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红冰:创新需要包容的环境和面向未来的视角

来源:    分类: 互联网   时间: 2017-03-23 22:28   阅读:3172次


导语

2017年3月17日,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和公共事务学院与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在京共同举办“世界经济和经济增长中的国家角色”论坛。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受邀参会,并在“创新和互联网:来自中国、美国和其他地区的经验”主题会议上发言。


高红冰认为,互联网将中国分散的各个碎片式的创新连接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创新的景观。


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有40%的互联网公司总部在北京,上海几乎没有成功的互联网公司,而深圳和杭州却很成功。


深圳被称为移动互联网的创新中心,但旁边的香港,移动互联网的应用却非常落后,香港为什么用不起来,这值得我们深思,香港的创新已经落后。



2017年3月17日,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和公共事务学院与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在京共同举办“世界经济和经济增长中的国家角色”论坛。


论坛包括“创新和互联网:来自中国、美国和其他地区的经验”、“全球经济关系的未来”等四个分论坛。


论坛大咖云集,费尔普斯、斯蒂格利茨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金融时报》首席经评员沃尔夫、SIPA院长玛格丽特.杰诺、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张涛、林毅夫、钱颖一、李稻葵、白重恩、高西庆、黄海洲等重量级专家出席。


论坛旨在搭建一个全球对话的平台,讨论包括创新与互联网、科技创新与全球经济一体化,以及在当前快速变化的世界格局中全球经济关系的未来等重要问题。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受邀参会,并在“创新和互联网:来自中国、美国和其他地区的经验”主题会议上发言。

美国是数字经济的创新强国

中国是数字经济的应用大国

在我们讨论技术、商业创新和全球一体化这个重要话题的时候,2016年发生的两件事情,应当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一年前,也就是在2016年3月16日,Alphago 4:1打败了李世石,后来Alphago化身为Master,接连打败了60位顶尖围棋高手,这是非常重要的标志。


在围棋比赛中,人类被机器的智能打败,这是谷歌Deepmind团队在互联网云计算平台上,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实现的。


同样是一年前,2016年3月21日,阿里巴巴零售平台交易额突破了3万亿元,阿里巴巴达到这一规模仅仅用了13年,而沃尔玛用了54年。


沃尔玛代表着工业经济零售业的巅峰,近年来它已经进入负增长,但是网络零售还在高速增长过程中,我们预计,2020年阿里巴巴零售平台交易额会达到6万亿元。


在这个互联网的零售平台上,千万中小企业、亿万消费者的买和卖,驱动了这个商业平台经济体的高速增长。


可以认为,Alphago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美国的创新技术,美国硅谷是技术持续创新的发动机,而美国也成为世界上唯一的数字经济的强国。中国,则是数字经济的应用大国,中国的网民已经超过7亿,这是技术的巨大普及和渗透。


美国的企业家将技术创新演变成为了一个个产业,苹果手机在中国销售了1亿多部,在苹果手机上所有APPs都是创新体系的一部分。


而中国的企业,则是将这些技术,成功地推广应用到大规模的人群中,持续的带来商业上的创新。

创新需要包容的制度环境

1994年,中国接入互联网,创新的大门开始打开。今天,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接近1万亿美元,互联网给中国的创新提供了一个巨大的亮点。


互联网将中国分散的各个碎片式的创新连接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创新的景观。


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有40%的互联网公司总部在北京,上海几乎没有成功的互联网公司,而深圳和杭州却很成功。


深圳被称为移动互联网的创新中心,但旁边的香港,移动互联网的应用却非常落后,香港为什么用不起来,这值得我们深思,香港的创新已经落后。


新加坡在十年前还是非常领先的,但是目前在创新上也面临着各种的挑战。


互联网巨头在美国获得了包容性的政策和环境支持,他们得以成长起来。欧洲没有诞生任何一个大型的互联网企业,反映出欧洲文化和制度的保守,欧洲却开始对美国在欧洲的大型互联网企业开展反垄断调查。


互联网的创新在包容的地方生长,在强行管制的地方不生长,当然也取决于当地的文化。


淘宝为什么在杭州成功,因为杭州更具有包容的环境,杭州和浙江非常支持互联网的发展。硅谷发展起来,是开放、包容、自由的环境促进的,这种环境会造成持续的创新。

面向未来,是创新必要的视角

淘宝的数千万中小企业都是这个平台上的创新主体。


阿里云平台上有几百万的小企业在创新,真正的创新主体是小企业,大企业的创新能力比小企业弱,大企业更多地通过收购创新的小企业,来解决持续创新发展的挑战。


有些事情,以现在的规则来看,是错的,但是,如果以未来10年或者20年来看,就是对的。


面向未来而不是面向现在,我们的创新就容易建立起来。站在未来去看,我们就可以包容这些创新。


中国政府也是拥抱创新的,它把“互联网+”作为一个国家战略。就像菲尔普斯在《大繁荣》里所说“国家层面的繁荣源自民众对创新过程的普遍参与”。


对于监管,中国有一句话叫“先发展、后规范”,创新的事情总是不同于现行规则的。创新在一定程度上是打擦边球。对于政府,重要的是不能用19世纪的规则来管理市场和创新,政府要到最新的场景去学习。


对于年轻人,要培养创新的文化,学校要给年轻人植入创新的基因,首先要让老师具有创新的意识和想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