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学 | 数字经济的大赢家

来源:    分类: 宏观经济   时间: 2019-05-21 18:13   阅读:7391次




数字经济的大赢家

——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能否兼得?


今天发言的题目是发展数字经济,构建生态友好型税收。我把数字经济理解为运用数字化的创造,挖掘、传递与分享社会价值的一种新经济形态,融合了商业价值和生态价值的双重创造。


商业价值也就是经济价值。我们一定要意识到,一方面,真实的世界有一些价值是需要人的经济活动去创造的,这就是消费者付费所体现的商业价值;另一方面,创造商业价值的过程,可能对生态价值就有破坏,而生态价值难以用经济交易和货币去计量,需要独立认知和挖掘。


麻烦的根源在于人类经济活动创造商业价值的过程,经常会对生态环境本身进行破坏,因此需要一个将生态价值包含其中的新价值公式,来测算数字经济创新的真实社会价值。这个公式可表述为:社会价值=商业价值+生态价值。


如果我们的经济活动没有破坏生态价值,那么社会价值就等于商业价值加上生态价值;如果人类的经济活动破坏了生态价值,那么社会价值就应该等于经济价值减去生态价值。希望这个公式能提供给我们思考经济的一个概念框架。


当代经济革新的另一个关键领域就是生态友好型经济。人类的经济形态不仅仅是数字经济,还有一个概念叫生态友好型经济。我们人本身就是生态的产物,没有生态就是没有人类,我们人类是生态系统进化到一个阶段才存活了,所以生态价值不应该遭受破坏。但是人类今天创造商业价值的经济活动已经深刻改变了我们的生态价值,我对此跟各位一样也深感担忧,我们的经济活动能否对生态价值产生免疫力,而不是去产生破坏力,这个也是我们思考的一个大话题。


在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同时,人类的经济与生态环境冲突也发展到前所未有的地步,中国当前背景下尤其明显。经济,吾所欲也;生态,亦吾所欲也,两者不可得兼,取什么而舍什么?


传统的发展观因而需要重新诠释:从二元论到一元论的发展观。就是把生态友好型纳入发展概念,这是一个理念上的问题。新的发展理念彻底抛弃发展与环境相对立的二元观,它把生态友好看作是外在发展,新的发展观应是一元发展观:保护生态环境本身就是发展。


理念确立以后,经济如何做贡献?


生态友好有两个支柱,第一个是数字经济,我对数字经济的关键观念就是算法可以作为评估生态价值的利器。生态价值为什么要评估?有一个案例,以前的学者做了一个评估,说泰国保存完好的红树林每年价值1000美元,如果改作虾场则每年只有200美元。


第二个支柱就是对坏东西进行征税,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理念。我们现在的税制都是对好东西征税,大家可以看一下,你看收入是好东西,利润是好东西,财产是好东西,资本是好东西,消费是好东西,我们都是把这些好东西做税基。现代税制,在对生态破坏如此严峻的时代已经落伍。过去说对污染要征税,可惜人类很多年以来却没有解决好谁在污染,污染了多少,对社会价值的减损有多大。经济发展在生态上有五个方面的问题:水源污染、土壤污染、植被破坏、大气污染、生态系统退化。而谁在排放?何时在排放?排放在何处?排放了多少?如果有一天把这些搞清楚,我相信对坏东西征税,它的技术基础就比较好解决了。


平台本身就是创造一种商业价值的方法,而且是非常新的方法,平台的背后带来的是资源的整合。我们人类生活水准的提升、资源配置决策的改进,其实主要不是得益于人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资源,而是因为平台对各方资源进行了有效的整合。数字化的手段很大的,发挥很大的作用就是发挥整合作用。我们地球的资源是很有限的,而是要把这些资源进行不断的整合,提升人的生活的水准,提升我们创造价值的能力,所以平台的价值无法估量,这个价值取决于平台能否有效整合资源或者有整合资源的能力。


平台通过资源能力衍生了很多附加功能,利用平台这样的数字化资产,可以在源头上实现减排,同时实现低熵,还可以通过生态友好型平台发挥价值。人们曾经想估算,但是很难估算出来一个价值,生态价值究竟多大,包含美学价值、文化价值,这些价值是我们人类能够感知到的。而今,平台提供了这样的技术,能让我们去评估。


通过这些我们认识到,平台一手创造了经济价值,一手又平衡了生态价值。经济发展中平台有三大作用:平台节约了我们搜寻的资本,我们是一个搜寻世界,每天每时都在搜寻,要么搜寻买主,要搜寻卖主,从搜寻来看不足为奇;从每天大的世界里看,平台极大集约了我们供给匹配需求,降低了它的难度,使我们寻找需求方进行精准的匹配;平台本身就创造很多的经济价值,如果平台经济价值转化成税收,政府应该是数字经济的大赢家,即使不是最大的赢家,那也是最主要的赢家。


整理:张凌霄

责编:张晶晶


相关阅读


                                        不可思议的经济学现象,5万=50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