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本富:旧经济对新经济的反弹还会很大

来源: 阿里研究院   分类: 宏观经济   时间: 2017-01-25 10:26   阅读:2820次


文 | 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  吕本富


学问没有新和旧的问题,但是新经济和旧经济的区别还是有的,工业经济和信息经济就存在多个方面的不同。工业经济,过去认为是信息不对称,现在我认为它最基本的现象是交易不对称,经常是小的消费者和大的集团进行交易,体量不对等带来交易不对称。

交易不对称比信息不对称更加广泛,第一个结果是店大欺客,跟品牌商谈判消费者不能讨价还价,但是卖家交易体量小则可以讨价还价,这是店大欺客。


第二个结果是产能过剩,李宁和美特斯邦威为什么产品过剩呢?政策是公司统一制定的,销售员无法做主,产能过剩也是交易不对称的结果。到了信息经济时代不一样了,交易的主体相对对称,交易的效率就更高,对生产者和消费者剩余分配相对均衡一些,新旧经济还是有些不大一样的地方。


过去的信息化,说的都是信息产业,而不是信息化。信息化如何实现呢?本质就是流程事靠社会化、数据化驱动的,现在滴滴、摩拜单车都是数据化过程,就是信息经济,华为也不一定是信息经济,它更像是制造业,只要整个流通过程没有被数字化所驱动,就不能算信息经济,无论什么产业。


消费者剩余、生产者剩余,在信息经济下会不会出现比较稳定均衡的结果?随着交易的对称,这是理论上可以探讨的。过去董明珠、宗庆后们掌握着定价权,现在把定价权转给马云了,这个分配消费者剩余的过程中存在博弈。在博弈的过程中,国际上体现在不能把特朗普简单理解为反全球化,过去全球经济增长30年,有专家说过去30年是人类最伟大的时期,因为全球的商品和劳务的交易量扩大了两倍半,这就是人类财富的增长。鼓吹全球化的美国忽然不干了,原来的体系都是它主宰的,它现在放弃,一定是以其全球化利益受损为前提,美国的蓝领、日本和美国的农业农场,凡是销售市场是本地化的一定会受影响的,精英为什么愿意全球化呢?精英的财富和技能是全球化的,其他人则不能,这就是矛盾。


一个电脑运行30年,一定会出现垃圾文件,需要杀毒,不能把全球利益受损者都比喻为垃圾文件,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一定会有反馈,特朗普是不是反馈的结果不得而知。最近五年过去30年积累下来的反弹能力一定会非常大,就是利益的博弈。


对新经济的反弹也会很大,面向新经济要实现凤凰涅槃和转型,很多转型是不成功的,这样就要反弹,反弹第一个诉求就是要公平,例如税收公平。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就是新大饼和旧大饼重新划分的过程,过去是品牌商在分配剩余中有很大的话语权,现在平台有很大的话语权,这就带来博弈的过程,新的均衡点在哪里没有答案,这就带来新经济和旧经济矛盾的凸显。


以上观点仅供参考,谢谢大家!


(本文内容来自1月1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办的“新旧实体经济研讨会”,根据吕本富教授现场发言整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