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研究院孟晔:闲置“分享”服务的演进及5大动向

来源:    分类: 互联网   时间: 2017-04-11 18:05   阅读:3903次


导语

互联网时代,数量众多、规模不同的参与者,正借力“云、网、端”新信息基础设施,以“数据”贯通全局,依托平台的强大能力,将类型繁多、分布不均的资源,以精准、高效的方式进行着“分享”。 


在互联网平台的支撑下,闲置物品的出租及再流通过程更为顺畅,特别是移动通信、定位应用的普及、社交网络沟通的广泛接受,让物品盈余的“分享”效率倍增。


通过观察“闲鱼”平台的动态,我们认为闲置“分享”服务发展趋势有5大动向:匹配效率改善,线上线下融合,功能逐渐拓宽,治理走向协同,多样胜过同质。


阿里研究院高级专家孟晔


闲置“分享”服务加速演进


一、“分享经济”开疆拓土——分享交易、分享激活与分享赋能


近年来,“分享经济”(Sharing Economy)的理念与实践,在全球得到普遍认可、发展势头强劲。


“分享经济”不断开疆拓土,正从个人盈余资源(物品、服务、房屋、技能、资金等)的“分享交易”(Transaction),扩展至公共资源(城市范围、乡村范围、国际范围等)的“分享激活”(Activation),以及现代生产及商业设施(制造、物流、金融、电商、能源等)的“分享赋能”(Enablement)。


互联网时代,数量众多、规模不同的参与者,正借力“云、网、端”新信息基础设施,以“数据”贯通全局,依托平台的强大能力,将类型繁多、分布不均的资源,以精准、高效的方式进行着“分享”。 “分享经济”显示了摧枯拉朽的威力,正成为驱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显著力量。


二、闲置“分享”前景看好——需求凸显、观念改变和技术助力


历次互联网商业创新,均发端于消费领域,成熟之后再向公共领域和生产领域渗透。私人盈余资源的“分享”,特别是闲置物品的“分享”,更是民众“协同消费”(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的初涉之地。


消费者购买了大量商品,需求得到满足的同时,问题也随之产生。在经济考虑上,一方面商品质量普遍提高、功能快速更新,另一方面处于不同生命周期阶段的家庭需求差异显著,造成商品“预期使用寿命”远低于“预期物理寿命”,积压、闲置成为常态,人们付出了不必要的成本。在生活观念上,环保意识崛起,希望“物尽其用”。从“二手”到“闲置”的称谓转换,正反映了人们对物品“分享”接受程度的提高。


在互联网平台的支撑下,闲置物品的出租及再流通过程更为顺畅,特别是移动通信、定位应用的普及、社交网络沟通的广泛接受,让物品盈余的“分享”效率倍增。


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了《2016分享经济发展报告》(下文数据除注明的均摘录于此),报告初步估算2016年中国闲置市场交易规模约为1462亿元,从存量上来看规模超过4千亿元。闲置物品“分享”的经济前景可见一斑。


三、闲置“分享”纵深发展——对“闲鱼”动向的观察


“闲鱼”是中国闲置物品“分享”领域的佼佼者,其探索创新引领着这一领域的发展方向。


  • 业务增长势头强劲:自2014年6月28日上线以来,到2016年3月累计实名认证用户就已经超过1亿,建立“鱼塘”(闲置物品交易社区,以地理位置或兴趣划分)约12.5万个,累计分享闲置物品超过1.7亿件,成交规模增长了15.6倍。2017年3月29日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联合闲鱼发布《90后分享经济消费报告》,显示16-27岁的年轻人用户占比已达55%,90后已成为分享经济的绝对主力,此外2016年共有2亿用户使用过闲鱼。


  • 发达城市热情拥抱:一二线城市用户占比过半,上海、北京、广州、杭州、深圳位居前5位。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4个一线城市和成都、西安、昆明、长沙、杭州、济南、厦门、合肥、南京和武汉10个重点二线城市的用户更热衷进行同城分享、交易品类也更丰富。


  • 交易品类丰富多彩:女装、手机、鞋包配饰是交易最成功的品类。


  • 用户互动意愿强烈:交易过程中,用户互动踊跃,聊天(人均13.3次)、分享(人均2次)、留言(人均2.9次)、点赞(人均3.8次),总互动率达43%,人均互动12次。年轻人更多进行留言及聊天的强互动,最终淘到较低折扣的宝贝,相比交易,他们对与志同道合的人分享更感兴趣。


观察“闲鱼”平台的动态,启发了我们对闲置“分享”服务发展趋势的思考与判断。


1.匹配效率改善


多边平台最为成功的实践中,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占据着突出的地位。买方、卖方数量相互影响,从最初的小规模起飞,遵循指数级增长规律,短时间聚集了海量用户及商品。随之而来的则是交易匹配效率的提升问题。基于用户使用习惯的搜索优化、大数据分析为基础的商品推荐、生态化的导购内容生成,乃至网络达人促销直播等手段的采用,都是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提高交易匹配效率的应对之策。


“闲鱼”的“鱼塘”模式则是另一种可行方式。通过自动获取地理位置信息而构建,高校“鱼塘”、住宅区写字楼“鱼塘”应运而生;经由共同兴趣组织到一起,兴趣“鱼塘”乘势发展。“闲鱼”从一开始就是以细分的用户社区为基础的,这与传统的电商平台显著不同。


“鱼塘”作为一个紧密的用户社区,用户之间的互动频率更高,强度也更大(是普通用户的2.2倍)。由此同一“鱼塘”的用户可以迅速了解对方和商品状况,有效缩短了交易时间(比“鱼塘”外减少1/3)。“鱼塘”交易增速超过“闲鱼”平台总体,因此顺理成章。年轻群体(尤其是19-28岁年龄段)更喜欢“鱼塘”带来的社交机会,同陌生人和结识的新朋友交易闲置物品,尤其偏好数码、鞋包、化妆品等话题性多的物品。


地理位置“鱼塘”,为邻近或同城双方达成交易提供了次优选择。综合考虑商品质量、价格、物流、搜寻成本等多种因素,这种次优选择更容易达成全网层次上的供需平衡。当闲置业务拓展到服务时,成效会更为突出,如从家庭住址附近聘请一位合格的健身教练,相对于舍近求远的去找一位更优秀的教练,双方的收益都更大。


“分享经济”发展初期,相对于一二线重点城市,其他城市用户接受度不高,而地理位置“鱼塘”让这些地区的用户,有天然的亲切感,更容易消除隔阂,提高总体活跃度。从用户量来看,天通苑中滩村、广州大学城、深圳大学等地理位置“鱼塘”位居前列。


兴趣“鱼塘”,用户基于深度细分的兴趣点,话题深入、互动交流的积极性更高。交易双方在这类社区内充分互动后,再达成交易,成功率更高。从用户量来看,果粉专区、我的穿衣有态度——潮牌社、囧一刻等兴趣“鱼塘”处于领先位置。

 

图 1“闲鱼”上的兴趣鱼塘


2.线上线下融合


闲置物品“分享”,是一种有着悠久传统的商业模式,线下的“跳蚤市场”正是其原型。但只有在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应用普及的情况下,才获得了加速发展的基础,线上线下的融合正不断涌现。


一方面,是将线下的需求迁移到线上。互联网通过建立连接、实现业务数字化和促进用户互动,为全社会不断提供新功能。通畅的沟通渠道、数据的积累和呈现,使线下的闲置物品资源被挖掘出来,没有满足的交易需求找到了新途径,新的社会关系链条得以生成。


2016年初“闲鱼”员工收到了一份来自酒泉东风航天城卫星发射中心的“鱼塘”创建申请。拥有数千名科技工作者和家属的社区希望拥有自己的本地闲置物品交易空间。由于工作地点需要保密,因此享受不到常规电商的送货服务。而区域内内闲置物品交易的需求却非常强烈,“鱼塘”有可能成为满足他们需求的最好选择。“闲鱼”因此专门为他们建立了服务周边居民区的“鱼塘”。


另一方面,则是将线上的关系转变为线下活动,从而超越单纯交易,增进人们之间的交流与理解。2015年底第一批试验性的线下闲鱼集市出现在上海、南京、杭州、武汉、昆明等城市。


昆明七彩俊园“鱼塘”的集市活动开展的有声有色。“闲鱼”举办线下集市的招募活动,勾起了塘主潘洋儿时的回忆,于是积极报名。在七彩俊园,周边有住宅区、写字楼、培训学校及商场等,有着举办集市的地利。参加了塘主考试后,他找到小区内的一块公共区域,作为“闲鱼”集市的场所。“闲鱼”也提供了地垫、易拉宝、气球、地胶等作为活动用品。潘洋在周边招募摊主,着力打造邻居间开心交流的氛围,希望把网络空间上的间接沟通变成现实空间中的真诚交流。专业练摊的报名者被拒绝,集市现场管理有序,人们增进了了解,也为线上沟通和交易打下了良好基础。


万科集市、高校毕业季集市、新疆师范大学集市、北京用友软件园集市、徐州新安镇集市等“闲鱼”集市正在不断举行。海外的印度、日本、南非等地都出现了活跃的“鱼塘”,伴随着线上线下的融合,全球化本地社区图景正在持续生成。

 

图 2“闲鱼”集市活动


3.功能逐渐拓宽


随着闲置物品“分享”社区的成长,以价值可衡量的交易为基础,平台功能的拓展水到渠成。“闲鱼”从闲置物品的“分享”(所有权的转移),正在向房屋“分享”(使用权的转移)和技能“分享”(能力的转移)方向延伸,开启了对空间盈余和认知盈余充分利用的探索。


地理位置“鱼塘”的建立和完善,“闲鱼”用户信用的持续积累,为房屋“分享”构建了良好的条件和成交的基础。技能“分享”,以价值可衡量为标准,不同于“知识有偿问答”等类媒体的服务,不纠结于现金奖励机制,能够给用户带来实实在在的收益。


“闲鱼”平台上的技能“分享”,已经涵盖了运动、绘画、摄影、手作、代练、语言、乐器、维修服务等领域,聚集了真正的行家里手。如乐器技能上,来自广州某大学的一名大三学生,她拥有15年小提琴学习经验,初二时就通过了国家音协十级和上海音乐学院十级,向用户提供兴趣培养及考级服务,从“闲鱼”上接单一个月辅导几次,每月就可额外获得超过1500元的收入。


此外,“闲鱼”上的行家们还乐于透过“技能分享达人”栏目,与用户分享有趣、实用的技能,从“大公鸡”剪纸,到羊毛毡“猫咪”手工、插画心得等让人赏心悦目,同时获取了用户的关注,促成技能“分享”和DIY物品交易的达成。

 

图 3“闲鱼”上技能“分享”的达人们


通过微博等社交网络关系的导入,网红这一群体在闲置物品“分享”中,发挥了积极的影响。以时尚网红为例,他们因为工作关系,要从着装上引领潮流,因此购买或者从合作商家处得到了大量的服装及配饰,通过在“闲鱼”上的交易或拍卖,减少了浪费、获得了经济补偿乃至增值,他们的粉丝则得到了具有纪念意义的商品,网红与粉丝的社群紧密程度也得到了加强。

 

图 4明星、网红带动闲置物品“分享”


4.治理走向协同


随着互联网经济发展走向成熟,治理问题日益变得重要。根据参与群体的不同、业务种类的差异,电子商务领域社会协同的“多中心治理”方式已成为共识。“闲鱼”在“分享经济”治理上走出了一条创新之路。


商品展示的机制上,“闲鱼”与之前的电子商务平台不同,根据商品的独特之处,以及卖方与买方互动的程度,根据数据自动化的抓取,适应了闲置“分享”物品,非标准化的特点。专业卖家难以拿出大量时间用于互动,从而不会混迹于“闲鱼”平台,实现了消费者和商家的区隔。


交易保障机制上,通过实人认证(运用人脸识别技术,与公安网数据校验,保障个人身份真实性)、芝麻信用授权(大数据信用体系)、淘宝用户等级展示(交易经验)、新浪微博账号露出(社交关系)、用户交易评价、一键转卖(淘宝购买商品信息的有据可查)、可靠的沟通及支付方式等手段,强化了安全性,引入纠纷的资深用户评审制度,打消了消费者的顾虑。


与塘主的合作机制上,在保证塘主信用良好、交易经验丰富、活跃程度高、“鱼塘”活动计划周密等基础上,相互支持,携手维护“鱼塘”的交易秩序,保护用户的合理权益。塘主们自主经营发展壮大着“鱼塘”,他们充当着类似论坛管理员的角色,删帖清除水军,加精置顶让商品获得流量的权利,他们与用户建立了多且深的连接。


如耳机“鱼塘”的塘主沈江安,主动帮助用户解决纠纷。“鱼塘”里一个卖家不小心发错了货,把400多元的耳机当成2000多元的发给了买家,正好赶上买家出差,回到家时已经自动确认收货,买家一气之下把卖家拉黑。卖家无奈地求助于塘主,希望能弥补错误。塘主找到买家,将来龙去脉解释清楚,并安排对话解决了问题,现在买卖双方不但冰释前嫌,还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奢侈品“鱼塘”塘主闫闯,师出国内资深奢侈品鉴定师,是中检集团奢侈品鉴定中心箱包类评审组成员,辅助国家海关缉私局、公检法机构针对涉案奢侈品进行鉴定估价工作。同时为国内多家知名奢侈品店提供图片鉴定评估,在图片鉴定领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建奢侈品鱼塘的初衷是运用自己的专业技能,让被假货侵害的人少一些。“鱼塘”免费进行图片鉴定,平均每天有20到30位塘民发布图片鉴定需求,这些商品鉴定无误后,塘民再拍下。收到实物后再次按要求拍照确认,最终确认后完成交易。还曾经帮助“鱼塘”的用户当面验货交易,结成了深厚的友谊。

 

图 5 “鱼塘”塘主帮助鉴定维权


5.多样胜过同质


与标准的电子商务平台不同,“闲鱼”平台更体现了互联网应有的长尾特性,在交易的品类、兴趣“鱼塘”的多样性、活动的丰富度、交往的方式上都异彩纷呈,让人们有理由相信,未来“分享经济”中多样一定会胜于同质,从而成为人们在生活方式上的坚定选择。


一些小众而有趣的“鱼塘”不断出现,如:玩具娃娃、火车铁道模型、羊毛毡手工、打字机、塔罗牌、拼图、陨石、手工皮具、毛线制品、集邮、钓鱼用具、合金车模、原创手绘、黑胶唱片、可乐瓶、鱼缸、橡皮章、咖啡周边、老玩具、编织、复古衣饰、纸模型、香水、公路自行车等,让人大开眼界。爱好者有了自己的天地,沉浸于共同兴趣的小天地。


活动方式也让人惊喜,有动漫比赛、弓箭比赛、Cosplay集市、后备箱主题集市、音乐主题集市、怀旧主题集市、手艺主题集市、公益服务等,“鱼塘”用户加深了友谊,乐在其中。

每个“闲鱼”用户,都有一个“闲鱼”号和唯一的主题页,个性介绍、交易情况、参与“鱼塘”、互动信息都在页面呈现,通过参与“分享经济”社区活动,重新认识自我,获得认同。他们创造了出物、面交、手刀、比心等个性化的社区词汇,他们为交易和关系加注评论标签。这样的平台更像是一种热烈的生活方式。


基于“分享经济”平台的生态化发展,为了向用户提供体验更佳的服务,鉴定、维修乃至保险等服务将不断得到催生,也让我们对其未来“以人为本”的发展充满了期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