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村”与“淘宝镇” 村镇经济形态新样本

来源: 江西日报   分类: 涉农   时间: 2015-02-27 11:09   阅读:5513次


红星村的羽绒企业基本实现了“无商不电”,目前村内销售羽绒产品的网店有1000多家。

星子县西南角有个红星村,面积不到3.3平方公里。前些年,这里的年轻人一茬一茬出外“讨生活”。近两年,回村的年轻面孔越来越多。

这样的改变,让已过花甲之年的徐德义觉得越来越有盼头。徐德义心里知道,多亏有了电子商务这阵风,年轻人才被“吹”了回来。

双林镇是分宜县的一个普通乡镇,从外表看并无特别显眼之处。可是,这两年,随着镇上成群青年开起网店,双林镇名声大噪,成为远近闻名的“淘宝镇”。

电商飓风来了。为了搭上农村电商的快车,红星村和双林镇的乡亲们正满怀热情。有专家表示,未来,随着农村电子商务的普及,越来越多的村镇经济形态将被重塑。

一个村庄的蜕变:大学生放弃“铁饭碗”回来了

由于村内地势低洼,农田常遭鄱阳湖水淹,对于红星村村民来说,种田并不能维持生计。早年间,村民转做泥工、木工、篾工等谋生。20世纪80年代末,红星村人开始接触羽绒制作、加工和销售,村民的日子也逐渐过得红火起来。

如今,红星村共有821户人家,其中400多户涉足羽绒产业。红星村销售的羽绒服绝大多数为童装。2010年,红星村出现了淘宝第一单。2013年开始,红星村的羽绒企业基本实现了“无商不电”,目前村内销售羽绒产品的网店有1000多家,今年25岁的徐自洋就是其中的卖家之一。

1月27日10时,记者来到位于红星村内的羽绒一条街采访时,徐自洋的早饭还搁在桌上没来得及吃,一旁的网络订单打印机一直“吱吱”响个不停。“年底比较忙,凌晨2点才睡,醒来后又急着分销、调货,一直没闲着。”徐自洋说。

徐自洋毕业于广州大学,所学专业是计算机,在广州实习时,他对电子商务有了认识。2011年毕业以后,想到家乡有做羽绒电商的充足条件,他决定回红星村开网店创业。

“其实我这顶多算二次创业,因为父辈的第一次创业已经给我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徐自洋介绍说,回家乡以后,父亲管理线下的羽绒服销售,他负责开拓线上市场,一年下来,羽绒服销售总额达1000万元,其中线上交易占40%。

谈及羽绒服销售“触电”后的影响,同样大学毕业后返乡的徐晓东连连感叹“真的没想到”。与徐自洋略有不同,回乡之前,徐晓东和妻子陈露茜已分别在九江和赣州的事业单位入职,在别人看来,小两口已捧上“铁饭碗”。

 “心里想着回家也大有可为,所以我们就把工作辞了。”徐晓东告诉记者,回到红星村以后,他兼顾家中羽绒服线上和线下的交易。在刚过去的2014年,徐晓东网店的销售额接近200万元,相对于家中企业线下1500万元的销售额,200万元虽不算多,但也算是个不错的起步。

在徐晓东看来,此前,他和父亲都把销售重心放在线下的传统交易上,并没有在电商平台上花费太多的工夫。“感觉还没准备好,网店销量就起来了。”徐晓东说,接下来,他将多雇些人手,悉心经营网店。“身边好多同学也陆续回乡创业了,大家都看准了电商是未来的趋势。”

一个发展的隐忧:打响品牌战已是当务之急

来自红星村村委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红星村羽绒服产值约20亿元,其中电商平台销售额超过4亿元。2014年,该村羽绒服产值预计突破25亿元,线上交易额有望达到10亿元。

提及红星村羽绒电商的兴起,红星村村委会主任、大学生村干部郭威山记忆犹新。“2013年是村民注册网店的高峰时期,几乎每天都有人来村里开证明。”郭威山说,在网上开店有实地认证这一流程,村委会最忙时,一天要接待20多家企业办理相关证明。

货源有了,网店开起来了,物流这一环节也不能落后。现在,分布在红星村的物流企业有13家,赣北兄弟物流公司是其中一家。这家公司的创办人是红星村村民魏河滚和魏金华两兄弟,公司如今共有5辆货车,在运输旺季,5辆车每天全体上阵,每辆平均运送2万个包裹。

而对于这一切,红星村羽绒行业的“带头大哥”徐德义是既喜又忧。

1987年,凭借多年在共青城工作积累下来的经验,徐德义和几个好兄弟一起创办了红星村第一家羽绒厂,随后,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羽绒制品生产、销售大军。与现有的找代理商及通过网络销售不同,红星村羽绒服起初的“走出去”之路主要靠直销。

 “以前自家有货车的不多,羽绒服做好以后,大家都是用扁担挑着或用肩扛着出门去卖。” 徐德义回忆说,乡亲们有的坐班车,有的坐火车,去往全国各地,摆摊设点卖衣服。再后来,渐渐建立起了销售渠道,来自红星村的羽绒服主要销往各大批发市场、超市以及实体店。

到现在,情况与以往大不相同。配齐几根网线,几台电脑,村民坐在家里动动鼠标,羽绒服就卖出去了。对此,徐德义表示,多年来,村民在销售羽绒服的过程中度过了找客户、找市场等难关。近两年,因网购火爆,线下羽绒销售一度遭遇“滑铁卢”。不过,现在“搭上了电商快车,线上线下‘两手抓’,红星村羽绒服销售基本不用愁了。”

然而,各地的“淘宝村”普遍面临着产品同质化、低端化、恶性砸价、忽视专利权等问题,红星村也不例外。该村一家网店店主指出,有些店主为了追求利润,用成本低的原材料打“价格战”,其产品质量势必下降,进而影响整个红星村的声誉。

徐晓东也意识到,较于传统交易,电子商务平台资金回流快这一特点让诸多卖家不断扩大生产规模,却忽视了品牌建设。“村里羽绒服品牌有上百个,但在全国叫得响的基本没有。”徐晓东认为,为了红星村羽绒服产业长远发展,提升产品质量、借电子商务打响品牌战已是当务之急。

人才短板也是红星村不得不正视的一个问题。“拍照、图片处理、网店运营等各环节都需要人,但村里这类人才还是不够。”徐德义告诉记者,由于红星村周边生活配套设施不完善,个别应聘入职的大学生甚至在考虑离开。

一群人的迁徙:“隐形”淘宝镇诞生

近一段时间,双林镇党委书记李志玉一直在为镇上建立农村电商服务中心一事而忙碌。按照计划,趁着大批电商创业者返乡过年之时,电商服务中心必须完成装修并开业。有了服务中心,李志玉希望部分创业者能留下来,从而帮助双林能领跑全省农村电商。

事实上,早在2013年,双林镇就曾进入阿里研究中心公布的14个“淘宝村”名单。李志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双林镇现有3.2万余人,其中大约1500人从事电子商务相关工作。而作为双林镇电商从业者聚集地,下院村有680户共计约2300人,其中1000多人“触电”进入服装业。

但是,与红星村不同,双林镇名声在外,其电商创业者也大多在外地,并集中分布在杭州。以此看来,双林镇目前属“隐形”淘宝镇,当地并未出现完整的电商产业链。

既然如此,双林镇何以收获殊荣?

最早从双林镇下院村前往杭州创业的黄新勇给出的答案是:人在外,身份信息未变。

和村里所有“80后”同龄人一样,黄新勇跟着父母织夏布长大。成年后,他开始做服装生意。2007年7月,在家初次尝到网络销售服装的甜头后,因为货源不稳定影响发货,黄新勇决定和堂弟前往杭州创业。

 “我们起初租住在杭州四季青服装市场附近的一个顶层阁楼里。”黄新勇说,到杭州以后,开的网店主要卖男装。“两个人两台电脑,一个人试穿衣服当模特,一个拍照当摄影师,然后把照片挂网上。”

从第一个月每人净赚3000元,到第6个月每人净赚3万元,几个月下来,黄新勇发现服装网店前景广阔。得知黄新勇创业成功后,老家的亲朋好友纷纷跟着他来到杭州开网店,从下院村到周边集贤、麻田、建设等村庄,几年时间内,从双林镇集中到杭州四季青服装市场周边的年轻人由十几人增加至数百人。

据统计,截至2012年底,双林镇有600余人加入到在杭州开网店的行列中,每年网店销售总额达3亿多元,直接带动千余人实现就业。“当时规模小的网店一年能赚几十万元,规模大的一年收入可达上百万元。”黄新勇说,由于注册网店需要登记负责人的身份信息,所以在阿里备案的双林镇籍贯的淘宝店主非常多。“也正因为如此,双林镇被评为‘淘宝村’。”

2014年5月,新余高新区设立电子商务一条街,在外漂泊多年的黄新勇选择回乡。返乡入驻该条街的网店经营者可享受3年店面免租金、贷款扶持等优惠政策。截至目前,已有100多名双林镇电商创业者回到新余,在2014年“双11”当天,电子商务一条街的交易额突破了3000万元。

电子商务既可以帮助企业做加法,增加企业的订单,还能帮助企业做减法,降低企业的经营成本,提高企业的运营利润。凭借电商的这一强大功能,黄新勇和他的同乡准备在家乡大干一场。但是,回来以后,黄新勇也在为货源问题伤脑筋。“电子商务一条街周边缺少服装产业基地,一味从杭州进货囤货会增加经营成本,想办法吸引服装供应商入驻才能解决问题。”

一个趋势的预测:“淘宝村”未来将常态化

根据阿里巴巴发布的《中国“淘宝村”研究报告》,2014年我国已有212个“淘宝村”,在此基础上,全国涌现了19个淘宝镇。

按照阿里研究院的定义,“淘宝村”的认定标准包括经营场所在农村地区;电子商务年交易额达到1000万元以上;本村活跃网店数量达到100家以上,或活跃网点数量达到当地家庭户数的10%以上。

记者查询发现,符合以上条件的红星村并没有进入此次“淘宝村”名单。针对这一问题,阿里研究院日前回复本报称,经过数据测算,红星村符合“淘宝村”的标准,将在下一期的“淘宝村”名单中发布。去年年底的名单中之所以没有红星村,主要是由数据取样区间因素造成。

据悉,凡是入围“淘宝村”名单的村庄,均可以获得阿里巴巴集团的扶持,其中包括培训、推广和融资支持。

对此,有专家指出,以淘宝为代表的平台型电子商务模式,是农民创业的天然“优质土壤”。江西财经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授、江西电子商务研究所所长勒中坚认为,红星村由将羽绒项目作为一村一品的“专业村”发展为“淘宝村”,是多个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比如农村网民规模增长迅速、农村熟人社会结构利于电子商务扩散、本地已有产业集群提供良好基础等。

省商务厅电子商务处处长王宏光表示,先期崛起的“淘宝村”将产生财富效应,可带动周边村庄的模仿和跟进。同时,返乡农民工、返乡大学生的加入,也使得我省发展“淘宝村”有了更多的支撑力量。

星子县横塘镇党委副书记洪计生认为,“淘宝村”是“农村+电子商务”的交集产物,基于农村经济工作逐渐成为各级政府关注的焦点、电子商务成为各级政府新的经济增长点等因素,“淘宝村”应得到政策扶持。

洪计生说,目前,横塘镇正在筹备电子商务产业园项目,选址红星村,一期计划投入3亿元,将羽绒展示、电商大楼、羽绒加工和仓储、生活及商业区等融为一体。

阿里研究院有关专家预测,在“淘宝村”自然复制和政府推动的双重作用力下,各地“淘宝村”的数量将快速增长,并最终实现常态化。此外,“淘宝村”以市场化的方式引导部分农民加入电子商务网络,从而可实现就业本地化,让农民“离土不离乡”。

在解决我省“淘宝村”人才短板问题这一方面,阿里研究院建议,除积极吸引江西籍电商人才返乡创业、完善产业环境以外,政府部门要加强本地电商人才培训工作,扶持一批本地化的培训机构,通过政府购买服务、企业定向培养等方式,加快本地电商人才的培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