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春晓:新基础设施、自由连接体与共享经济

来源:    分类: 宏观经济   时间: 2016-06-20 17:52   阅读:6013次


导语:6月13日,由菜鸟网络举办的全球智慧物流峰会在杭州举行。在大会上,阿里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梁春晓发表了题为《新基础设施、自由连接体与共享经济》的演讲。

 

他认为新基础设施(云网端)、新要素(数据)、新结构(大规模协作)是促进信息经济的三大动力。共享经济是解决当今最大社会问题的唯一出路。

 

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或者机构处于既是专家又很柔性的状态,即“专业化+U盘化”的生存方式。

 

未来的组织方式,尤其是城市及社区组织方式会呈现“海量小前端+巨平台”的大规模分工与协作形态。如何把这些海量小前端有效整合起来,形成新的价值创造,取决于平台有多大的能力,特别是平台能够赋予这些小前端多大的能力。


演讲实录: 


梁春晓:大家下午好!

 

今天在这个场合谈智慧物流,让我想到互联网和互联网经济的20年发展。2008年,中国网络零售刚刚超过1000亿,现在看来是很平常的一个数字,但那时很多人对此非常惊讶,这是中国电子商务发展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2014年,云计算,尤其是阿里巴巴的云计算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并在今年成为全球三大云计算之一。今天,在这个场合,我们又在谈智慧物流


每到这样的节点我都有一个特别深的体会,事情特别热闹的时候要知道它一定不是今天才发生的。在2008年谈网络零售1000亿的时候,要在五六年前找原因,因为2003年有了淘宝,1999年有了中国电子商务最初的崛起。同样,2009年阿里巴巴云计算的成立,才会为6年以后云计算的崛起打下基础。


所以,我们今天在这个场合谈智慧物流,其实我们是在谈未来。所有今天发生的事情都不是今天才发生的,所有今天关注的东西都是要面向未来的。


前年开始,阿里研究院常讲一个词——后天。我们每个人都在谈明天,规划明天,但是如果你仅仅是从今天看明天,明天很可能只是又一个今天,无非是量的修正和调整。当你真到了明天,可能发现人家已经超越你了。我们特别强调后天,一定要超越明天,看得更远,看到一个全新的变化和未来。2009年,当那么多互联网公司觉得自己基础设施还可以的时候,阿里巴巴开始做云计算。三年前菜鸟网络开始建立的时候,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更不要说看到今天的明天,也就是昨天的后天。


谈物流也好,谈共享经济也好,谈城市末端基础设施或资源共享也好,其实都是在一个更大的从工业时代向信息时代转型的时代背景下,谈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意味着原来很多熟知的东西需要重新思考。不知道在座有多少人依然把互联网仅仅当做渠道或工具来看,有多少人还没有把互联网当做基础设施来看,有多少人还没有看到我们已经到了一个新的时代——信息时代。




今天所面对的是一个跨度巨大的变化,无论是思考菜鸟网络的未来,还是城市末端的发展,还是如何加入大的生态体系共同奔向明天或者后天,我们的视野都要足够大。

 

信息经济三大动力




第一,新基础设施。从“铁公机”到“云网端”。我们对基础设施的理解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以往的基础设施是工业时代的“铁公机”,现在,云计算、互联网和智能终端正在成为重要的基础设施。对于智慧物流及相关领域,特别需要重视的是个人化的智能终端正在成为基础设施的一部分,这在人类历史上是空前的。


以往一谈基础设施就是大规模的、集团化的,或是必须政府投入的。这让我们第一次领略到社会基础设施可以依托手机等手持设备、智能手环、智能眼镜、植入芯片等个人化的终端设备构成基础设施的一部分,数据源源不断通过这样的基础设施连接起来、分享出去。


第二,新要素。从土地、劳动力和资本等生产要素扩展到数据。


第三,新结构。从分工到大规模协作。在工业时代强调专业化分工,当专业化分工到一定程度时则需要强调大规模协作。今天,涉及电子商务的规模都非常大,通常比线下高出2到3个数量级。这意味着已经完全超出个人经验的感知和推断。一些年轻人不一样,他没有经验的包袱,反而能用数据化的方式展开一个新世界的探索。


基础设施: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城市是什么?城市就是基础设施。基础设施总会涉及两点:一是降低成本,二是提高效率。城市对不仅仅是建筑、空间、资源,城市还是基础设施,当这样的城市基础设施与互联网结合时,就构成了新的信息时代的基础设施。




我前几天回成都帮母亲取快递,短信通知我到小区的菜鸟驿站取快递。你看,这个简单的过程包含三个层面:一是成都的城市基础设施,二是那个小区的基础设施,三是叠加上的互联网以及菜鸟网络的基础设施。

因为这三层叠加,实现了我头天在北京出发之前下单,第二天到成都就把东西搬到家里了。这种高效率和低成本,就是对信息时代基础设施结构的非常好的诠释。


城市的发展和共享都是在这个基础设施上形成的。在这个基础设施之上,如何构建新的业务,包括创业、贵阳交通大数据共享,以及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上各种咖啡馆和共创空间,都是城市基础设施在这个时代的能力释放。


工作:自由连接体


有了信息时代的基础设施会发生什么?当工业时代来临之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基础设施,出现了大城市、大工厂等前所未有的新东西,能提供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效率,很多人从高成本、低效率的地方被吸引过来,很多农民被吸引到了城市。由于新基础设施的形成,自由职业者越来越多,美国把称其为自我雇佣者,一个人也可同时扮演不同的角色,比如张三:演员/电子商务论坛主持人/导演/策展人等等新基础设施为其提供了低成本、高效率的环境,使其可以随时改变角色。未来自由人会越来越多。


为此,阿里研究院提出一个概念叫自由连接体。就是说,一个人,或一个小的组织,今天可以加入这个连接,明天可以加入那个连接,或者可以同时加入好几个连接。正是因为这样一种存在方式,才使得共享经济、菜鸟网络、菜鸟驿站等成为可能。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基于此,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或机构处于既是专家又很柔性的状态,我们称其为“专业化+U盘化”的生存方式。




组织:海量小前端+巨平台


未来公司还会存在吗?这是一个问题。今天加入这个连接,明天加入那个连接,或者同时加入几个公司。改变一下脑子里固有的东西,把眼光往下看,你会看到好多年轻人已经在这么生存了。我听到一些家长抱怨孩子老是在家里,不出去工作,其实他可能已经在工作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这样的组织形态为智慧物流、菜鸟驿站、城市末端的共享运营打下了极好的基础。


未来的组织方式,尤其城市的组织方式会呈现海量小前端+巨平台的大规模分工与协作形态。如何把这些海量的小前端有效整合起来,形成新的价值创造,取决于你的平台有多大的能力,特别是平台能够赋予这些小前端以多大的能力。这样的案例很多,比如淘宝村,2009年以前很难想象农村和很偏僻的地方如何搭上互联网快车,但是去年底淘宝村接近800个。正是因为大平台的存在,大生态系统的存在,形成了大规模的分工与协作。


在后天的体系里,你还有位置吗?


大家熟悉的宏观经济体系是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但菜鸟网络是第几产业?当中国移动与剃头匠都同属第三产业时,你会感觉到这个体系本身出问题了,在越来越多的领域,已经没法用工业时代的产业划分方式来划分和解释了。


一、二、三产业的划分,是横向分工式的划分。比如种小麦是第一产业,把小麦磨成面粉是第二产业,将面粉做成包子卖出去叫第三产业。它所强调的是分工,但今天看到的更多是共享。今天要问的是,你是做基础设施的?还是做平台的?还是做自由连接体的,比如生产者、服务者或消费着者等?其价值不是取决于在某个环节中创造了什么价值,而是取决于你提供共享的能力有多强。




这是一个大时代的变化。谈到“后天”,特别要看到当整个体系发生根本性变化的时候,你在后天的体系里还有位置吗?这些年许多传统IT企业感到焦虑或者干脆走向没落,原来纯粹卖软件许可的公司,当云计算发展起来后,突然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同样,以前认为自己在第一产业、第二产业或者第三产业,现在你要问在新的共享体系中我在哪里?今天谈城市末端智慧物流建设,就是谈如何基于这样的基础设施构建各类智能物流平台,以服务于自由连接的生产者、服务者和消费者。


从技术创新、商业创新到社会创新


由于互联网技术创新的推动,出现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企业,涌现出越来越多的新商业模式和新商业形态,即商业创新。现在,进一步推动了社会创新,所导致的变化不仅是经济层面,不仅是一个企业或一个行业,而是整个城市或农村的变化。




比如,某个小区或校园的菜鸟驿站带来的仅仅是经济意义上的变化吗?不,会对整个社区的演化带来影响。在阿里巴巴与杭师大合作的阿里巴巴商学院也有菜鸟驿站,那个驿站绝不仅是一个经济行为或商业行为,很多学生通过菜鸟驿站感受社会、参与社会,这是一种新的社会形态,是社会创新。未来菜鸟驿站会体现和承载越来越多的社会创新。


共享经济:必由之路


当今时代社会问题太多了,环境问题、老龄化问题、贫富悬殊问题、数字鸿沟问题等等,但有一个问题可能是最大的:人类创造的财富,从无到有,从少到多,总量巨大、人均丰裕但分布严重失衡,且自然资源难以持续支撑。人类不可能把财富之饼无限摊大,因为资源有限,所以共享经济是唯一出路。共享经济不仅是必须的,而且是可行的,因为我们有信息时代的新基础设施、新要素和新结构即大规模协作。

同时在线几千万、上亿,每天产生几千万笔交易,数以十亿计的商品数,超过1000万卖家,这些在以前都是无法想象的,但是现在可以做到,共享可以实现。为什么今天要将菜鸟网络、智慧物流与共享经济联系起来?因为两者非常契合。


新经济“三位一体”:微经济、平台经济、共享经济


如果说在2008年我们看到网上交易巨大规模的可能性,那么在2015年我们看到通过云计算处理这种巨大规模的可能性,今天我们则在智慧物流看到基于新基础设施形成大规模协作的无限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可以为社会创新带来新的空间,并催生社会主体创新,菜鸟驿站就是一个新的社会主体。2004年以来,我们提出网商是新的主体,电子商务平台是新的主体,电子商务服务商是新的主体,现在菜鸟驿站也是新的主体。




而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我们正在看到微经济、平台经济和共享经济“三位一体”的新经济体系。共享经济是唯一出路,但没有平台经济哪有共享经济?同样,如果没有基于海量微商业主体的微经济,要平台干什么?新经济正在崛起,正在成为广受关注的焦点,从根本上说,新经济就是“三位一体”的经济,即微经济、平台经济、共享经济。让我们通过构建一个基于菜鸟网络的共享经济推动新经济的未来,推动信息时代社会创新的发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