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2046 | 薛澜:第四次工业革命已经真正来临

来源: 阿里研究院   分类: 宏观经济   时间: 2017-01-11 09:50   阅读:1017次



2017年1月7日,由阿里研究院主办的第二届新经济智库大会在北京举行。会上,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薛澜发表了题为“成长的烦恼——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挑战”的主题演讲。

薛澜认为,中国现在强调创新驱动发展的重要意义是,一方面解决中国国内发展的需求,另一方面我们也面临着第四次工业革命重大机遇。

薛澜强调,第四次工业革命已经真正来临,并且带来很多令人期待的前景和想象。但是,我们在面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给我们带来收益的同时,也要有意识去考虑可能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从而更好的兴利除弊。


图为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薛澜

以下为薛澜的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今天讨论的题目叫“成长的烦恼——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治理挑战”。我想主要从三个方面,首先是创新驱动发展和第四次工业革命之间关系,其次重点讨论一下新兴科技革命对治理带来的挑战,最后是如何应对。

首先大家知道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面临一系列新的挑战,不管是经济增长速度放缓,还是资源环境的压力,还是社会分配收入差距等,都对我们国家未来发展形成挑战。正是这样大环境下,十八大提出了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习主席谈到决定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发展,劳动生产力的提高是最核心的关键。这一点其实大家看到去年“十三五”规划,在创新这个领域专门提出一系列目标,包括研发投入、科技进步的贡献率、互联网普及情况等。所有这些都是希望能够创新为中国经济发展、社会发展提供新的动力。

前一段时间正好在我们国家总体科技规划之后,今年应该是“十三五”期间有22个国家级专项规划,第一个发布的专项规划就是科技创新的专项规划。这个专项规划里面提出6项重大科技项目和9项重大工程。这些都是与我们未来工业革命,为创新驱动发展可以说提供非常重要的基础。

中国现在强调创新驱动发展,目前这个历史时期有什么样的重要意义?一方面解决中国国内发展的需求,另一方面实际上我们也面临重大的机遇,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重大机遇。大家知道第一次工业革命是蒸汽机的广泛使用,第二次是电器时代,第三代是半导体信息时代,第四次工业革命目前已能看到雏形。前面几次工业革命,当时中国由于历史原因,我们远远落后。今天中国终于可以说有机会能够加入像美国等其他一些发达国家,能够参与到第四次工业革命形成过程中。

第四次工业革命,给中国带来新的机遇,但是同时也带来新的挑战。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引擎是瓦特发明的蒸汽机,这之后创新和科技革命给人类社会带来巨大的影响。


图:从公元前到1000年开始的人均GDP

这个图是全世界从公元前到现在的人均GDP,从公元1000年一直到18世纪中叶,全世界人均GDP几乎没有什么大变化,尽管总量在不同历史时期很大增长,但是在18世纪中叶人均GDP有了飞跃,这个飞跃背后其实就是蒸汽机的发明,就是我们第一次工业革命带来这种巨大的变化。

信息革命背后非常关键一个发明,就是晶体管。70年代,英特尔一个集成电路上面的晶体管是2到3千个,到了今天已经是超过了50亿个,是几百万倍的增长。由于集成电路飞速发展,包括在座大家用的手机等变成可能,没有这些晶体管集成电路发展的话,我们今天所有这些都是不可能的。


图:每个基因组的测序成本每9个月降低一半

未来可能发展我们都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们可以来看,这个图显示的是基因测序成本,在2001年的时候,这个成本应该以上亿美元计算,到今天这个成本就是1000,甚至更低。刚才我讲了半导体发展速度非常快,半导体领域有一个摩尔定律,图中白线就是成本下降的速度。大家可以看到,基因测序成本的下降速度比摩尔定律还要快。所以未来我想从生物领域来讲,基因测序给我们带来未来发展也是不可限量。

刚才讲生命科学这种进展只是其中之一,第四次工业革命代表性的技术包括智能制造、人工智能、新能源、量子通讯、无人驾驶、虚拟现实等等,可以说这些技术都在今天逐渐深入到我们生活当中。


图:世界经济论坛2015年9月对超过800名IT专家和企业经理的调查

第四次工业革命已经真正来临。具体来看,2015年,世界经济论坛对800名以上IT领域CEO和专家做出调查,到2025年,目前的技术发展和扩散有多大可能。右边是专家们有多少专家同意这种判断:10%的人穿着跟互联网相连衣服,91.2%的专家认为完全有可能;90%的人有存储和免费的空间(带广告的),91%的专家认为可能;上万亿传感器和互联网相连,89.2%的专家认为可能;美国出现第一位机器人药剂师、3D打印汽车产生、政府用大数据资源替代统计普查、第一个植入式手机商业问世、90%的人口能够日常使用互联网、美国路上行使汽车中10%是无人驾驶等等。

第四次工业革命给我们确实带来很多令人期待的前景,但是它对人类社会影响是不是只有正面的,另外它跟其他几次工业革命有什么不同。

工业革命给我们带来的收益我们现在都在享受,另外,我们也不要忘记工业革命给我们带来的一些烦恼。大家知道第一次工业革命由于对化石能源使用,今天我们开始意识到化石能源所存在问题,我们现在需要面对全球气候变化,这是化石能源给我们带来的后果。

第四次工业革命跟前面的工业革命有什么不同?我想可能有几个方面,很多学者在这方面做了一些研究,世界经济论坛施瓦布先生写了一本书,总结有三个不同:第一个就是速度,技术创新和扩散速度,跟原来这几次工业革命创新和扩散速度大不同。原来是典型的S曲线或者是线性的,现在有了指数的发展,扩散速度确实前所未有。很多技术对社会有可能有什么影响?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我们现在很难能预料到。

第二个就是广度和深度,很多领域的创新同时发展,通过相互作用,产生出更多的创新。

第三个就是系统性的影响,不管是对个人对企业对产业对国家,带来系统性的变革,这些变革是我们很难预料到。

所以,正是这样一些变化,使得我们在怎么样拥抱这种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同时,也能够去更好的影响它的发展方向。

我们讲前三次工业革命中国无缘参与,第四次工业革命我们在很多领域,有的已经处于前沿地位,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重要的责任是,我们怎么样面对这些挑战,能够跟其他国家一起共同影响未来技术发展。

下面讨论一下第四次工业革命有可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挑战?

首先第一个挑战,在经济方面。其实现在很多经济学家很头疼,一方面我们看到蓬勃技术创新带来的进步令人欣喜。但另外一点,又跟我们传统理解不一样,这些新技术并没有带来所预期的生产率增长。

以美国的劳动生产力作为例子,不管从1947年到1983年,2000年到2007年,劳动平均增长率都在百分之二点几,最近这几年技术创新更加蓬勃发展的时候,反倒增长率下降,只有平均1.3%。这种问题要怎么解释?现在有各种各样的解释,其中一个重要解释,第四次工业革命很多技术是一种平台性技术,提供的很多产品服务是一种非竞争性的产品和非竞争性的服务,边际成本是零,创造的很多价值是免费,没有通过交易体现出来,所以这样它的收益并没有真正反应在劳动生产力提高。这个对于经济学家来讲,现有经济学理论本身可能也需要创新。

第二个挑战,叫做创新悖论。研究创新的很多学者知道,熊彼特当时把创新这个经济学现象叫做创造性的毁灭,由技术创新给社会带来更大收益,使得旧产业消亡的同时,创造了很多新的产业,从而使得社会不断进步。比如电力机车取代蒸汽机车,数码相机取代胶卷相机。

同时,有没有可能有另外一种可能,叫毁灭性的创造?有可能也是一种创新,但是这种创新对少数企业有益,对社会有害。如果回头想,在传统消费主义导向工业创新,消费品大规模生产,最后使得大家用不了几年就扔了,导致很多电子垃圾很难解决。生态环境危机跟这个都有密切关系。还有金融领域创新。2008年金融危机,金融领域放松监管也有很多创新,但是很多创新对少数金融企业提供很大利益,对整个国际金融体系危害巨大,最后导致全球性金融危机。

当然还有很多可能很有争议的,现在社交媒体或者电子游戏,有的专家说对人的认知系统也会有影响。我们现在沉溺于手机和电子游戏,所以很多小孩现在已经变成只要一旦脑子稍微有一点感到厌倦时候,马上看手机、马上玩游戏,已经很难再去进入到沉思或者更多思考,长此以往是否会对我们人类社会进步产生影响。当然这些只是说有没有这种可能。


图:牛津大学马丁学院的研究

另外一点,对就业问题影响。牛津大学马丁学院有一个研究,美国2010年的各项职业中,有高达47%的工作在今后10到20年可以被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所取代。很多是高级白领的工作,好比律师助手、房地产评估师等,这些都很有可能会被机器人替代。另外,今后可能没有公司,就是平台。不管怎么说,这种变化对我们人类社会影响是巨大。

还有收入分配差距问题。2016年发生的很多事情,跟技术变革影响也有关系,在高速变革的同时,很多人不管是技能还是思维模式还没有赶上,这个时候成为这个时代的落伍者,在收入、生活、各个方面都会落后于这个社会。

还有生物医学进展带来伦理道德的问题,像基因检测,会不会带来就业、保险的歧视?另外还有很多其他问题。人工智能可能给我们带来很多困恼。据报道纽约时报曾经做了一个测试,找了一个机器人写的新闻报道和我们记者写的新闻报道放在一起让大家辨识,90%人都没有辨识出来。今后按照这样发展的话,很有可能机器人可以写出漂亮文章、画出很多画作、谱写出曲子的时候,我们还要不要学习?家长还要不要逼迫孩子写作业?这里面有很多新的问题是我们需要面对。

实际上,政府对市场的监管也面临很多困难,市场变革非常快,政府规制演变是非常慢的,政府对社会的有效治理面对很多新的挑战,包括社交媒体挑战、利益群体的协调、政府对公共安全的保障、数据的安全、网络系统安全等等,这些问题都会成为我们今后面临各种挑战。

正是这样一个情况下,我们需要面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给我们带来收益同时,也要有意识去考虑可能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使得我们能够面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时候,更好兴利除弊。




首先需要有一种社会预见,就是把社会影响这种思考能够渗入到技术选择,第四次工业很多技术都有很多路径选择,这些路径的选择,怎么样能从无意识依赖到有意识的路径选择。另外一点,怎么样能够更早地吸收社会利益相关者参与技术选择,这种选择不再仅仅是技术专家决定,而是让全社会公众参与,把他们价值选择体现出来。


第二个同步设计,怎么样从创新源头注入社会影响。我们原来大规模批量定制的时候,是先创新后治理,导致电子垃圾很多。如果我们治理和创新同步,我们把循环经济理念渗入到工业设计里面,今天就没有现在面临的这些问题。

第三个对于政府来讲,需要适应性治理,怎么样把创新推进和创新治理有机平衡。在推动科技创新同时,能够关注其潜在的风险,进行深入研究,减少可能的危害。同时在规制科技创新同时,减少其潜在的掣肘,使得创新能够蓬勃发展。

这些需要我们共同思考,谢谢大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