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旗戟评“五新”:马老师的“胡说八道”与宗老爷的“信口开河”

来源: 阿里研究院   分类: 宏观经济   时间: 2017-01-06 13:40   阅读:744次


2016年年底,一场有关中国“新旧实体经济”发展之辩,已经从业界热议引发到全民关注。2017年新年伊始,据最新消息,阿里巴巴集团披露2016年度纳税情况等七项数据,详解新实体经济。阿里巴巴集团以及蚂蚁金服集团2016年合计纳税238亿元,带动平台纳税至少2000亿元,创造了超过3000万的就业机会。此前马云所言“五新”究竟新在何处?未来的商业经济存在哪些可能的路径、思考、方向。下文为马旗戟的看法。


文 | 北京大学新媒体营销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 马旗戟


这两天,阿里巴巴的马云老师一定充满了愤懑、忧伤与荣光感。作为一个傲视同侪、睥睨天下的人物,被几个江湖前辈在翰林院堂辩驳斥、呵斥乃至可以叫训斥,那种感觉有如高居光明顶却遭六大门派围攻的教主阳顶天的感觉。


起因是前两天央视财经论坛上哇哈哈宗庆后、TCL李东生、格力电器董明珠三位风云人物对马云“五新”(新零售、新制造、新技术、新金融和新能源)的那部分评价和态度。——细节不说了,自己去搜索。


在宗老爷子的口中“五新”之中唯有“新技术”值得实体经济借鉴,其他的则都是胡说八道,balabala... 其他两位老大虽然说话没有这么尖刻,但圆场之下的台词也大同小异,即对“五新”充满异议、不解和否定。


我们似乎很难有理由指责三位知名企业家。从辈分说,宗老爷子可是和柳传志一辈的骨灰级创业家和企业家,中国早年叱咤风云的人物,其他两位也可以算是马云的前辈;从成就上讲,宗老爷子当过中国首富,马云好像还没有,其他两位也是名声赫赫、成绩卓著的企业领袖;从行业上讲,这三位在实体制造业上淫浸数十年,而马云确是一个既不懂技术、又不懂制造,甚至还自谦不懂互联网的人。因此,这三位的发言不能说无的放矢。


不过,说来也怪,既然马云不懂技术,宗老爷子却唯一对“五新”中的新技术提法做了一定程度的认同,这究竟是几个意思?其实,很简单,宗老爷子在此处理解的新技术,是狭义的技术的方法而非技术的范式,是指技术的应用而非技术的作用。例如,马云所谈的新技术是指将数据作为新生产要素之后的技术的作用形态,而非宗老爷子和董明珠老师理解的技术(或专利、工艺)本身的新旧存在。


如果审视马云提出的“五新”,可以发现它们基本上是目前经济和社会现象中的明确现状或明显趋势的一个总结和归纳性表述,并无特别高深莫测或惊世骇俗的实质,只是一下子用“五新”这个名词概括让人眼前一亮(这里的“眼前一亮”或“眼前一黑”都是中性表达)。例如,新零售——线上线下结合、线上与线下和现代物流结合,才能创造新型零售,这个思路“新”吗?又例如,新制造——未来制造当中智慧化(智能化)、个性化和定制化趋势将极大增长,这个想法“新”吗?再例如,新能源——在石油、煤等这些工业时代能源之后,数据将作为一种必不可少的经济血液,成为必不可少的要素资源,这个比喻或思考“新”吗?


可以说,马云的“五新”不在每一个新的具体细节的想象或存在,在于对趋势或未来的“新的总结”方式。实质上,宗老爷子真正无法接受的是此种总结方式及此种归纳之背后对旧经济与既有制造业的发展之否定(此处的“否定”又是中性词),而不是马云所表述的内容本身细节,所以,这里宗老爷子的强烈质疑或反抗实际上是新旧经济的名实之争、名位之争。


在对现场情景和内心情绪没有更多直接了解的状况下,多做一些假设还是允许的。例如,还有一个可能性存在但不知可能性有多大的个人猜测:在场的三位老板(特别是宗老爷子)对马云的“五新”概念、内涵并没有做过认真的思考,换言之在发言表态之前并没有做足功课——既没有认真研究过马云提出的背景时点、语境与适用边界,也没有对诸如“新技术”、“新制造”延伸实质进行过评估,泛泛而论,匆匆表态,此为信口开河;另一个可能性存在但不知可能性有多大的个人猜测:则是这些老板无法找到和给出应对新经济(信息经济、互联网经济)成长的实体制造有效转型路径,也不愿在央视现场像曹德旺老板一样直面现实制度机制和市场体系问题,面对自身险途而不得其路的一番临场借机发泄,此为迁怒于人。果真是这样两种,那是极不好的。


此次涉及到的“五新”,对马云而言是基于互联网创业(特别是电商服务业发展)和新科技发展,对未来经济形态的概括性展望;对宗老爷子及其他两位老板而言,是基于传统制造业发展经验对马云总结的一个判断,更主要的是对未来经济下自身所处位置不确定而急于确定的一种晦涩暗示。


相比有些人打圆场说,这是对“五新”具体细节的观点异同,又或者说这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就事论事的观点讨论,我是有些不赞同的,因为他们似乎根本没有指出任何“五新”中的问题细节。实际上,相比对马云“五新”的直接抨击之外,宗老爷子更愿意谴责虚拟经济和新商业模式整体,而不是谈论网络经济劳动生产率和治理监管内容缺失等任何具体话题;董大姐则更热衷抨击年轻人的生活方式,进而提升到“对国家发展充满隐患”的危言耸听、居心叵测的程度,而不是探讨他们职业生活的就业模式的任何具体对策性。仿佛地,在他们的话语体系中,似乎整个新经济(及其带来的影响)都是实体经济和制造业的对头、破坏者。


尽管中国政府的政策已经在引导传统产业(含制造业)与互联网的深度融合,特别是“中国制造2025”与互联网+的融合发展被提到了很高的高度,但,这并不能解决短期之内全球经济困境和中国经济窘境下的制造业困境,也并不妨碍长期之后在新经济下实体制造和制造实体在整个经济价值链中的位置后移、价值后退的趋势。制造业对此的最好应对是从生产为唯一核心转向以交易和服务的全面升级,就像海尔实践的那样。


从整个谈话内容看下来,除去对新经济的鲜明批评与指责之外,除去强调传统实体制造的困难与不可或缺之外,宗老爷子似乎并没有给出中国制造业太多有建设性的意见,这当然也就不能回答和解决任何问题。我想说,马云的“五新”并非天书圣旨先知,有不周密和周全,本身也有待充分、严谨的观察、实验和验证,不过“五新”的意义在于明确指出了一种未来商业经济可能的路径、思考、方向,相比宗老爷子口中的马云“胡说八道”,宗老爷子此次现场表现出的对虚拟经济和新商业模式实践盲人摸象般认知的无端指责,则是不是更有些接近“信口开河”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