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华丽转身”成网商

来源: 上海金融新闻网   分类: 涉农   时间: 2012-03-30 14:42   阅读:5347次





根据知名咨询机构IDC的调查显示,国内中西部地区的特色食品,如新疆的大枣、内蒙的奶酪、四川的特色小吃等,超过70%都是通过电子商务平台销往外省。截至2011年末,淘宝上每10位卖家中就有1位是农民网商。在他们“华丽转身”的背后,有喜悦也有艰辛。

网店帮助农民增收

今年两会,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会上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2012年,要更加重视农业现代化,加强农业商品产运销衔接,减少流通环节,降低成本,增加零售网点,充分发挥流通主渠道作用,促进农业稳定发展和农民持续增收。可见,维护和保护好农民的基本利益,为农民创造增收的社会环境,已成为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

而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电子商务的发展已经为农民增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此间,郑州大学MBA硕士研究生杜千里回山沟开网店的故事,可谓其中的典型案例。

杜千里出生在河南辉县上八里镇杨树庄,他从小家庭贫困,为了给母亲治病,一度负债累累。生活的艰辛,让杜千里憧憬着山外的世界。经过十几年的寒窗苦读,他终于走出杨树庄,步入了郑州大学,攻读MBA研究生。然而,杜千里毕业时,恰逢金融危机肆虐,找一份好工作由此成为了一种奢望。心烦之下,他走进深山,意在散心。但就是这一走,改变了他的人生方向。

在山里,杜千里看见80多岁的老山民在悬崖绝壁上挖野生药材,询问得知,原来山里有的是珍贵药材。只不过地处深山老林,没人来收,因此,即便是好东西也卖不上价格。那一刻,创业的念头在杜千里心中油然而生。他打消了出去找工作的念头,决定留在山区创业,把山区的野生药材、绿色杂粮、野生核桃、红枣、山楂等健康食品通过互联网销售出去,这样,不仅山民们可以提高收入,而且也能满足城里人对于天然绿色食品的需求。于是,利用一根网线,杜千里开始帮助贫困的乡亲们通过淘宝网销售药材及土特产。现在,杜千里的网店“山之孕土特产”已经由当初的一人单干,发展到目前的7人团队。而其为了创业筹借的资金,也在去年5月份全部还清。2011年,网店销售收入达到150万元。而通过网店的生意,山民们也由最初的基本维持生活水平,一举提升到现在的年收入达万元。

如果说,杜千里的故事是农民网商的个人典型,那么,被外界冠以“淘宝第一村”称号的义乌青岩刘村,则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神话”。通过近几年的快速发展,青岩刘村集聚的网商数量已经从2008年的100多家,发展到2010年的2000多家。网商的营业额也从2009年的8个亿增加到了2010年的超过20个亿。与此同时,网商也从青岩刘村走向了其所属的江东街道,走向了整个义乌市。现在,义乌全市的淘宝集市店已经超过4.5万家,天猫(淘宝商城)店超过500家。以前,网商只分布在江东街道的青岩刘村,现在变成江东街道的网商数量仅占到义乌市的37%,北苑、后宅、城西等街道也在快速崛起,成为网商的新兴集聚区,在整个义乌呈现出遍布发展的态势。

推动农业社会转型升级

大力发展农村电子商务,不仅方便农民生产生活,增加农民收入,有利于方便城市居民消费,提高城市居民生活水平。而且,对转变农村传统的流通方式,促进农村经济结构转型,推动农村社会转型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农业部信息中心主任郭作玉表示,“社会经济发展到了今天,农村电子商务已经开始进入活跃期,呈现出多种模式,对农村经济发展、促进社会转型,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首先,体现在流通方式的转变上。例如,去年淘宝为帮助海南蕉农发起“聚蕉行动”,范围覆盖北京、上海、广州等8个城市,短短几天内,总共吸引了约11.5万人次的买家,订购了约300吨海南香蕉,其中上海买家的参与热情最高,订购者超过3.3万人次。对此,业内人士指出,互联网具有低成本以及跨地域的信息沟通功能,从空间上打破了地域的限制,让农村地区的农林产品迅速对接到全国市场。

其次,农民角色的转换和社会身份有了变化。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汪向东表示,“电子商务改变了农民原来‘面向黄土背朝天’的劳动方式,以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他们将网络经营看成是一种长期的职业发展,并以此作为今后的生活来源,并逐渐跟随买家的购物习惯和作息来调整自己的作息。在这一过程中,农民实现了社会角色的转变。”

第三,促进农民返乡创业和就近就业,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同时在一定意义上,为城镇化提供新的启示。

此外,电子商务还有利于推进新农村建设,让农民重拾尊严。而且,农村通过开展电子商务,销售本地特产或者产品,在获得经济收益的同时,有了对自己生活方式的选择权,让农民通过学习重获对自己命运的掌控权。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对此表示认同,他指出,“我们原来以为农民都是跟自己的邻居学会上网,但后来发现自学占的比重相当大,几乎有一半以上的农民是无师自通。凡是通过自己摸索出来上了网的,首先第一感觉还不是‘挣钱’,而是突然之间个人价值就变大了,从自卑状态一下就变得自信了。”

发展难点需克服

“农村的电子商务发展还任重道远,现在仅仅是开始。”汪向东表示,数据表明,现在农民网商不到50万,在几千万网商中还是一个“小头”。从整体上讲,目前电子商务在农村的发展明显滞后于城市。

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林业厅副厅长吴鸿此前向两会递交过一份“关于加强电子商务宽带基础设施建设的建议”的提案,其中指出,目前我国互联网普及率还比较低,特别在农村和偏远地区,“数字鸿沟”还有扩大趋势。我们应当充分利用互联网提升面向“三农”的信息服务体系,推进农村地区信息化,推动互联网向更广泛的人民群众普及。

吴鸿建议,应大力发展农村通信与信息服务,推动普遍服务,促进基本业务普及;根据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优先采用光纤宽带方式加快农村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推进光纤到村,推动农村信息化发展,缩小数字鸿沟;结合宽带网络、3G网络发展战略,推进公益机构宽带接入和低收入群体的通信服务保障。

此外,快递亦是个大问题。姜奇平指出,“目前,网店的物流仍以普通快递为主,这被认为是电子商务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超过85%的人认为网购不方便的原因,主要还是在物流配送方面。如果这个问题能解决,就会有更多的农民去上网从事电子商务。”

当然,政策扶持因素也很重要。杜千里对记者表示,“目前政府部门还没有任何扶助,希望当地政府能看到我们在推动当地经济发展和带动山民共同致富方面的努力。”

相比之下,天猫平台上的“中国弘泰铁观音旗舰店”的创始人之一王大游则比较幸运,当地政府优先划拨20亩地给他们的农业专业合作社,作为电子商务发展的示范基地。

对于未来的发展趋势,吴鸿建议,发展农村电子商务要和当地的传统特色产业相结合,发挥地方资源优势。加大建立培训中心的投入,为农民网商提供网店经营、营销、管理方面的培训。由地方政府牵头,改善互联网宽带基础设施,建立产品展示中心、物流中心、原材料采购中心,切实降低农民网商的交易成本。

“电子商务在中国经济发展与转型中占多大比重,还有待观察。不过,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趋势是值得肯定的。”汪向东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