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研究院崔瀚文:由“淘宝造物节”看中国创新三大机遇

来源: 阿里研究院   分类: 互联网   时间: 2016-07-29 09:52   阅读:2910次


导语


一个小的创新点,能够提升0.01%的效率,或者一个小的创新点,能够多创造0.01%的客户,在成熟的大市场上,必将带来的非常可观的影响。诸多细小创新浪花的涌现,必将汇聚成滔滔的创新巨浪。

淘宝造物节显示出了互联网平台与当代中国青年人共同激发的惊人创造力。众多的年轻人与淘宝大平台形成深入密切良性互动,并以买方或卖方的身份不断的相互激荡创意,从而培育出一个“有机的新型创新服务体系”。

目前,中国开始在一些领域走向世界前列,准备尝试走上和发达国家同样的创新道路,关注创新,我们更应关注什么?中国创新的机遇又在何处?



文 | 阿里研究院 崔瀚文


 “一个民族的繁荣取决于创新活动的广度和深度。”埃德蒙·菲尔普斯在深入分析西方19世纪英国、美国的相继领跑,比利时、法国、德国的快速追赶崛起,以及荷兰和意大利、西班牙等停滞落后指出,“国家层面的繁荣(大众的兴盛)源自民众对创新过程的普遍参与。” 


2015年,中国GDP已约两倍于日本、三倍于德国、四倍于法国,坐实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过去中国一直是后发国家,主要参照发达国家的经验进行创新,是跟随性、仿制性的创新。目前,中国要开始进入创新突破期的关键时点,原有的创新模式就必须要进行系统性转变。


我们看到,在中国***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建议》中,明确提出了新时期创新的定位和内涵:“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必须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不断推进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科技创新、文化创新等各方面创新,让创新贯穿党和国家一切工作,让创新在全社会蔚然成风。必须把发展基点放在创新上,形成促进创新的体制架构,塑造更多依靠创新驱动、更多发挥先发优势的引领型发展。” 


“淘宝造物节”和“有机的创新服务体系”


如果一个市场的规模足够大、层次足够丰富,创意转化的协作效率足够高、成本足够低,那么许许多多看似“不起眼”、“草根”的微小创新就将不会再被白白耗损,而是能够被敏锐捕捉和筛选,转化为社会经济发展的巨大动力。


一个小的创新点,能够提升0.01%的效率,或者一个小的创新点,能够多创造0.01%的客户,在成熟的大市场上,必将带来的非常可观的影响。诸多细小创新浪花的涌现,必将汇聚成滔滔的创新巨浪。


2016年7月22日至7月24日,淘宝在上海世博展览馆举办了首届“淘宝造物节”,围绕T(Technology科技)、A(Art艺术)、O(Originality原创力)三个主题板块,以高互动性的参与方式,重点向参观者展示了科技、音乐、潮流时尚、现场综艺、亚文化等诸多创新内容。这次展览中,除了展示VR、AR、机器人等前沿技术的探索和研发成果,还首次线下集中展示出淘宝上的众多奇思妙想、设计原创、潮流时尚、文化等创意产品。


淘宝造物节显示出了互联网平台与当代中国青年人共同激发的惊人创造力。即使展品仅是淘宝平台上微乎其微的一部分,但如果身临其中,每个参与者也都会发现海量的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创新产品,还会感受到当前年轻人追求个性、追求创新的价值主张。例如,仅在造物节“O”板块造物车间展示的72位“造物者”,其产品就有从手作的竹子自行车到方程式赛车,从暗黑系马卡龙到温暖蛋糕房,从故宫淘宝到傲娇的“吾皇”猫,从可组装的无人机到用潮流方式演绎遗失中国风的密扇裁缝铺等等。


目前,淘宝网活跃买家数量已达到4亿(用户中35岁以下80后的消费者比例达到80%,24岁以下90后消费者的比例为35%,年轻人集中趋势非常明显);每天的在线商品超过10亿件,且每月新上架商品仍数以亿计。此外,淘宝还汇聚了500多个原创设计服饰品牌、上千家独立设计家居品牌、6000多个创客项目、500多个运动潮品独立品牌、200多个正在孵化的原创IP等等。


一切似乎刚刚开始,围绕“创意、创新、创造”的完整链条,目前淘宝正在为青年创客提供研发、生产、推广和IP保护一条龙服务和创新生态。例如“极有家”重点支持原创家居的设计师店铺,“潮电街”扶植小众科技创客和智能硬件创业公司,“淘宝众”已为数千个项目提供融资,“中国质造”为优秀自主品牌提供专属频道,“创新保”帮助商家一键申请国内国际商标注册……同时,基于商品、兴趣的众多社区圈子不断成型,为未来更多细分领域的创新发酵提供更加舒适的环境,例如“问大家”、“淘宝头条”、“淘宝直播”、“微淘”、 “有好货”、“爱逛街”等等。


经济活力是经济的核心,而商业世界总是充满了活力的元素,这在淘宝的身上得格外明显。短短几年时间,成千上万的年轻人与淘宝一拍即合,投身于创业创新当中,海量创意创新被激发。关键的是这些创新经受住了来自市场的选择和肯定,很多企业虽然很多起步不久,单却已经沉淀下自己的独特客群和粉丝。可以看到,年轻人在事业不断发展的同时,实现了自我表达、提升了幸福感,还解决了大量就业。


这是人类创新史上的一次值得关注的重大事件。


经历了规模高速成长,淘宝保持不断演化。继交易平台之后,淘宝已发展成为兼具创新产品发布、市场营销、创意互动、资源整合、社群交流的多平台商业大生态,并正在初步形成其独特的创新文化。众多的年轻人与淘宝大平台形成深入密切良性互动,并以买方或卖方的身份不断的相互激荡创意,从而培育出一个“有机的新型创新服务体系”。


从生态和生命的角度来讲,十三岁的淘宝在中国零售的年交易额(GMV)刚刚突破三万亿元人民币 (截至2016年3月31日财年底),超越沃尔玛,成为全球最大零售体,这仿佛宣告着其体格的逐渐成熟。此次2016年7月举办淘宝造物节,仿佛在展示自己逐渐成熟的思想和不断涌动的创造潜力,一个“年轻人”做好准备为社会经济作出更大贡献。在大国崛起的大历史中,淘宝仿佛一位活力之子,为构建中国特色的创新模式和创新型经济体系提供了新的视角。


关注创新,更应关注什么?


“创新是否成功不在于他是否新颖、巧妙或具有科学内涵,而在于它是否能够赢得市场。”彼得·德鲁克多次指出,创新不仅仅是聪明的创业和发明,创新不一定必须和科技有很大相关,很多科技含量很低甚至“零科技”的社会创新,不仅机会更多,而且效益更大。英、美、德、日曾经的崛起之路,也均是在紧抓科技革命历史机遇的同时,不断推动实用性创新走向市场,才构建其本国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强大动力。


在熊彼特看来,“企业家”的职能就是实现“创新”,引进“新组合”。据此,熊彼特对企业家与企业做出如下的定义:“将这些新的组合加以推行的组织,我们称之为企业,把职能是实现新组合的人们称之为企业家。”所谓“经济发展”也是指整个社会不断实现这种“新组合”而言的。“创新的可能性被打开后很快会流传出来,但创新的真正实现或应用却需要又足够意愿和能力的企业家完成必要的工作:筹集资本、组织新兴企业、开发潜在的新产品。简而言之,把事情做成。”


很多人认为,创新源于科技进步,尤其是技术的重大突破。科技创新很重要。但必须厘清,科技发明和创新是两个概念:科学技术是一个完整的体系,是有其自身发展的周期的;而创新是一个经济学范畴的概念,必须有收益,必须面向实际应用的。


同时,必须搞清楚,现在人们最关注和重视的重大创新,往往都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整个经济体系和知识体系长期酝酿的结果,甚至可以说,重大科技创新是人类既有知识系统和经济体系都成熟时的一次应用型集成突破。相对于可以从公共学术刊物上可以免费获取的“新科技”知识,面向市场的“新组合”知识表面上虽不那么“高、大、上”,但却能够经历市场竞争筛选和客户用脚投票,更加务实的改变世界。


我国在1978年前,技术创新基本上靠自力更生,试图“十年超英、十五年赶美”,在最尖端的技术、产业方面与欧美竞争。然而,一方面当年技术和产业的突破目标基本是既定的,仍然只是追赶;另一方面,其经济发展的绩效很差,人民生活的水平提高很慢,和发达国家的经济差距没有缩小。反观1978年后,改革开放后三十年,经济发展的速度和质量都有很大的提高,其相当大的原因并非在高精尖产业的国际竞争中我国取得突破,而主要是通过市场驱动,引进国外技术、管理,从而获得很快的发展。


目前,中国开始在一些领域走向世界前列,准备尝试走上和发达国家同样的创新道路,这是中华民族迎接创新方式转变的重大课题。如果此时将关注和聚焦点过度放在脱离市场需要和没有大规模应用场景的科技上,反而可能会造成资源投入的效率低下。相反,立足于市场的创新,其创新覆盖面广、创新体量大、投资效益高,而且能够在市场的运转中持续不断的诞生和演进,更能够为重大科技创新浪潮的到来提前做好准备。


中国创新的机遇


  • 80后、90后具备创新主体的素质,不容辜负。


2016年,他们最大的36岁,最小的17岁,开始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他们是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一批人,在青少年时期集中接触到了发达国家历经数十年积累的文化和科技精华,并率先使用互联网打掉信息壁垒,他们对西方世界没有天然的仰视,他们有创意、有情怀、有视野、有资本;更重要的是,他们其中的很多人正是“由被动型生存型创业”转为“主动型实践型创业” ,有着为愿意实现个人价值而创新的“勇武精神”。


可以看到,通过自如的利用网络生态,他们不仅能够自己进行创新,也能充分利用外界的创新;不仅充分实现自己的创新的价值,也能够利用网络充分实现自己创新“副产品”的价值。 


  • 信息产业为中国参与全球创新赛场竞逐提供绝佳前提。


以阿里巴巴、腾讯、华为、中移动等为代表的中国信息产业,无论从规模还是技术水平上,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并在诸多领域实现了超越。而在欧洲、印度,甚至日本、新加坡、港台,我们很难找到如此实力的企业能与中美比肩,更难以找到一种大规模主体型的创新生态圈。


摩根史丹利预测,到2018年中国的网上交易将超出世界其他国家总和。加之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在中国的加速发展,这进一步扩大了中国的竞争优势。更大规模的中国人正在加速“连接”,“互联网+”正在快速卷入各行各业,这种大规模的混搭、跨界、穿越、融合,为酝酿创新提供了绝佳环境。


  • 放式创新的兴起,让中国网络强国优势以乘数效应发挥作用。


在知识经济时代,企业仅仅依靠内部的资源进行高成本的创新活动,已经难以适应快速发展的市场需求以及日益激烈的企业竞争,“开放式创新”正在逐渐成为先进地区的企业创新的主导模式。


中国独特的大平台、巨网络,可以让开放式创新有更快的速度、更低的成本,并获得更多的收益与更强的竞争力,每一个创新者能够更方便快捷的寻找资金、技术、外包、团队、咨询或战略联盟等合适的商业模式,并能更快更好地把创新思想变为现实产品与利润,极大降低创意从产生到最终成为进入市场的过程中的损耗。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