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精粹 | 淘宝村的新面貌:电商服务业成新抓手

来源: 阿里研究院   分类: 涉农   时间: 2014-05-07 15:37   阅读:5520次


4月28日,第四期涉农电商线上沙龙,将主题聚焦“淘宝村”。小研请来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梁春晓、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汪向东、上海财经大学电商系老师崔丽丽、南开大学王金杰、浙江临安服务商余冰,浙江省临安县电子商务协会副会长诸位嘉宾,与大家一起探讨淘宝村的转型、升级、发展、未来。

主要观点纪要如下:


淘宝村超过25个

瑞东(酒鼎):欢迎来到在线沙龙,我们之前的“农产品电子商务在线沙龙”正式更名为“农人夜话”,希望得到大家的继续支持。2013年12月阿里研究院发布淘宝村报告,当年底全国共发现了20个淘宝村,遍及7个省,涉及家居、服装、箱包、农产品、小商品、户外等品类,全国淘宝村网店总数约为1.5万家,带来直接就业6万人。

崔丽丽:据说目前淘宝村的数量可能已经发展到了25个左右。前阵子我们去山东曹县大集乡的时候,当地村党委书记说按照去年淘宝村的标准,他们可能目前又增加了两个。


服务商大量涌现

余冰:我们临安这边每年一直有农民培训都由政府出钱,去年开始培训内容往电商靠拢。我们还有脱产的农民大学,政府出资。今年政府又引进服务商为淘宝村提供专业的培训。我觉得如果农村电商普及工作,政府不进行推进,那么发展会很困难。

梁春晓:网商发展到一定程度,对服务商的需求愈发突出,沙集就是这样。现在,沙集的服务商开始初步成型,培训、运营、摄影等都起来了,有三家成规模的摄影服务商。

崔丽丽:根据我走访的情况来看,一般的淘宝村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培训,但培训的内容、覆盖面会有差异。类似我们去的江苏沭阳市颜集镇,相对来说还处于初级阶段,当地政府干预不多。所以江苏沭阳市颜集镇的花木淘宝村相对来说还没有形成有规模的培训以及第三方服务商。

王金杰:淘宝村大部分是自发形成的,通常的模式是,有农民做成功了,跟随和效仿效应就出来了。我觉得村子里做电商大楼只是先把形式做出来了,其实淘宝村这种集群的关键,还是看走专业化,特色化的产品,之所以村取胜,是具备成本优势和规模优势。

梁春晓:网商最初的发展大都是自发涌现的,沙集也是,不是政府推动和主导的,现在也不是。

瑞东(酒鼎):目前看来,20个淘宝村中,绝大多数都是自发形成的。

崔丽丽:是的,在我们看来淘宝村是一种社会创新的行为,是农民自发的使用信息技术工具,形成了一种集聚的形态,改善个人及当地整体的经济水平、产业发展。


相信市场的力量

余冰:目前淘宝村已经过了自发的阶段了,已有淘宝村正在积极提升,电子商务示范村政府部门在积极培育引导。

崔丽丽:淘宝村在精细化发展,提升发展阶段和层次时需要有一定的统一规划。

王金杰:提升产品的价值空间,比如做品牌,做后期的加工,避免原生态的同质化。

梁春晓:几年前,不少人也很担心沙集家具网商同质化竞争,但真的要相信市场的力量,早晚会促使企业做合理的选择。在沙集,有的网商开始在板式家具之外,做实木家具、碳化木家具,甚至有的做家具以外的产品。即使做板式家具,也开始分工,比如有的网商只做电脑桌。竞争促进分工和多样化。

崔丽丽:是的,我赞同梁老师的意见。市场是会促进商户的管理精细化、商品的品牌化、流程的标准化……

余冰:任何市场最初竞争都是同质化的。市场会解决相关问题,大的做品牌,做研发。

王金杰:尤其是电子商务市场,农户与市场的价格信息相对透明,更容易形成同质化。

瑞东(酒鼎):12年我去沙集的时候,确实看到了产品同质化带来的负面竞争,不过当时已经有个别开始尝试实木家具的产品升级,看来通过市场化的法则,沙集而今已经顺利完成了淘宝村的升级和转型。

梁春晓:要相信市场主体,相信农民,他们一点也不傻,会在竞争中不断进步。

王金杰:梁老师说得好,竞争是产业进步和升级的动力。

余冰:市场的生命力是无限的,不是我们能左右的。淘宝村不可能永远在温室长大。温室里长不大也走不远。

梁春晓:前些年,困扰沙集的商标纠纷,当时看似无法解决,最后也在市场机制下解决了。

崔丽丽:我觉得可能对于以农产品销售为主的淘宝村,在发展升级过程中需要更多的政府和专业协会组织的支持。比如我们在江苏沭阳市颜集镇看到的当地花卉苗木淘宝销售的情况,由于缺乏对于花卉苗木可销售的标准,无法实现按品质定价,所以价格的恶性竞争就会比较突出。

梁春晓:不要轻易用恶性竞争这个词,只要符合市场规则,就不存在所谓恶性竞争。

崔丽丽:同意梁老师的说法。其实网商是通过价格竞争来获得销售。

王金杰:我觉得第三方组织在淘宝村形成过程中的每个阶段都发挥重要作用。


竞争催生多样化

梁春晓:充分的竞争,才能催生充分的多样化,才能走出同质化。

余冰:淘宝村是最初级的孵化器,随着市场的发展就会自然而然形成淘宝镇、淘宝县。也会涌现出新的品牌和品类。

王金杰:我觉得,淘宝村有行政村的属性,因此,政府其实有为当地特色产品提供信誉背书的功能和责任。

瑞东(酒鼎):不过在白牛村调研时也发现,山核桃的农民卖家,再过往的市场竞争中,惯用了价格战的手段,之前他们都能战胜新入的小卖家,而今当三只松鼠、百草味这些大鳄同样拿价格、服务挤兑他们时,他们显得无能为力。

试吃网:竞争会导致利润的扁平化。

崔丽丽:@试吃网 如果利润无法再薄时,网商就会想办法,比如进行市场化细分、或者是专业化分工,这就是市场的力量。

王金杰:尊重市场的力量。我觉得淘宝村类似于完全竞争市场,因为信息对称,基本没有进入壁垒。

余冰:专业的服务商在淘宝村发展中的关键作用越来越重要。

梁春晓:这次调研中,有一位做烧烤碳的网商,淘宝类目第一,以前就是跟孙寒做家具的,由于担心竞争激烈,另外开辟了现在的产业,去年销售千万,每天800单。

瑞东(酒鼎):哈哈!在家具淘宝村做烧烤碳,那真是找到蓝海了,原材料都不要钱吧。

崔丽丽:是的,其实要发展淘宝村,需要有发现蓝海的眼睛,其实这在每个行业都是需要的,并不只是做淘宝销售需要。

王金杰:哈哈,拓展产业链上下游。

梁春晓:王老师说得对,沙集的产业链不断延伸,越来越长和丰富,比如专业化的包装厂也出现了。

王金杰:我们去颜集,发现当地都是卖花木苗,但有家网商,做了干花。这种产品就比苗木具备了更多可生产的属性,价值也更高。


政府如何面对市场

崔丽丽:专业知识的缺乏现在很多淘宝村都是通过培训或引进一些提供专业服务的电商服务商来解决。

余冰:提供电商基础服务,专业培训,公共交流等,市场部分由市场解决。我们白牛村今年村里开始解决和规范网商群体,集约节约运营。场地等公共服务由村里引进为网商服务。

梁春晓:规范——特别是政府出面规范,要特别谨慎,不能干扰和破损坏市场机制。市场力量的显现需要时间,所以,要有耐心。直接干预看似很快,但损坏了市场机制,代价很大很大。

樊旭兵:差异化是在市场竞争中形成的,但政府和服务商的引导也必不可少!随着竞争的升级,卖同类产品的不同地狱的淘宝村直接的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最终可能会形成跨区域的同业联盟!

王金杰:政府要做的是第三方,提供服务提供环境。

余冰:白牛村的发展依托当地农产品为基础,能够解决农产品销售问题。农民种地,网商卖货。

崔丽丽:我认为政府需要做的可能要实在一点,比如说整体氛围的培育、政策上的支持等。

梁春晓:沙集也开始显现集聚效应,嘉宜美很快会在沙集设厂,德邦物流分拣中心也会设在沙集。


三种第三方服务

汪向东:淘宝村在开始时,是自然形成的。再往前走,就需要更多主体的支持。

崔丽丽:我赞同汪老师的说法,在自发一定时间以后,需要升级或持续走远确实需要一些外部主体的支持。

汪向东:这次在睢宁既看到政府的第三方公共服务,又见到市场服务商的专业服务,还有协会的第三方服务。市场主体重效率,政府部门重公平。

瑞东(酒鼎):@汪老师,这3种第三方服务,哪种效率更高,网商更愿意埋单?

汪向东:同样重要!睢宁的电商万人培训,是政府买单,购买服务。在这一年多来各地政府对电商重视度空前提高的形势下,政府加强电商培训,特别是与淘大合作的培训,对淘宝村的“播火”大有作用。期待将来政府更多采用购买服务的方式,促进电商发展。

樊旭兵:赞同汪老师的意见,政府尽量不要直接参与,而应该制定战略和规划,然后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介入!


淘宝村不是布局的结果

朱明刚:1.京东&腾讯转战农村,淘宝村未来会不会成为阿里集团线下布局的先锋;2.专业知识的缺乏是限制淘宝村发展的瓶颈,阿里集团在这个方面有何打算;3.如何让淘宝村拥有属于自己的特色风格&品牌,需不需要制造差异化,即帮助一部分发展有潜力的村民先富起来? 

瑞东(酒鼎):我的理解,淘宝村都是自发形成的,不是想培育就能培育出来的。但农村、农民、农产品,确实是将来一个极其广阔的市场。

崔丽丽:@朱明刚 第二个问题是目前的淘宝村基本都多多少少有培训体系和第三方服务商的引入,包括淘宝大学也有只一些相关的培训。

梁春晓:这几个问题都与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生态/进化不合,都有些机械、人为设计、下上而下的色彩。也与淘宝村的产生、发育和演进不合。同理,阿里巴巴的战略也不是人为布局出来的,而是在与网商、服务商和大环境的相互作用中涌现出来的。

崔丽丽:@朱敏刚 第三个问题,差异化是需要的,就是刚才说的发现蓝海的眼睛,商户要有自己的灵感,不能纯粹复制。但淘宝村的规律一般都是自发形成,自发的过程通常都是一种模仿的行为,但模仿行为到了一定阶段,发现通过简单的调整价格无法获得更多竞争优势的时候,网商就会求变,求变的过程就是发现蓝海的过程,专业化分工的过程,差异化发展的过程。


淘宝村与新型城镇化

瑞东(酒鼎):@汪向东 老师,您能谈谈沙集,在新型城镇化上的发展吗?淘宝村的未来,是不是就一定是人口集聚、商业繁荣的淘宝镇?

汪向东:我觉得,不一定“淘宝镇”,但应是电子商务镇。人口聚集、要素聚集是经济发展的伴生物,但电商还带来某种跨地域的“流动空间”。

瑞东(酒鼎):@汪老师 淘宝村在自由竞争、多样发展之后,将来会否出现几个寡头卖家一统乡村的局面?

汪向东:@瑞东 我看不出电商环境下的“华西村”的图景。淘宝村形成得益于产业,发展则有更多社会性。观察淘宝村,除了看其产业性,还要看社会性。电商为产品细分、市场细分提供的可能性几乎是无限的。

王金杰:赞同汪老师,这种细分也得益于网络所带来的极大的市场规模。我觉得淘宝村带来的是就地城镇化,因此一定出现聚集,但同时,农民的身份得以转型,农民的消费方式得以提升,更重要是福利提升。

崔丽丽:目前我们观察到的淘宝村带来的变化有:农民经济水平的提高,文化水平的提高,提升自信,开阔眼界;当地产业发展,交通物流条件改善等等。


电商服务业应成抓手

梁春晓:生态视角很重要,要相信每一个生态主体的自主和演进。市场主体不傻,农民也不傻,不会眼睁睁看着被同质化死掉。选择其实很多:升级,转行,细分,兼并,合作,外包,等等。沙集和遂昌的发展,都说明电子商务服务业非常重要,是涉农电商的支撑和动力。这方面,政府可以多做些事,培育和支持电商服务业。

崔丽丽:是的,赞同梁老师说的。遂昌当地政府在推动农产品上网的过程中做了很多的工作,比如标准的制定,品质的控制,政府信用背书等等,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中国武义:@梁春晓 我觉的以后可能会形成一个区域(一个村、一个镇)只有几家专业电商服务企业,其它都专业于生产,这样更有利发展,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梁春晓:部分同意@中国武义。电商服务是一个非常多元化且仍在不断丰富的领域,肯定不止几家。而且,这是创造大量就业岗位的领域,是就地城镇化的重要产业基础。此外,电商服务业还会进一步扩展,服务于当地传统企业,促进当地经济向互联网全面转型。

朱明刚:政府最好是起到监管&标准制定&政策引导。

梁春晓:很多传统企业都是通过电子商务服务商实现电子商务应用和转型的。这种需求很多,对当地经济意义重大。网商——服务商/业——传统企业转型——经济整体转型,大致逻辑。此外,本地化电子商务服务业与新型城镇化关系密切。政府最需要也最能够做的事,就是培训和树榜样——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中国这30多年的改革开放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王金杰:市场领先进入者,会给后人带来无限的效仿效应。


瑞东(酒鼎):今天沙龙的时间到了。感谢大家的热情交流,再次感谢我们嘉宾悉心分享。淘宝村的未来和发展是个大话题,相信随着广阔中西部乡村的崛起,淘宝村的故事会更加的精彩,而先发淘宝村的情节也会更加的引人入胜,我们共同期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