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日报:白牛村“网”事一幕幕

来源: 浙江日报   分类: 涉农   时间: 2013-09-26 14:24   阅读:18263次


杭城一路向西进入临安,山林正从盛夏的干枯渐次恢复青翠。这两周,昌化镇白牛村的山核桃水籽交易市场,每天都要从入夜忙到凌晨。周边的山核桃村正源源不断往这里运送新鲜的山核桃水籽,接受白牛村人的挑选。

  这个名字土里土气的浙江山村,有种令人动心的欣欣向荣:在阿里研究中心8月发布的2013研究报告中,浙江4个村庄跻身全国14个“淘宝村”行列,而白牛村是唯一“靠山吃山”、借用电子商务贩销地产山核桃的“淘宝村”。它用6年时间,打造成“坚果炒货”第一村。

  如今,白牛村里分散着大小近40多个淘宝卖家,店铺等级超过3皇冠的就有10余家,去年销售额突破1亿元。农民会直接告诉你,“我是电商”,店铺销售额上千万元。他们梦想的是“中国人手一把坚果”的未来,眼下正要雄心勃勃跨越“江浙沪包邮”,改变长江以北“亲”们的消费习惯和口味。

  走在白牛村,院落里、空坦上,村民趁着仲秋的好阳光,翻晒着山核桃籽。炒货加工厂里,热气蒸腾,香气四溢。而最美的风景,是年轻人因着创业梦想的召唤,重新回到了生养他们的村庄。

  【第一幕】表妹的表哥的网店:键盘敲来的机遇,改变山民

  淘宝商城临安馆开业,当地农业龙头企业和知名电商正在做山核桃预售,“嘀嘀嘀”的客户咨询声在白牛村和临安科技孵化园的各台电脑响起,转瞬间就是数笔生意的达成。可白牛村村委会主任公仲木说,从山核桃愁卖到今天的好光景,也不过才6年。

  而山货销售难的终结,源于当年26岁白牛村小女子邵洁的一个尝试。

  找到邵洁时,她和丈夫、父亲正低头忙着打包发货。年轻的邵洁在村里有个外号,叫电商“始祖”。

  2007年上半年,刚生完孩子赋闲在家的邵洁,不能像过去一样出去打工,“我就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剩余劳动力”。想起在杭城开服装店的弟弟,网上也开出店铺卖货,她就琢磨能否尝试一下,把村里的山核桃卖出去。

  “山里福娃”的店名是丈夫取的。邵洁此举,真给村里带来了福音。图片自己拍,宝贝描述自己写,就是这样起步,邵洁一天渐渐能发出十几个包裹了,村人仿佛看到一个新窗口在面前打开。

  当然也不是没有疑虑,也有老人“预言”:这怎么行得通?网上是骗人的,东西交出去,钱可收不回来了!但白牛村的青壮年开始挑起大梁。许兴,邵洁的表哥,今年40岁,随即和妻子加入电商队伍,到今天,他的淘宝店已拿到5皇冠,让白牛村人竖起大拇指。

  许兴的淘宝店铺名叫“文文山核桃”,文文是他女儿的小名。这个装修风格简朴的店铺,在淘宝坚果类销售中连续多年排名前三。许兴说,去年销售额是1500万元,今年预计上2000万元。从元旦后到春节的忙季,店里光客服就需5人,夫妻俩还要顶上夜班,加上打包发货人员,一共30多人。每天,从他农家小院发出去的山核桃能达三四千斤。

  “我们电商”,许兴对自己的身份有着清楚的界定。从表妹邵洁那里学着开网店,最初的时光有些艰难。“打字都不容易,35岁的人,拼音忘光了,我和老婆只好对着电脑,拿着一本新华字典,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

  不止许兴,公仲木说,当大家听说邵洁第一年下来,靠坐在电脑前卖卖山核桃居然能有近十万元收入时,全村人的热情被点燃了。

  【第二幕】爸爸的儿子的双手:山核桃染的黑色,不再苦情

  山核桃好吃,却是“粒粒皆辛苦”。白牛村山核桃水籽交易市场的路面,已被山核桃蒲壳汁液染成了深深的黑色。这黑色,是父辈白牛村人手上的深深印记。

  一双年轻白皙的手,不停移动鼠标切换页面。29岁的方强是天猫商城林之源旗舰店的掌柜,他一边接受客户咨询,一边不时点开首页上的地图。那里,几乎每隔两秒钟就会给他输送出交易动态:北京的客户下单,青岛的客户下单,上海的客户确认收货……

  刚参加淘宝商城临安馆开业志喜的天猫预售,200克的手剥山核桃正使劲冲高交易量,一笔笔刷新的交易记录,让方强无比自豪。“中国人手一把山核桃,临安的山核桃还得了?”方强说,原以为山核桃是沪杭人群的喜好,可3年天猫旗舰店做下来,客户里已有40%的北方人。“一天一把坚果保健康”,人们的消费习惯在变,推动客户改变消费习惯,难道不是改变世界么?

  空气里弥漫着炒山核桃的焦香,方强的爸爸方柏水就在一墙之隔的炒货车间里忙活。这个53岁的农户,说自己过去就是山核桃小贩,十年前办起炒货加工厂,现在厂子不但做品牌,还代村里不少电商加工。如许兴一年就要在此支付近50万元的加工费。

  两父子,一墙之隔,一个管生产,一个管销售,两双手一黑一白却截然不同。

  为掌控原料质量,方柏水要上山去农户家进货,要在交易市场掂量山核桃水籽。山核桃蒲壳有很强的碱性,经手就会染上一层深深的黑色。“一般是洗不掉的,要蜕皮才能褪掉。”

  方强2004年从部队复员回家,就开始帮助父亲做销售,先开实体店。2010年,父亲为他砸下50万元启动资金,让他开淘宝品牌旗舰店。“我起步迟,成本比邵洁他们高很多。”业绩增长也很惊人,方强说,今年“林之源”线上线下的销售业绩已平分秋色,预计都在1000万元左右。

  临安市农办经济发展科胡春艳说,过去,临安的山核桃、笋干等特色农产品在实体店销售,不少依靠团购和礼品销售,中央提倡厉行节约之风后,部分实体店销售受到影响。但网店面对的是全国海量的个体客户,是真正的消费市场,销售几乎不受影响。

  另据临安市农办副主任林余益透露,依靠电商的迅猛增长,本地山核桃的销售额在去年6亿元基础上,今年预计将有30%的增长。去年,临安全市农产品已有13%通过网上销售,预计今年网销比例将突破20%。

  更重要的是,村民靠山吃山的心境变了。昌化镇一名干部告诉记者,以前,昌化年轻人外出打工,总有人嫌弃,“你的手怎么这么脏”,其实那是山核桃蒲壳染的黑色。今天,随着电商的发展,山核桃不再愁卖,农业增效、农民增收,这黑色在昌化就意味着家有“摇钱树”,某种程度上是富庶的象征。

  【第三幕】今天的明天的村庄:网店搭起的载体,复活乡野

  几年下来,开网店的甜酸苦辣,已让白牛村人完全靠实践认识了商业社会的契约准则。与过去的村民不同,他们了解自己的“宝贝”,敢在网上天南海北地吆喝,也敢于对吆喝负责。一个个好评率,堆积的就是信誉,而信誉在白牛村人心里,是能换来真金白银的。

  村里最近的新闻有两则:一是村里有家4皇冠的炒货网店想转手,立即有村民接盘。至于转让价到底是多少,有两个版本的说法,有人说是30万元,也有人说是5万元;二是有家网店,听说总是接到投诉和差评,淘宝网要求它停业整顿一个月。村支书金土根说,村民的诚信意识,来自网上千千万万客户的教育。

  更让金土根和公仲木兴奋的,是白牛村的年轻人纷纷回来了。过去,白牛村的年轻人多数外出打工,考上大学,更不愿回来。可随着电子商务在村里的勃兴,2011年,村里的网店曾达50多家,金土根粗略数数,这两年村里回来了十多个大学生。

  大学生邱乐峰夫妇上山收购山核桃去了,而白牛村的电脑前,多是朝气的脸孔。这些年轻的从业人员,代表着白牛村的未来。

  带着学生进村入户调查,浙江农林大学信息工程学院讲师戴丹,对白牛村很熟悉。在她眼里,村民仍然朴实,“从店里的装修风格就可以判断”,但他们又与传统农民完全不同。最近,临安市农业信息服务中心与浙江农林大学信息工程学院联合建起农村电子商务实训基地,希望给农村输送更懂实务的年轻人才。

  两个有关白牛村的画面一直停留在记者脑海。邵洁家门口,两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桌子前边聊天,边剥山核桃肉。“有了电商,不愁销路,我们村五六十岁的老人,都找到了挣钱门路。一年当中共有8个月时间做剥山核桃的活计,一年下来,两夫妻能挣1万多元手工钱。”老人说。

  还有一个画面,是在方强的工作室里。工作台的椅子上,放着一个儿童益智积木,隔壁小房间里,摆着两辆小童车。当年,父亲方柏水用50万元的电商起步资金留住儿子方强,而方强的梦想与雄心,就安放在生他养他的白牛村。比销售业绩更让方柏水看重的,是互联网让他留住天伦之乐,也让孙子孙女留住父母,留住了白牛村更长远的未来。

  《桃花源记》里,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是陶渊明描摹的农耕时代乡村的理想图景。今天的白牛村,因为那根可以通向世界任何角落的网线,让幸福与团圆不再成为农家奢侈品。村民的笑容,就像吸足了阳光雨露的山核桃一样,饱满地鼓胀着幸福与憧憬。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