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信息化路上 “淘宝村”的进化与复制

来源: 淘宝网   分类: 涉农   时间: 2011-06-03 10:44   阅读:7529次


在中国农村,当大多数人正在看电视的时候,有一群人却守在了电脑前,正通过旺旺销售自己的产品;当许多人还忙着外出打工的时候,有一群人已经回乡自己做起了“老板”,并开始雇佣上千外来人员为自己打工;当政府正为忙着建网站、装宽带、培训信息化知识时候,有一群人却已经家家的都安上了网线,并享受着“信息”为自己带来的巨大财富。江苏沙集镇、河北清河、义乌青岩刘村,他们虽然来自于遥远的农村,但却早在淘宝上摸爬滚打了多年,并被人们称为 “网商”,他们,是中国农村电子商务的“先锋部队”。

  聚焦中国“淘宝村”

  5月19日,江苏副省长、省委农村工作领导小组组长黄莉新亲自为江苏省首个“农村信息化应用示范基地”——睢宁县沙集镇进行授牌,这也是中国为数不多的由农民自己创新、创造,并最终获得政府认可的示范基地。作为沙集镇的党委书记,黄浩亲眼见证了沙集农民网商“星星之火”的燎原过程,“早期一些返乡的青年在淘宝上开网店为村民们做出了榜样,大家就去主动去向这些年青人学习,并尝试自己开店创业。到2009,沙集的网商数量已经达到800余家,总销售额超过1亿;到2010年底,这里的网商总数量超过1200家,销售额达到3亿。现在,村里2000多名外出打工者大多数回村开网店,全村外来用工量达到千人,外来工的月薪也超过2000元。”

  在中国农村,江苏沙集这样的案例并不孤立。2007年11月,清河的刘玉国把自己家的“羊绒”产品放到在淘宝上开的网店中,第一天晚上就做成了一笔435元的交易,到2009年,其销售额猛增至1000多万元,同村的人在目睹这一切后也纷纷开始效仿,现在村里除了不会上网的老人和孩子,几乎都有了自家的网店。而义乌青岩刘村则依靠当地小商品批发市场的优势,通过“招商引资”专门引进网商,并为招来的网商们创造便利环境,成功的把青岩刘村打造成了义务的“淘宝城”,2009年,村民们一年在网上卖出的商品总额超过8亿元,近十分之一的淘宝网“金冠”店铺(交易笔数50万笔以上)都从这里产生。

  通过对沙集等电子商务发展较快的区域进行调研可以发现,无论是在沙集还是在清河,“淘宝村”的成形都经历了以下发展阶段。首先,依靠优势资源,在带头人效应下自发成长;然后,带头人的开放与分享精神带动更多人加入网商群体,形成了开放式裂变与复制;在成长到一定规模后,这些网商开始自发的组织起来,积极探索着未来的创新发展之道。而如今,在一批“先动起来”的网商带领下,如山西的王小帮,武夷山茶农占兴旺,河南太行山区教师杜千里等,中国农村地区的电子商务也正渐行渐远。

  关键是让农民掌握“信息”

  全国政协委员徐晓兰在今年两会工作报告中指出,以江苏沙集等地为代表的淘宝村,是新经济商业模式的代表,其具备经管方式灵活、进入门槛与风险低等优势,同时又是符合国家经济战略发展方向的产业,市场前景广阔的领域,其将是农村实现信息化和发展农村经济的一个重要途径。但实际上,这些“淘宝村”的出现并不仅仅是体现了“农村信息化”这样简单。

  受气候异常、流通环节成本过高影响,今年蔬菜市场陷入“菜贵伤民、菜贱伤农”的怪圈,虽然多地都出现了滞销、卖菜难问题,但在终端消费市场,菜价却水涨船高,消费者也难以吃到“称心”的蔬菜。湖南长沙黄花镇回龙湖有机农业产业示范园却通过淘宝网店打开了一条新销路:客户打开网页,点击鼠标进入博野有机淘宝店,搜集客户订货信息,然后根据订货情况进行所需蔬菜直销配送。除了湖南的蔬菜外,福建安溪种植铁观音的茶农,内蒙古制造奶酪的牧民,新疆“乐土驿”合作社的农户,都把自己的农副产品搬到了网上。通过淘宝网店平台,农民网商不但可以省去商品进入市场后的中间渠道等流通环节,同时还能自主掌握定价权,让自己的商品卖出个好价格。

  可见,在农村开展电子商务不仅仅是把网络或信息带进农村。“如果农村电子商务开展了多年,农民面对市场依然盲目被动,仍然被人牵着鼻子走,订单和价格听由别人来定,自己没有话语权,这样的农村电子商务远谈不上成功。”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汪向东主任认为,“靠政府为主导的外在力量推动农民做电子商务是‘要农民信息化’;靠农民自身的动力开展电子商务,是‘农民要信息化’。”他认为,“信息”是农村电子商务的核心,通过淘宝这样的市场化平台,让农民在对接市场时摆脱信息弱势,并通过手中掌握的信息优势在订单和定价上拥有必要的话语权才是农村信息化的关键。

  政企合作推动农村电子商务

  数据显示,从2007年至2009年,农村网民年均增长71.6%,远高于城镇网民年均增长34.6%的速度,到2010年底,我国农村网民已经达到1.15亿。我国目前正迎来中国电子商务最好的年代,而农村电子商务也正当其时。不过,专家认为在农村电子商务的进程中,政府相关部门应该与优秀的电子商务平台通力合作,为农民向网商的进化与转变及传统农业经济电子商务化的转变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沙集模式”则为农村电子商务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示范样本。

  从沙集淘宝村发展伊始,当地主管部门一直保持做到“不缺位、不越位”,并集中致力于营造良好的农村电子商务环境。对于市场自己可以解决的事情如产品及定价策略、竞争、规模化转型等问题,政府首先做到不越位,放手让村民们自己协商解决;但对于一些市场失灵、农民网商自己突破不了的瓶颈,如针对土地、资金、人才、网络资费、能力建设等问题,由政府出面协调工商、税务等部门及电信、银行等单位共同解决,同时,江苏睢宁县政府还不断改善政府对农民网商的公共服务,如改善村镇道路,规划工业园区,发放小额贷款,同时还保证实现村民“光纤到户”,并出台多项政策扶持当地网商的发展,为沙集农民网商提供了良好的政务环境。

  在农村电子商务的进程中,先进的电子商务平台也是不可或缺的主要力量。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的研究报告指出,以淘宝网为代表的市场化公共电子商务基础设施已经发展成熟,其网上开店、经营、销售等过程简单易懂,并建立了目前市场上最为先进的诚信体系与支付体系,这样的平台已经完全能够满足农村电子商务的需求。徐晓兰认为,“倡导淘宝村模式,将先进地区的成功经验进行推广,拉动全国农村电子商务水平的提高,达到提高农民生活水平、促进社会和谐的目的。”

  “沙集模式”的复制与裂变

  沙集镇的党委书记黄浩目前还承担了一项全新的工作职责——“接待员”,“我现在最大的工作之一就是接待外来参观和调研的客人,包括省里、市里以及其它地区的政府代表,研究机构,新闻媒体及学校等单位。越来越多的人对沙集模式感兴趣,希望来交流与学习。”黄浩表示,“实际上,目前在沙集周边一些地区,如江苏迁宿、安徽泗县等地都有一些‘淘宝村’正在快速的复制与成长。”

  除了沙集、清河、青岩刘这些频繁见诸报端的“淘宝村”以外,国内包括河南、山西、福建、四川等的也有越来越多的农民网商加入到这个群体中,全国政协委员徐晓兰在今年“两会”上提交的一份报告中提到,“农村电子商务正如星星之火,给我国农村经济带来了深远影响。”她认为,电子商务提高了农村基础设施使用率,并成为了推动农村经济发展的有效推助器。

  今年,我国已经走进了“十二五”,农村电子商务则是十二五规划中重要的内容。中国社科院专家汪向东认为,一方面是大力传播、鼓励和促进发展自下而上的农村电子商务,为之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帮助农民解决开展电子商务过程中遇到的自身难以克服的问题。另一方面,将已有的自上而下电子商务体系与自下而上的电子商务结合起来,将靠政府主导的外力推动为主的动力系统,将电子商务平台的市场力量与广大农民的内生动力相对接,将悬在半空的农村电子商务落在坚实的大地上,体现在亿万农民的实践中。
0