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教育脱贫:让每个乡村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

来源: 阿里巴巴脱贫基金   分类: 涉农   时间: 2019-03-01 15:39   阅读:9297次


发展的问题,本质上是人才的问题。“扶贫先扶志,治贫先治愚”,只要能培养出一个大学生,一个贫困家庭便有了脱贫的希望;只有全面提升区域教育水平,才能真正切断贫困的代际传递。教育在彻底脱贫、防止返贫工作中的作用是决定性的、可持续的。阿里巴巴脱贫基金通过乡村教育计划和职业教育计划,为乡村教育持续赋能。


模式一:乡村教育计划

脱贫大业根源在于教育,教育的关键在于校长、教师。在乡村教育方面,马云公益基金会围绕乡村教师、乡村校长、乡村师范生、乡村寄宿制学校探索了四种模式。从2015年到2018年,共400名乡村教师获奖,其中267名来自国家级贫困县,占总获奖人数67%;共有40名乡村校长获奖,其中33名来自贫困县,占总获奖人数83%。自乡村教育计划实施以来,累计623个贫困县参与项目申报,直接影响超过2000所学校、超过8万名乡村教师,影响学生数超过100万人。

2019年的马云乡村教师奖颁奖典礼上,出现了令人动容的一幕:按照惯例,马云乡村教师每一届奖获奖人数是100人,2019年打破惯例,成了101人。第100位和第101位获奖人,是一对乡村教师夫妻——杨昌强和罗荷珍。



杨昌强夫妻俩都是湖南湘西泸溪县合水镇呈田村小学的代课教师。这是武陵山谷腹地的一所小学,距离最近的乡镇也要走20公里山路。夫妻俩每人拿1500元工资,且一年中只有九个月才有工资,寒暑假则没有,杨昌强还要去外面的工地打工以维持生计。

22年来,他们为接送学生,穿坏了几十双解放鞋。在学校太穷、没有教具的艰苦条件下,他们用石子和芦苇杆教算数,拿橘子斜插一根筷子作地球仪,带学生想象世界。全村两代上千人都是他们夫妻俩的学生,其中出了11个大学生、6个研究生和1位留学博士。

“夫妻树下夫妻教师”,村里的人都这么称呼他们。20183月底,杨老师被分配到密灯小学,妻子在19公里外的呈田小学教书。由于离家太远,他每周五放学后,都第一时间去看望妻子。“赶上山里的集市,就可以搭一段顺风车,没有集市就得徒步,但也习惯了。

对罗荷珍来说,每天在学校饭点是她最忙的时候,每个孩子带来的午饭她都要给热饭,最小的孩子只有3岁半,她还要喂孩子吃饭。忙完孩子们的午餐,就要开始忙上课了。当教师的22年,她没有吃过午饭,15左右的个子,不到80斤。

  “让更多的孩子走出大山,这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只要有一个孩子在,我们就会继续教下去。杨昌强和罗荷珍会相互扶持,继续做好乡村代课教师。


模式二:职业教育计划

在职业培训方面,阿里巴巴教育脱贫围绕着培养乡村建设需要的职业人才,重点探索职业技能培训计划、职校人才培养计划两种模式,一方面为贫困地区就业者、创业者开展职业培训,另一方面帮助贫困地区职校学生成才,助力乡村职业教育发展。

2018年,为全国贫困地区开展电商与云计算相关培训超过26万人次,在贫困县建立9个电商培训基地。同年9月,蔡崇信公益基金会成立,通过“基金会+企业+职业学校”的模式,采用双师教学、企业实训等方式,建立乡村职业人才的长期培养机制。



2018年1023日,来自江西赣州、陕西周至等贫困县的电商专业职教教师在杭州与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副主席蔡崇信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作为蔡崇信现代职业教育教师赋能计划的组成,本次培训为期三天,第一批有32名电商专业教师参与培训,全部来自中西部贫困县职业学校。这是蔡崇信公益基金会和淘宝大学首次开展的针对职业教育师资的培训,也是阿里巴巴在教育脱贫模式上的新尝试。

“今天的电子商务和五年前的电子商务不一样,今天实体经济也开始数字化,我希望把对新电商的理解和职业学校电商专业的教师们进行分享,同时也希望教师们拥有更先进的思考方式来教导学生。”蔡崇信和老师们谈起了“赋能计划”的初衷,并希望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看到以后在电商方面每一年都有很多年轻人脱颖而出。”

上完两天课,陕西省周至县职业学校副校长宋攀峰觉得自己被“点醒”了,淘宝大学专业讲师来自一线实操的知识和经验,刷新了他对电商的认知。“之前,我无法想象客服的岗位如此重要。回去以后,我要整理这次学到的新电商理念,按照学校情况和学生特性,重新制定人才培养方案,比如是专门做电商运营,还是电商客服。有了方向,才能培养出有用的电商职业人才。”宋攀峰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