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淘宝村看见春天

来源: 阿里研究院   分类: 涉农   时间: 2015-03-30 16:01   阅读:3864次


文 | 王金杰
 
遇见“淘宝村”是一次美丽的意外,更没想过有天会成为《中国淘宝村》的一名作者,但又觉得所有的意外都早有安排。

此前,我长期都在研究区域经济学和信息化与工业化融合问题,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淘宝村是我最感兴趣的两个领域的交集:它既是县域经济的一种新形式,又是农村信息化的一种新现象。同时,调研淘宝村又让我真实触摸到了中国这片土地上正在发生着的新变化,那种春潮涌动、万象更新的创新创业创富的热情,那一张张农民网商的质朴的笑脸,每每总是深深打动着我。这条研究之路,一走就是两年。

这两年间,淘宝村呈现爆发式的增长。从2013年的全国20个淘宝村发展到2014年的全国211个淘宝村,淘宝村这一在2009年出现的新词也越来越多地为人所知。

按照阿里研究院给出的定义,“淘宝村”指的是聚集在某个村落的网商,以淘宝为主要交易平台,以淘宝电商生态系统为依托,形成规模和协同效应的网络商业群聚现象。其认定标准包括以下3条:第一,交易场所、经营场所在农村地区,以行政村为单元;第二,在交易规模方面,电子商务年交易额达到1000万元;第三,在网商规模方面,本村注册网店数量达到50家,或者注册网店数量达到当地家庭户数的10%。

就是依照这样的标准,淘宝村在一年时间里,在中国农村的土地上,呈现出10倍的发展速度,成为推动县域经济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力量。2014年,淘宝村成为两会提案热点,各地政府出台综合扶持措施;11月19日,李克强总理现身义乌青岩刘村,该村被称为“中国网店第一村”,作为其考察浙江经济的第一站,足见中央对淘宝村现象的重视,2015年中央又提出制定“互联网+”行动方案,而农村电子商务成为农村互联网化最好的切入点。

在此背景之下,《中国淘宝村》一书的出版显得更具时代意义。该书是14位青年学者对淘宝村进行深度调研后的案例集结之作。这些案例覆盖了首批20个淘宝村中的14个,它们分布在浙江、江苏、山东、福建、广州、河北等地,都已经历过3~4年的发展,品类主要包括服装、家具、鞋帽、农产品等。就规律而言,无论从区域、网商、政府等视角,还是成功经验,这些淘宝村都具有相当的典型意义。

或许这本书最难能可贵之处就在于它的真实感。每一个案例都是这些研究者用双脚走出来的,然后我们遇到了每一个人。就像我遇到了河北白沟的黄剑桥、山东博兴的贾培晓、江苏沙集的孙寒、河北清河的刘玉国、浙江义乌刘文高……他们中有的人已经开了几个淘宝店,有的人不但开店还建有自己的工厂,有的人专门为当地农民提供电商创业的服务,还有的再用网店的收入做其他产业的投资……

这样的农民网商不在少数,而且越来越多。农村的面貌已然改变,在工业化时代,曾有很多工厂建在农村,同时也方便利用当地劳动力,农村变为“工村”。而当互联网时代的大风又吹开了希望的田野,淘宝村又在这片土地上扎根生长。

我还记得第一次到青岩刘村时感到的震撼。这里没有庄稼,只有寻常楼房,但是推开门之后,每个住处都被改造成办公室,地下室则变为仓库。噼里啪啦的键盘声,一单又一单的网上交易,每天都在这些楼房里进行着。

“青岩刘村的一天是从下午开始的,每到傍晚时分,整个村子就变得异常热闹而忙碌。200多幢民房里此起彼伏的阿里旺旺消息提示音,街道上快递员打包时撕拉胶带的“嗞嗞”声,来来往往的运货车辆不绝于耳的引擎声,宛如一曲快节奏的交响乐。驻扎在村子里的30多家快递公司会统一在这个时段出动,把车开到家家户户门口取件,成千上万的快递包裹被一件件装车,发往各地。送走快递,主战场转入室内。一间三四十平方米的房间里,通常有十几位网店客服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密集的阿里旺旺消息提示音和急促的键盘敲击声诉说着网店运营的紧张和忙碌。”上海财经大学崔丽丽在书中如此写道。

但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就像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梁春晓所言,“淘宝村的涌现无疑是这个时代最令人感奋的一大浪潮,是以互联网为核心的信息经济基础设施及服务体系推动下的草根创业、商业自由和大众创新力不断释放的必然结果”。

淘宝村还在不断涌现。究其原因,就淘宝村的发展模式而言,我发现有以下三个特点:

其一:返乡大学生及当地农民带头做电子商务,先形成示范效应,再形成网商聚集,成为淘宝村发展的重要切入点。但具体路径又有不同:①企业家行为,例如,以沙集孙寒、灶美村李江斌等为代表,作为网商创业的先行者,而这种示范作用在淘宝村初创时期最为明显;②服务商行为,以义务青岩刘村的刘文高等为代表,通过与物流公司谈判、组织网商培训、组织“网货超市”等,为当地提供组织、培育和孵化机制,推动更多的青年人电商创业;③政府行为,以山东曹县苏永忠书记为代表,通过帮助农民网商减免注册企业、开具发票手续、解决网商用电用地之难等,推动当地网商提规模、提质量。

其二,产业集群是淘宝村形成的重要标志。义乌青岩刘村的小商品、河北白沟的箱包、阳澄湖的大闸蟹、培斜村的竹器茶叶都成为当地网商初步发展的直接货源,而这种依托当地专业市场或者产业基础而形成的淘宝村,大幅度降低了网商的创业风险和成本,并进一步形成包含更多企业、更多产业节点、更多合作关系的产业集群;而对于江苏沙集、浙江北山村等毫无产业基础的地方而言,进入门槛相对较低的服装、家具、鞋子等则成为重要的产品选择,并就此形成新的产业集群。这种集群的特征往往更为明显,网商聚集且向“做精、做细、做专”方向分化、 网销规模成指数倍的增长、集群内的网商间具备较强的学习效应。

其三、网商企业与生产企业、服务商共同构成电商生态系统,电子商务替代传统产业而成为当地经济发展主体。无论是产值几千万的福建培斜,还是几十个亿的河北白沟,都有共同的特点:一方面,围绕“电商产业”形成研产销链条,包括原材料供应、辅助材料、摄影摄像、图片美化、店铺装修与代运营服务、物流、电信移动等等;另一方面,围绕“电商服务”形成的生态系统,包括银行、移动运营商、品牌推广与质量监督、融资与理财服务、法律服务与中介等。因此,淘宝村所完成的并不是对于某一产业或者节点的建设,而是可以在这样的生态系统中孕育更多创新、创业机遇。

同时,就淘宝村的发展成熟度而言,它还要面对其自身的升级转型:一方面是升级,从“淘宝村”向“淘宝镇”升级,淘宝镇指的是,“一个乡、镇或者街道出现3个以上的淘宝村即可定义为淘宝镇”。根据阿里巴巴的统计,全国已出现了19个淘宝镇。这既会引发更大规模的产业集聚,形成更强的创业氛围和产业辐射效应,也更要求集群内部的分工协同,即集群内部企业必将面临更细分的市场和产业定位;另一方面是转型,从“粗放增长”向“品牌与规范”转型,淘宝村的发展重点将从农民卖产品向农民卖“有质量”的产品转型,因此下一阶段可能更加需要品牌化建设、质量监督与管理服务体系。此外,越来越多的省市将淘宝村视为改变农村发展方式的抓手,政府则可能在下一阶段淘宝村的产生、发展、转型中起到重要的作用,而政府对于淘宝村的帮扶服务则有可能呈现制度化、常态化,并呈现“自下而上”向“上下联动”转型。

这条县域经济的发展之路,任重而道远。但正如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在书中所写到的,“淘宝村从少到多、从点到面的发展过程,其实就是中国传统的农村经济逐步互联网化的过程。淘宝村是中国农村‘熟人社会’的社会属性与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共同作用的结果……未来,淘宝村在中国将走向常态化。人们对淘宝村开始‘熟视无睹’的那一天,就是农村经济完成升级转型的那一天。让我们一起推动和见证这个伟大的进程”。

幸运的是,《中国淘宝村》中的14位作者,包括我自己,都有幸成为了历史的参与者。这本书是“活水计划”学者的集体之作。“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2015年的春天将至,在这新的一年,我们还会走得更多,走得更远,走得更深。

高丙中教授曾写过这样一段话,“有这样一种学术研究,研究者对一个地方、一群人感兴趣,怀着浪漫的想象跑到那里生活,在与人亲密接触的过程中获得他们的生活故事,最后又回到自己原先的日常生活,开始有条有理地叙述那里的所见所闻”。

特别感谢阿里研究院的陈亮、盛振中两位老师,带我们走过每一个淘宝村,遇见每一个人。这也许就是我们想要的那种学术生活,走出象牙塔,不再做祖国的陌生人,在每一个淘宝村,可以眺望这个时代的春天。

王金杰,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讲师、博士,互联网与创新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2015/2/3

了解更多详情:http://product.dangdang.com/23644110.html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