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玲:新经济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爆发力?(一)

来源: 阿里研究院   分类: 宏观经济   时间: 2016-11-08 10:36   阅读:4322次


新经济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爆发力?当代的经济到底发生了什么样重大的变革?我们不仅要看现象,更要看实质;不仅要看这些发生在市场上纷纭复杂的变化,更要看它的理论内涵。


当代的世界经济,我认为形成了两种基本经济形态,一种是实体经济,一种是虚拟经济。互联网把这两种经济形态连为一体,形成了一种新实体经济。


我的主要观点是:不要简单地把互联网看做虚拟经济,它实质上是由于互联网这种技术的泛在化和以“摩尔”速度爆炸式增长,引发了实体经济形态的变革,形成了一种新的实体经济形态,即我所提出的新实体经济。而这种新实体经济形态,是虚拟经济、实体经济两大经济形态的链接。


当代世界经济呈现出新经济形态,其中就包括了实体经济由于互联网革命引发的传统业态变革。世界经济从以实体经济为主体的工业文明时代,进入到以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共同构成的信息文明时代,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技术基础、经济基础、社会形态和上层建筑都在经历着一场伟大重塑,共同构成了信息化时代下的经济社会大变革。旧有的体系、规则、价值观和经济形态正在动摇和演化,新的体系、规则和经济形态正在重建或生成。


图为本文作者陈文玲介绍。


互联网开启了一个崭新的时代,这项20世纪人类的伟大发明,在走向社会的短短20多年间,已渗透到全世界经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改变着人类社会的运转方式,加速了人类文明的进步步伐。互联网革命是人类发展史上历次科技革命的发展和延续,但其作用范围远超过前几次科技革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发表的主旨演讲中提出:“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日新月异,引领了社会生产新变革,创造了人类生活新空间,拓展了国家治理新领域,极大提高了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能力。” 创新是科学研究的关键价值之所在,在“互联网+”快速推进的背景下,课题在国内外理论与实践梳理总结的基础上,以人类科学技术进步的历史为出发点,重新审视互联网环境下社会经济运行的内在规律与理论机理,试图打开人们认识互联网的一扇窗户,从理论上撕下互联网神秘面纱的一角,由此来推动“互联网+”的理论变革。本研究所提出的互联网发展战略是在国务院所出台的“互联网+”行动计划的基础上,进一步从国家战略层面所做的前瞻性、战略性、全局性思考,不仅限于互联网对经济社会各领域的影响,而是站在国家总体战略布局和国际间竞争的高度,将互联网打造成为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创新要素,成为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基础设施,成为提升国家软实力、抢占网络空间制网权的战略基石。


(一)互联网革命开启了一个崭新的时代,从单一的技术革命转化为社会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变革的内在动因,对人类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带来全方位改变。


互联网的诞生是继造纸和印刷术发明以来,人类信息存储与传播的伟大创造,互联网的发展不仅改变了信息的传输、交换、储存方式,更改变了人们学习、沟通、交往和生活方式;不仅改变了社会资源配置的方式,更推动了人类的社会结构与治理方式的变革,是人类发展史上又一次里程碑式的革命。互联网革命给世界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全球范围内,互联网的应用和普及以不可逆转的态势快速推进,强烈地冲击和颠覆着人类经济与社会运行体系,对经济社会各个方面产生着颠覆性、泛在性、历史性和全局性的影响。


信息技术上的不断突破,其本质都是在松绑数据的依附,最大程度释放数据的流动和使用,并最终提升经济社会运行的效率互联网正在革新信息传播方式。在互联网背景下,互联网促使传播方式的交互性增强、传播方式更加多向化、传播渠道更加多元化,提升信息传播效率、降低传播成本、增强传播时效。互联网正在创造新的生活方式,基于互联网的购物方式更加多元化,互联网革命更好地满足了人类对于“衣、食、住、行”等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基于互联网革命的商业模式及服务方式创新,更好地满足了安全需求;基于互联网革命的社交方式变革,更好地满足了情感和归属需求;互联网也有利于创新创业,为满足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提供了更多机会。互联网促进政府治理模式转型,互联网革命将促进政府网络化管理和服务创新;互联网革命促使政府决策从精英型决策向科学型决策转变;互联网革命有利于提高政府治理的公开透明程度。互联网改变传统思维方式,互联网思维催生了用户思维、迭代思维、流量思维、社会化思维、大数据思维等。


互联网这项20世纪人类的伟大发明,它不同以往的单项技术革命,已经渗透到世界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活各个角落,改变着人类社会生存方式、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和运转方式,加速了人类文明的进步步伐。前三次革命都是技术性的革命,它引发人们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的变革;那么这一次革命,是一项综合性的、渗透性、爆发性的革命,它是以技术革命带动整个社会变革,使人类社会上历次革命得以延续,得以提升,它的作用和它的渗透力远远超过了前几次科技革命。在互联网环境下,从个人的思维方式到生活方式,从一国的产业业态到国家治理方式都在发生深刻的改变。互联网作为信息技术革命发肇、发酵和发展的核心支撑,其作用范围远超以往的科技革命,必将对人类的经济、社会、政治、文化发展带来全方位革命性的改变。


(二)互联网革命呈现不同于以往历次科技革命的独特特征,以大数据化、高度智能化、强融合化、移动化和泛在化作用于经济社会各个方面。


互联网革命的主要标志是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应用与普及,互联网革命与第一次以蒸汽机为代表,第二次以电力为代表的技术革命不同,以往的技术革命主要发生在实体经济领域,通过推动生产力变革间接推动生产关系变革,而互联网革命不仅作用于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领域,同时还直接驱动着社会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变革,互联网革命的典型特征可以归纳为四方面特征:


高度智能化特征——互联网革命以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发展为重要依托,信息技术集成应用实现了智能化识别、定位、跟踪、监控与管理,充分体现了智能化的特征。


大数据化特征——随着全球范围内个人电脑、智能手机等设备的普及,互联网数据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和积累。数据不仅是动态记录的过程,更成为独具价值的资源,并逐渐成为直接交易物进入流通,成为最具流通价值、并由于数据交易产生巨大的增量。


强融合性和渗透性特征——它不仅通过提供新技术手段实现对生产以及生活方式等诸多领域的影响和渗透,而且通过与产业链、价值链的协同互动,创造新的生产模式、管理模式和服务模式,实现更深层次的融合发展。


移动化及泛在互联网化特征——互联网实现了由桌面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转变,将继续向“泛在互联网”演进。“泛在互联网”以实现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人、任何物都能顺畅地通信为目标,终端形式是泛在终端的,网络形式是云端共享网络,具有自动反馈的特征,影响的经济社会领域包括全部产业以及所有的生活模式。


当前,我们正处于互联网革命的时代,同时也处于大数据变革的时代,随着全球范围内个人电脑、智能手机等设备的普及,互联网数据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和积累。2015年全球产生的数据量达到10ZB,据预测2020年全球数据总量将超过40ZB,大数据时代已经来临。大数据将重塑生产力发展模式,重构生产关系组织结构,提升产业效率和管理水平,提高政府治理的精准性、高效性和预见性。毋庸置疑,大数据将创造下一代互联网生态、下一代数据集成和协同业态、下一代制造业形态、下一代服务业态以及下一代社会治理结构。


(三)互联网革命导致世界经济形态、经济表征与产业链接方式产生颠覆性变化,世界经济内涵发生着一系列深刻变化。


互联网革命颠覆了传统的世界经济形态与表征,世界的发展从以实体经济为主体的工业化进程进入到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共同构成的新实体经济形态,世界新经济出现了若干重大变革或革命性变化。


一是世界经济呈现两大基本经济形态,一种是实体经济,一种是虚拟经济。互联网与高度杠杆和高度虚拟的金融衍生品不同,互联网不属于虚拟经济的范畴,是互联网这种崭新的技术手段引发了实体经济的变革,将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两大经济形态链接成一体,形成新的实体经济形态。


二是世界经济的表征呈现出网络状态。不管是互联网、物联网,还是实体的公路网、铁路网、港口网、店铺网,更多的经济存在呈现出以互联网和物联网及其链接方式的状态存在,这就使人类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革。在这种网的状态下,通过网的链接把人类的社会活动和生产活动变成了经济活动的网络体系。链接这些网的内生力量既不是行政的力量,也不是经济运行必然产生的结果,而是信息技术的嵌入和参透,使之成为另一种实体经济形态。


三是制造业产业存在的状态形成为一种链状的链接,表现为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服务链、信息链等。制造业不再是在原来的一条生产线、一个工厂或者某几个工厂的叠加完成制造过程,而是没有任何产权关系的产业链的链接,价值链的链接、服务链的链接以及信息链的链接。而它之所以能成为一个链,也是因为在现代流通中,信息作为一种要素禀赋进入流通,成为流通中最大的变量。若干的制造业企业变成一种链状的存在,出现不同国家产业链的组合,不同区域服务链的组合,覆盖全球的信息链的组合。在这种链状里面才有可能产生价值的链条,企业在这种价值链中如果是高智能的、高技术的、高回报的,则处于产业链的高端,反之则处于低端,无法创造高价值,企业的发展将主要取决于它在这个链上的地位和作用如何。


世界经济的内在关联为信息先导,信息重复消费函数决定了效率和效能。信息在流通中的规律与任何商品不同,它的使用次数越多,其价值越高,而其他的商品,当它完成交易过程被消费的时候,就走到了它的终点;信息进入流通,它被使用的次数越多,消费的频率越高,它的价值就越高,信息的价值是随着它被使用的价值、流通的频率而增加的。


(四)世界各国都实施创新发展战略,抢占全球新技术革命的制高点,互联网革命与传统业态变革为中国实现赶超战略提供了重大机遇。


纵观世界经济与政治的发展史,每逢新技术革命来临,全社会都会经历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一进程中,企业被重新排序,产业被颠覆和重组,国家在竞争力的位次上也发生此消彼长的变化,从而带来国际经济政治秩序的调整重塑。世界各国纷纷通过制定推动互联网发展的国家战略来抢占新技术革命的制高点。


我国现在出现的互联网引发的业态变革,实质上是在互联网革命时代一场经济形态、传统业态、经济链接状态的根本性变革,与美国克林顿时期以建设“信息高速公路”有着实质性的区别。是从过去学习、模仿、追赶发达国家互联网发展发展,到主动认识、把握、引领和创造更高级形态的互联网经济,将互联网引发的业态变革作为我国经济新常态下新的动力和引擎。互联网革命再一次将中国推向历史发展的十字路口,中国正面临着一个全新的战略机遇。如何认识这样的新时代、适应新时代并引领新时代,将这一重大历史机遇转化成中国由经济大国迈向世界强国的创新驱动力,转化为中国在全球竞争中的新优势,我们就抓住了中国的现在和未来。


我国虽然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产业结构大而不强,大量传统产业处于价值链的中低端,而传统产业的发展变革是解决十三亿人口大国实现现代化的关键。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与渗透为传统产业实现转型升级提供了重要的契机,当前我国应紧抓互联网革命的机遇,发挥技术创新的市场优势和制度创新的体制优势,大力推进互联网对传统产业的融合和改造,并将互联网作为改善国计民生和解决社会问题的重大抓手,进而推动国家军事实力、政治影响力、经济竞争力和社会治理能力的综合提升,实现赶超战略。中国《“互联网+”行动计划》《中国制造2025》等一系列国家战略的正式推出,标志着我国正在迎头跟上人类社会步伐,“互联网+”引发的大变革时代的大幕已经徐徐拉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