的学校进行推广。


我们还与“1教室”合作, 把优质的音乐和艺术课用互联网送到缺少音体美老师的乡村学校中去。 现在很多学生觉得学习非常无趣,让厌学的学生能够用全新的办法来进行学习,提高他们的学习兴趣。

 

我国的精准扶贫工作正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地推行。 到2020年我国就要实现全部解决绝对贫困问题。2020年电商不应该扶贫了吗?教育就不用扶贫了吗?其实不是。


2020年后同样还要做扶贫,当然扶贫的方式有些不同,要解决的相对贫困问题。 同样, 也需要我们的不断创新。 让我们大家一起努力。


谢谢大家!


0

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