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零边际成本和虚拟地租

来源: 阿里研究院   分类: 宏观经济   时间: 2016-07-20 09:40   阅读:3434次


导语


7月6日,由信息社会50人论坛、阿里研究院、《经济学家周报》联合举办的“新经济对经济学的冲击”专题研讨会在京举行。二十余位国内经济学专家在会议中就新经济对经济学理论的影响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普遍认为新经济将改变经济学理论,成为经济理论创新的重要突破口。

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认为,现在所谓的新经济没有超出经济学所可以解释的范围。“新经济对经济学的冲击”,这句话本身就说明,无论是新经济还是老经济都是“经济”。所以,都是要用经济学解释。

本文根据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在“新经济对经济学的冲击”专题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



图为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在“新经济对经济学的冲击”专题研讨会上发言。


盛洪:零边际成本和虚拟地租


周子衡的创新精神值得肯定,因为经济学理论的发展就是要靠不断地创新,不断地对传统理论提出挑战(《周子衡:数字网络经济对于经济学的三个冲击》)。但是,相对而言,我其实是一个保守主义者,我到现在还是认为现在所谓的新经济没有超出经济学所可以解释的范围。“新经济对经济学的冲击”,这句话本身就说明,无论是新经济还是老经济都是“经济”。所以,都是要用经济学解释。


稀缺性,经济学并不认为所有东西都是稀缺的。有一些东西,人的需求没有那么大,或人的获取能力有限,就显示不出稀缺性。如我们说阳光是不稀缺的。实际上我们讲稀缺性,就是瓶颈要素的稀缺性。任何时候都有瓶颈,最大瓶颈就是人的寿命是有限的,这是改变不了的。所以总会有稀缺的。


最近有一本叫做《零边际成本社会》,讲的是世界上许多商品、服务或能源正接近零边际成本,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济学问题。微观经济学一直有一个重要定理,就是价格应该决定于边际成本等于边际效用的那一点。这要求边际成本是往右上倾斜的。见下图。这在经济学领域有过充分讨论。

 


但在自然垄断行业,问题就来了。比如管道燃气的定价问题,它的固定投入非常大。随着供给量的增加,平均不变费用就会逐渐下降。但是变动费用很小,并且基本不变。如我们在使用燃气的时候,每一立方燃气的成本非常低且价格是固定的。在这里,变动费用就是边际成本。如果按照边际成本进行定价,就会发现平均成本和边际成本有一个差距,边际成本低于平均成本。把价格定得等于边际成本必然是亏损的。见下图。这是非常著名的问题,后来有很多关于边际成本的讨论。科斯教授就写过一篇文章叫“边际成本的论争”。他说霍特林提过一个解决办法是,个人支付边际成本,即个人付燃气价格,政府支付固定投资。但科斯说这是不对的。既无效率,也不公正。就不细讲了。

 

科斯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叫作“两部制定价”,也就是我们现在经常看到的定价方法。科斯假定有一个中心市场,消费者买东西支付的是边际成本,但他们也需要把买的东西运回家,这需要有一群运输工人随时提供运输服务,这相当于不变费用,消费者应该支付运输工人的平均费用。即消费者一方面支付平均不变费用,也要支付变动费用即边际成本。比如我们使用管道燃气既要支付初装费,即平均不变费用,同时每使用一立方燃气就付一立方的费,即变动费用或边际成本。这种方法一直沿用至今。


现在问题更严重了。我们现在很多互联网平台,比如淘宝、QQ、微信,提供一个新增服务的成本为零,所以按零边际成本定价,也就是免费提供基本服务。但这些互联网平台的固定投资是巨大的,这种定价方式能让互联网平台赚钱吗?这就要引进空间经济学的理论。



科斯假设的情境,有一个中心市场。但他忽略了中心市场的一个性质。即这个中心市场的人越多,实际上交易的机会就越多,交易成功的可能性就越高。如果这个中心市场免费给大家运送买到的商品,就会集聚更多的人,就会创造出更多的交易红利。这些交易红利完全是由于人的集聚产生的,所以包含了租的性质。这个中心市场可以通过收取集聚产生的地租弥补对固定投资的成本。


集聚会带来交易红利可用市场网络外部性来说明。所谓网络外部性,就是由于网络节点的增多,个人不需要做任何的努力,就会获得价值的增长。市场的网络外部性与集聚的程度或人口密度相关。一个地方,人口密度越高,市场网络外部性越强。我们知道,在乡村和在大都市的中心,交易成功的概率就是差距很大,这就是市场网络外部性的结果。换句话说,随着人口密度增加,市场网络外部性,从而交易成功率或交易红利不成比例地更快增加。见下图。

 


现实社会中,由于人口的聚集,拥堵成本也在增长。用市场网络外部性带来的价值,减去聚集的拥堵成本剩下的有一个较大的价值,我把它叫作“集聚租”。见下图。中心市场免费给大家去送货,聚集了更多的人,可以从聚集租这里获得收益。所以,今天的交易平台或交友平台,为什么能按照零边际成本来定价?就是由于零定价,大家才聚集到那个地方,就形成了聚集租。平台可以通过收取集聚租来弥补巨额固定资产的投入。

 


在网络上,我们对集聚有了新的认识。我们在网上相遇叫集聚吗?我们去城里买东西,与别人肢体接近进行交流,才能达成交易。核心是信息的交流,而不是肢体接近。如果通过网络进行信息交流,实际上也是一种聚集。


也可以有方法来判断网络上集聚的程度或“人口密度”。比如在单位时间内的浏览量。我们讲城市的集聚程度的时候,我们可以知道一个地方的人口密度是多少。我们知道越靠城市中心,人口密度越高;越远离城市中心,越靠边缘,人口密度越低。类似地,网络上同样有一些地方是中心,一些地方是边缘。我们作为商家可以免费进入到淘宝网,这相当于进入了一个城市,但是我们并没有处于一个虚拟城市的中心。所谓虚拟城市的中心,是指商家的信息的通达性更好,影响力更大,覆盖面更广。要获得中心位置,就要采取各种各样的方法,比如在淘宝,要购买旺铺、直通车或掌柜热卖等各种名目的增值服务。这相当于交纳虚拟地租。


在网络上的中心,实际上就是可以使信息更快到达消费者的地方。在电商平台上,有的商品排在第1页,有的排在第100页,显然后者得到的商业机会更少,这显示出了网络聚集程度的梯度。这种空间聚集的变换,可以让我们理解虚拟空间中的商业现象和现实世界中的对应关系,也可以用已有的理论和方法来应对新的问题。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